【美丽日报2020年02月12日讯】随着中共新冠状病毒(COVID-19,简称中共病毒)疫情加剧,已有多份医学与分子生物学报告分析病毒的结构与特性,有的直接否定了天然病毒的可能性。日前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邀请欧洲病毒学专家董宇红进行了综合解读。

董宇红早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获得北京大学传染病学博士,曾任北京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有17年抗病毒临床和研究经验。她曾在诺华(Novartis)研发部门任职,现任瑞士生物技术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学官。

董宇红博士最近在大纪元发表文章,解读分析了多份医学与分子生物学报告,结论是,「中共病毒」(2019-nCoV)具有前所未有的病毒学特征,4个关键位点被定点突变,自然发生机率非常罕见。(中译版:《【病毒探源】中共病毒的科学难题》)

中共病毒具有前所未有的特征 4个关键点被替换 

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访谈中,董宇红说,她首先注意到《柳叶刀》杂志对武汉最初41例临床病例的医学观察报导,其中1/3患者需要ICU重症处理,一半以上呼吸困难,死亡率高达15%。凭著职业敏感,她感到疫情非同寻常。

她也参照了《科学》(Science)杂志、《自然》(Nature)杂志等刊登的中国医生和科学家的一线资料,这些数据非常可信。同时,因为病毒的序列上传到了国际基因数据库,国外学者也进行电脑的模拟研究,董宇红大概读了十几篇文献,获得以下发现:

一,大部分论文都指出,中共病毒虽然分类到「冠状病毒」家族,却像是一个「非常新」的成员,与其它来自蝙蝠的冠状病毒全基因组序列的相似度不高。

二,冠状病毒表面都有一个关键蛋白叫S蛋白(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是侵入人体细胞的一个表面的蛋白质,在感染宿主的亲和力、发挥毒力方面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些研究都发现,这个S蛋白的基因片段,和其它冠状病毒的序列差异尤其明显。最关键的,中共病毒S蛋白有个让人非常困惑、找不到来源的中间序列,大概有几千个碱基对,在所有病毒的数据库里找不到。

三,有两篇论文提到,S蛋白表面有关键的4个胺基酸被替换了,而居然不改变S蛋白和它受体之间的亲和力。一篇论文来自于中国科学院巴斯德研究所的专家崔杰,还有一篇来自于印度的印度理工学院的普拉丹(Pradhan)教授。

董宇红介绍,病毒基因突变有两种:一种是随机的自然突变,没有功能性或目的性,叫漂变(genetic drift)。而中共病毒这种精确的定点突变,能够保证它的受体蛋白的功能,让人很惊讶。作为搞病毒的专业生物学家,观察到这种现象的概率非常小,所以这两篇文章否定了自然重组的假设。

中共病毒pShuttle载体 留下「不可抹灭人工干预痕迹」

董宇红也联系了长期从事生物基因组分析的美国进化生物学的专家莱昂斯—韦勒(James Lyons-Weiler)博士。他非常诧异地发现,病毒基因里只有编码S蛋白质的基因有如此大的序列差异。

莱昂斯—韦勒发现,一种用来做重组SARS 的S蛋白质的研究载体,在中共病毒中留下了「不可抹灭的人工参与的痕迹」。这种载体pShuttle-SN,在基因工程技术中,是把一个物种运到另一个物种的基因运输工具,即用来做基因重组技术的指令。发明pShuttle-SN的实验室就是中国做SARS基因疫苗蛋白的实验室。

他的结论是,中共病毒有90%~95%可能性是由「实验室事件」引起;而基因重组,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毒性。

董宇红指出,病毒如是人工合成遭泄露,相关者一定要受到追责。世上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科技发展应以道德为准绳,比如有些研究用基因工程技术制造出一个「嵌合病毒」(Chimera virus),这个新病毒有可能毒力更强,造成对人类潜的更大威胁。

中共病毒危害性有多强?频频有人倒地是怎么回事?

董宇红说,病毒的危害性有两方面的指标——「传播性」(传染力)与「毒性」。

中共官方正式承认中共病毒有两个「近距离接触」传播途径,一是跟SARS很相似的飞沫传播,二是「接触」传播,就是手的接触,一般是5到10米的范围。

而中共病毒还有一种传播方式,叫「无接触传播」,就是在飞沫里面会形成一种气溶胶,悬浮在空气中,随着空气流动或者是风飘向更远的地方,从而进行「远距离传播」。她表示, 她还从没有见过这种远距离气溶胶传播的案例。(另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已在粪便中发现该病毒,所以病毒也会随粪便气溶胶传播——编者注。)

当时武汉为什么封城?因为几十米、几百米甚至更远都有可能,很难去控制。而且中共病毒传播还有一个特点,人传人非常强,在潜伏期就可以传播。

就毒性而言,严重的临床表现显示了这种病毒相当大的毒力,除了前述《柳叶刀》论文中病死率高达15%之外,而且是重症、无症状的患者突然死亡。

谈到疫情中频频出现有人倒地,董宇红说,她看了几十个这样的视频,「太触目惊心,太痛心」。她分析,这更像是心脏或者是肺脏功能直接的衰竭:一半以上感染者呼吸困难,12%有急性心脏损伤,60%急性淋巴细胞减少。这多半是由于细胞因子释放到血液中,攻击全身脏器细胞,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她也表示,现在数据太少,需要看到尸检报告。

中国及世界遭遇危机 中共需要透明 让全球参与抗疫 

「我们实事求是地承认吧,中国其实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一个危机和灾难。」董宇红呼吁中国(共)政府公开发表疾病防控真实的资料和数据,实事求是地接纳国际社会的援助和帮助。

她认为,发生在中国的这场灾难是重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这对每一个人都是一场检验,每一人都会面临一个选择,我们需要公开透明所有的资料,需要重建公道和正义。更需要唤醒人们的道德和良知,因为只有那才是人们唯一的出路。」她最后说。

资料来源【专访】欧洲专家:中共病毒疑似实验室产生,大纪元新闻网,2020年2月9日。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