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2月05日讯】几十年来,南非矿井中发现的克莱克斯多普球(Klerksdorp sphere)一直令科研人员着迷又费解。

根据南非克莱克斯多普博物馆(Klerksdorp Museum)馆长洛夫·马克思(Roelf Marx)解释,这些球体在南非奥托斯达尔小镇(Ottosdal)附近的矿井中被发现,存在于叶蜡石中,大约已有38亿年的历史。

这些暗红褐色且稍有点扁的球体直径从0.5公分至10公分不等,有些球的赤道处有三条平行凹槽。球体的内部是纤维构造,外面包著一层非常坚硬的壳,即使用钢去刮也不会留下划痕。在莫氏硬度等级中(Mohs scale),钢的硬度约为6.5至7.5(矿物硬度按1-10计,滑石最软为1,钻石最硬为10),所以球体外壳的硬度比钢还要高。

这些暗红褐色且稍有点扁的球体直径从0.5公分至10公分不等,有些球的赤道处有平行凹槽。(图:视频截图)

「另类考古学家」迈克尔·克雷莫(Michael Cremo)和其他史前文化研究员认为,在万分久远以前,地球上就生活着有智慧的生命。他们存在的时间之早远远超过现代人类的认识。而这些球体,则是那些智慧生命存在过的又一佐证。

为了研究这种「时代错误异物」(Out-of-Place Artifacts),克雷在1984年前往克莱克斯多普博物馆一探究竟,并把相关资料汇编进了自己一本广受欢迎的书里——《被禁止的考古学:人类的隐秘历史》(Forbidden Archaeology: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

它们是自然形成的吗?

有人说这些球体是在自然凝结过程中形成的,凝固物是大量硬化的矿物质。但是,有些克莱克斯多普球呈椭圆形,球体中部有粗糙的突起;还有一些在形状和比例上非常平衡,周身的凹槽线直得像是手工雕刻而成,而非自然形成。

有一些克莱克斯多普球在形状和比例上非常平衡,周身的凹槽线直得像是手工雕刻而成,而非自然形成。(图:公有领域)

2002年,来自南非彼得斯堡的约翰·亨德(John Hund)给克莱克斯多普博物馆写了一封信,被发布在博物馆的网站上。信中说,加州空间研究所(California Space Institute)对其中一个球体进行了测验,得出的结论是:它的平衡「非常好,超出了他们测量技术的极限」,它「离绝对完美只有十万分之一英寸」。

但是,地质学家保罗·海因里希(Paul V. Heinrich)说,他所研究的克莱克斯多普球在平衡和形状上不是完美的,信中的说法并没有得到证实。这封信后来从网站上被删去。

犹他州的「魔奇玛瑙」

在美国犹他州也发现了类似的球体。它们大约有200万年的历史,被称为「魔奇玛瑙」(Moqui marbles)或「魔奇球」(Moqui balls)。传说霍皮族(Hopi)印第安人的祖先会用这些球玩游戏,并把它们留给自己的亲人,作为表达自己生活幸福的信物。

魔奇玛瑙的内部是沙质的,外部是坚硬的圆形氧化铁。海因里希测验了其中一个球体,结果表明它由赤铁矿(一种氧化铁的矿物形式)组成;他还发现另一个球体由矿物硅灰石、赤铁矿和真铁矿(一种水合氧化铁)组成。

有很多人认为克莱克斯多普球的形成是自然现象,并在这种预设下提出了多种理论。比如,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University of Nebraska-Lincoln)的卡里·韦伯博士(Dr. Karrie Weber)正在研究微生物。她说这些球体可能是微生物在生命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

地质学家戴夫·克罗斯比(Dave Crosby)曾在犹他州做调研。他最初的假设是:流星的撞击散落出熔融球体,这些球体随后凝结在沙粒上。但是经过更仔细的查证,他并没有发现流星撞击的任何证据。后来,他又提出另一种理论,即雨水溶解铁和其它矿物质,将它们输送到地下水中;当流经地下水时,离子在沙粒周围沉积,从而形成球体。

然而,克雷莫和其他人则认为这些「时代错误异物」是史前先进文明的「遗物」,主流科学家应该更大胆、更勇于接受与主流观点相悖的证据。

责任编辑:苏明真

分类: 探索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