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15日訊】2020年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均承諾為非法移民提供政府補貼的醫保福利。但華盛頓智庫報告發現,如果有資格獲得奧巴馬醫改補貼的非法移民都參加奧巴馬醫保,每年要給納稅人增加可高達230億美元的經濟負擔。

在今年6月27日的民主黨辯論中,當被問及誰將為非法移民提供政府補貼的醫保福利時,所有10位總統參選人都舉起了手。為此,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智庫移民研究中心(CIS)對潛在成本進行了統計,並於10月10日發布了一份報告。

根據現行法律,非法移民不允許加入基於《平價醫療法案》(又稱奧巴馬醫保)的醫療保險體系;同時他們也沒有資格獲得醫療補助,盡管無論身份如何誰都可以接受急診治療。不過,父母是非法移民但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有資格享受所有福利。

CIS的數字是按1000萬非法人口統計的,估計其中半數人口有資格獲得奧巴馬醫改補貼或醫療補助。

CIS研究總監、也是該報告的撰寫人史蒂文·卡馬羅塔(Steven Camarota)表示,這個數字相當驚人,約半數非法移民都有醫療保險。許多人要麼收入較高,因此得不到補貼,要麼很大程度上由雇主投保。

卡馬羅塔說,如果(符合條件的)這500萬非法移民都參加奧巴馬醫保,估計每年將耗資226億美元。但很可能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會報名,估計年成本為104億美元。

他進一步分析說:「從另一個角度看,每100萬無醫保的非法移民參加奧巴馬醫保並獲得補貼,那麼納稅人就要爲其支付約46億美元。」

該報告還根據奧巴馬醫改/醫療補助混合方案估算了成本。如果注冊率為100%,每年將花費約196億美元;如果約有50%注冊,每年將花費107億美元。

卡馬羅塔提示說,先不考慮向非法移民提供免費或有補貼的醫療保健會大大增加新的非法移民流入美國的情況這個因素,僅其它國家的低收入者可以免費來到這裡並獲得醫療保健,也會刺激其他非法移民涌入。

「如果我們為非法移民提供醫療補助,」他說,「那麼合法移民更應該得到,那就是數百萬人。」

據華盛頓公共政策分析師里奇溫(Jason Richwine)分析,美國人和移民接受醫療補助的最大原因是受教育水平低和家庭人口多。據他透露,42%的移民家庭中,至少有一名成員參加了醫療補助計劃,相比之下本土家庭只有26%。

民主黨候選人渴望為非法移民提供公民身份

2020年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候選人已經表現出一種渴望,不僅要為非法移民提供政府補貼的醫療保健,還要為他們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途徑。

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 )7月24日說:「我們的交易是:美國有1100萬無證件的人,我將為他們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途徑。」

馬薩諸塞州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則表示,她將擴大合法移民的範圍,使非法越境合法化,並對非法移民實行大赦。

沃倫在9月29日說:「我們需要為這裡的人和將要住在這裡的人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途徑。」「我們需要一條途徑,不僅為夢想者,也為(他們的)奶奶和孩子們,以及來農場工作的人和簽證過期的學生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途徑。」

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其競選網站上說,他同樣會為非法移民提供獲得公民身份的途徑,並「廢除殘忍和不人道的驅逐計劃和拘留中心」。

醫療保健已成納稅人最大負擔

曼哈頓研究所(Manhattan Institute)衛生政策高級研究員波普(Chris Pope)表示,國會預算辦公室的數據顯示,2008年,醫療保健在經過經濟狀況調查的聯邦計劃中占52%;到2028年該比例將達到71%。

波普說,在奧巴馬醫改之前,醫療補助計劃主要用於低收入殘疾人和低收入家庭,間或用於老年醫療補助。實際上,醫療補助計劃並沒有為身體健全的適齡勞動人口做那麼多,除了少數幾個州稍微覆蓋了一些人。

「但《平價醫療法案》改變了這一點。」波普說,「該法案確保了醫療補助計劃擴大到身體健全、處於工作年齡的成年人。他們的收入接近聯邦貧困線的138%,個人收入約為1.5萬美元。對於家庭來說,依家庭規模不同,其收入可能會增至2萬、3萬或4萬美元不等。」

波普強調說:「如今,當你談論納稅人的負擔時,實際上我們談論的都是醫療保健。」

特約評論員啓明表示,「民主黨的作法就是拿納稅人的錢去養非法移民。社會主義『殺富濟貧』是會吸引窮困人口,但這絕對行不通。在全世界都在擯棄社會主義的今天,民主黨爲了選票不惜犧牲美國的國家利益。」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美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