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記者海倫綜合報導

中美貿易戰令許多人有霧裡看花的感覺,各路消息真真假假,眾說紛紜。在中共一片喊打的聲浪中,黃奇帆卻與中央唱反調,大有「妄議中央」之嫌。他這麼做,是膽子太大了?還是背後另有原因?

要求對金融供給側進行結構性改革

今年3月8日,在「全球金融格局變化和中國金融改革」報告發布會暨研討會上,黃奇帆以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的身份發表主旨演講,題目是《推進中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該演講被評論為幹貨滿滿,見解獨到。

在其演講中,黃奇帆提出三點:

一、        目前貨幣市場利率和商業銀行存貸款利率雙軌制有弊端,會造成套利現象;

二、        貨幣流動過程中的傳導機制不暢通,與現行制度有關,造成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大問題,而且沒辦法解決。

三、        融資結構不合理,中國去年新增融資近20萬億,93%是債務債權,7%是資本股權。這個比例顯然是失衡的。反觀美國,去年70%是股權融資,包括私募股權融資和資本市場公募股權融資,而銀行債務融資和債券融資實際上只占30%。

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等於第二次「入世」

4月6日黃奇帆又作為中共原重慶市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在SAIF·CAFR名家講堂上發表演講,認為國際貿易格局已發生根本變化。他拿蘋果手機為例,手機裡有500多個各種各樣的大大小小的零部件,全世界有幾百個企業為蘋果加工零部件,涉及到幾十個國家。這說明企業組織、管理方式也發生深刻了變化。

事實上,這個產業鏈上的中小企業、零部件供應企業,各個有專利,各個有拿手好戲。他們的這些專利、拿手好戲,都是蘋果不掌握的。但是蘋果產生了標準,產生了紐帶。所有供應鏈上符合蘋果標準的各種各樣的產品,你有創新、有專利、有各方面的知識,蘋果就選擇了你。

黃奇帆提出了「三零」概念: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並指中國做好「三零」,等於第二次入世。黃奇帆說,一講到零關稅就是國門大開,外國貨沖擊進來,中國的農業會萎縮,工業也會萎縮,服務業也會萎縮。但事實證明,WTO進去以後,不管是農業、工業、還是服務業,基本沒有受到太多的沖擊。反過來,中國的金融,出現了世界級的最大的金融企業。也就是說,中國實際上得到很多好處。

對於「三零」,黃奇帆歸納出5點好處:

一、        中國的製造業(包括機械設備和汽車產品)每年進口量佔了全球的60%。如果工業品實施零關稅,企業成本將下降,受益最大的是中國。

二、        雖然中國有最大的產業鏈集群,但是這個集群裏面,掌控紐帶和標準的企業並不多。當實行零關稅時,生產成本隨之下降,對於在中國形成總部、形成中樞、形成集團的龍頭等各方面都會有提升作用。

三、        通過這樣的過程,對中國的企業進一步走向世界,也產生好處。

四、        零壁壘對中國企業走出去更方便。

五、        零補貼可以使中國省掉每年本來要補貼幾千億,減少財政可以開支。這是宏觀上的好處。有補貼,就經常有冒進和灰色交易。少補或者不補,這一類的不正之風、灰色的現象相對就會收縮減少,可以倒逼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創新,自身更加健康。

黃奇帆說,中共如能實施「三零」原則,將極大改善中國的營商環境,有利於中國企業「走出去」,有利於結構調整,倒逼國企改革,減少貿易摩擦與權力尋租行為,等於第二次「入世」。

中美貿易協定關鍵時刻,大陸媒體重抄黃奇帆講話,背後有玄機

「21世紀經濟報道」在5月9日報導了黃奇帆4月6日在SAIF·CAFR名家講堂上發表的這個「三零」 原則的演講。 而且這些報道到目前為止沒有被「和諧」,就相當有說頭了。也許是習近平特意留的一個棋子,也不得而知。

對於黃奇帆的做法,一些海外媒體認為他是江系的人,是在挑戰習近平的「定於一尊」。但這種說法似乎有些牽強。因為,黃奇帆的講話只對那些掌控大型國有資產的中共大佬和他們的利益集團不利,而這些利益集團許多都和江系有關。

黃奇帆能成作為三朝元老,也說明其深諳中共內幕,見風使舵的本領不可小覷。他在中美貿易談判的關鍵時刻,發表這些言論,不可能想不到會觸及哪方利益,引起何種後果。

所以,極有可能黃奇帆是代表中共內部的溫和派發聲,而且這部分溫和派的勢力可以保證其言論不被「和諧」。而作為黃本人,再大膽子也不敢妄議中央。

(責任編輯:陳靖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