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長新,原空軍指揮學院教授,正師職、副軍級,曾主編空軍指揮學院教科書,原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在江澤民的親自迫害下,於2000年70歲的他被枉判重刑17年,其妻遭冤判10年。

李其華,1918年生,曾任第二軍醫大學校長、解放軍總醫院院長,立過大功,於1993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江澤民緊抓這一「典型」,在官方高層中點名批評、對其施壓。他在家被嚴密監控起來,與外界隔絕。

他們只是無數遭受迫害的社會精英人士中的兩位。

中共自1999年7月以來對社會各階層各領域的法輪功修煉者發動了滅絕人性的迫害,採用綁架、騷擾、抓捕、關押、勞教、折磨、庭審、判刑等方式,將他們迫害致傷、致殘、致瘋、致死。

1992年,法輪功在長春傳出並迅速傳遍神州大地。「真、善、忍」的博大法理使眾多氣功愛好者及各界人士紛紛走入法輪功修煉,他們中有來自醫學界、文藝界、教育界、軍隊、公檢法司、政府部門、科技界、律師界等等的人士和學生及普通民眾。他們通過修煉身心受益、道德提升,其中包括許多各領域的人才、棟梁。

1999年7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修煉者開始實施「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至今20年,給法輪功學員及其親人帶來深重的災難。

本文選用明慧網報導的迫害案例,重點概述軍隊、公檢法司、醫學界、文藝界、教育界、律師界裡和學生中修煉法輪功的精英們遭受迫害的情況。

軍人修煉者成為被迫害的重點對象

在中國,軍隊是個極其特殊的群體,擁有許多才華出眾的精英和風華正茂的年輕人,但軍隊也被中共視為維護政權的工具,而被牢牢掌控。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軍人法輪功修煉者立即成為被迫害的「重中之重」。

這些軍人法輪功學員中有高級幹部、高級軍官、高級警官、教授、博士、碩士等等。他們因堅持信仰而被開除軍籍、學籍、強制轉業、非法勞教、判刑及酷刑折磨。

江澤民派資一百萬就為迫害軍中尖端人才

(從左至右)李洪山、胡志明、李志剛。(大紀元合成圖)

李志剛,國防科技大學計算機學院(院址在湖南長沙)博士、軍人,曾在國內外會議期刊上發表多篇論文,是國內計算機研究領域的尖端人才。

2003年8月,江澤民竄到國防科大,聽說李志剛修煉法輪功的情況後,立即表示出資一百萬元,限期「拿下」李志剛。李志剛因而遭到晝夜拷問、血腥折磨,後被北京軍事法院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湖南省郴州軍事監獄,後被轉至湖南津市監獄遭受迫害。

李洪山,原武警部隊黑龍江綏濱邊防大隊警官,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迫流離失所,後遭冤判3年,被關在黑龍江呼蘭監獄。

胡志明,遼寧省朝陽市人,1972年生,空軍西安工程學院碩士研究生,畢業後被分配到北京空軍軍訓器材研究所工作。他才華出眾、品德高潔,被破格提升為計算機室主任,少校軍銜。後因修煉被革去軍職,遭違規復員處理,後兩度分別遭冤判4年。

醫學界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一開始在社會上傳播時,醫學界的專家、學者們就已親眼目睹了那些已被醫學界判了死刑的病人通過修煉法輪功後起死回生的奇蹟。他們深知醫學的局限性、生命的脆弱,當找到了可以超越生命、返本歸真的法輪功時,這些醫學界精英們也走入法輪功修煉。

1998年10月,為配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對氣功的調查,由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北京醫科大學、武警總醫院、中國中醫研究院西苑醫院、解放軍304醫院等7個單位的11名醫學專家,對北京部分城市的12,553名法輪功學員煉功前後的身體狀況進行了醫學調查。

調查結果表明,修煉法輪功後,修煉者被治癒的總有效率達99.1%,一年共為國家節約醫藥費4,170多萬,平均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3,275元。該調查後來成為著名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調查報告》。

參與這份「北京萬例調查」署名的醫學界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都受到了嚴酷的迫害,例如:

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副教授但凌遭冤判12年

但凌,當年四十多歲,碩士,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所組胚教研室副教授、北京東城區法輪功學員。

她曾獲「北京市優秀教師」的稱號,參與了1998年的北京市萬例法輪功學員健康情況的調查。自1999年7月後,她被強迫離開講台。

1999年10月13日,但凌被綁架到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之後她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期間,她因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通緝,後輾轉去了福建,於2002年8月在福建被綁架之後帶回北京,被非法判刑12年。

她從監獄出來後,已被原單位開除,幾十年工齡就這樣被一筆勾銷。已到退休年齡的她,無任何經濟來源,不得不靠打工維持生活。她的老父親年事已高,需要照顧,她只能依靠近九十高齡的父親的退休金來維生。

但凌的遭遇不是個案,在醫學界的法輪功修煉者中,有遭冤判的、被關押的、被騷擾的,甚至被迫害致瘋致死的。見下圖:

(從左至右)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副教授但凌遭冤判12年,北京西苑醫院主管藥師吳引倡遭冤判8年,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助理研究員林澄濤被非法勞教、迫害致瘋。(大紀元合成圖)

(從左至右)北京懷柔縣醫院急診護士劉小傑遭冤判7年,解放軍總醫院院長李其華被施壓、監控,中醫醫師杜鵑被迫害致死。(大紀元合成圖)

公檢法司系統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

明慧網消息,迄今為止,至少有4,30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在中共政法委、公檢法司機構及國安體系內,至少有2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傳出後,在政法委、國安系統、政府機關內部有許多人修煉。他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秉公執法,用在佛法中修煉出的浩然正氣直面社會與人生。

這些系統中許多修煉法輪功的國家幹部、專業人才慘遭江氏集團的種種迫害,以致被殺戮。

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法律講師、二級警督趙萍

趙萍曾是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法律講師、二級警督、廣東省警察院校教授警察法的通用教材《中國警察法教程》的副主編,年年被公安系統嘉獎。

她堅持修煉法輪功,遭17年迫害,被非法開除公職,多次被非法抄家、非法關押,四次被非法送洗腦班迫害,被非法勞教3年,被非法判刑3年,在廣東女子監獄被非法強制洗腦和勞工奴役,受盡非人折磨。2016年5月14日,趙萍在迫害中含冤離世,終年58歲。

趙萍生前在其發表於明慧網的《廣東女子監獄的「牢中牢」》一文中寫道:「在失去自由的極度狹窄空間中,我每日24小時時時刻刻被專人夾控,隨時被匯報和禁止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不能與人說話,不能單獨洗衣服、沖涼,連如廁也在旁邊盯著,甚至自由走一步都不行。這種『夾控』從始至終跟著,從綁架到監獄那一刻開始直到走出監獄大門為止。囚中之囚的折磨,令人窒息,足以致人精神崩潰。」

文章發表後,趙萍及家人不斷遭到騷擾、威脅。

(從左至右)遼寧省大連市檢察院處級70歲的退休幹部李茂勛,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法律講師、二級警督趙萍,任黑龍江省公安廳警務處處長的李德忠,被迫害致死。(大紀元合成)

「天之驕子」中國社會一代精英的境遇

上世紀90年代末,中國大陸具有博士、碩士學位的人並不多,而其中有相當數量具有高學位的人修煉法輪功。他們在修煉中思想境界不斷昇華,成為德才兼備的人,在不同領域裡出類拔萃,對社會進步、文明起到重要作用。

1999年7月20日以來,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集團,對這些社會高材生群體十分懼怕,並進行殘酷迫害。他們中有的被迫害致死、致瘋、致殘;有的被開除學籍、中止學業;有的被開除公職、註銷戶口、阻止出國;有的被停發工資、生活費;還有的被綁架到洗腦班,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等等。

慘遭中共迫害的北大精英學子

多年來,來自北大的學子因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610」迫害,造成至少法輪功學員于宇、劉建華被迫害致死,12人被非法勞教,12人被非法判刑,18人被綁架,9人遭受經濟迫害,被強行休學、退學、取消資格等。

(圖片左起從上至下)于宙、莊偃紅、伏英、邱豔豔、洪偉、孫茜。(大紀元合成圖)

于宙,多才多藝的北大法語系才子、歌手、音樂人,被迫害致死。

莊偃紅,北大哲學系畢業生、人大研究生,被7次綁架、勞教兩年。

伏英,詩人,曾在北大西語系和北京電影學院研究生班進修,遭冤獄9年。

邱豔豔,通幾門外語的北大畢業生,被勞教2年半。

洪偉,北大畢業後被保送至中科院讀研究生,遭冤獄10年。

孫茜,北大生物系畢業生、高管、加籍華人,在北京遭綁架並被關押至今。

遭受中共打壓的中國文藝界精英們

大陸文藝界法輪功學員自1999年7月遭中共迫害以來,至少有9人被迫害致死,至少75人遭綁架,其中遭非法判刑或非法勞教迫害的至少50人次。

他們中包括享譽中外的畫家、出類拔萃的音樂家、演藝高超的演員、多才多藝的詩人。

他們本該享受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盡情展現才華,造福人類,然而江澤民集團把他們當成蹂躪摧殘的重點對象。他們被非法抓捕、關押、勞教、判刑、被失蹤、受折磨,甚至被虐殺⋯⋯

知名畫家鄭艾欣遭勞教洗腦迫害離世

廣東省珠海市法輪功學員、知名畫家鄭艾欣女士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洗腦、關押、監控。2001年3月5日至19日,被非法勞教1年、送入廣東省三水女子勞教所(婦教所)。她始終堅守自己的信仰。

2002年7月24日,她再次被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勞教2年,於7月29日,戴著腳鐐手銬,再次被送進廣東省三水女子勞教所。

她丈夫李正天雖然不修煉法輪功,但理解和尊重妻子的信仰。2003年,他參加在日本舉辦的世界博覽會中國館的創意設計,擊敗群雄、一舉奪標。2004年,他接受記者採訪時,提到他的身體不好,需要妻子回來照顧,並表示,妻子是個好人,只因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被中共關進勞教所。

約在2004年4月,鄭艾欣從勞教所提前獲釋。回家後,她精神壓抑、很少說話。

她家的電話全天被監聽,她不能自由外出。其丈夫也被下「三不」禁令:不准上電視、不准上報紙、不准出國。夫妻倆感到非常壓抑。

2005年3月至2008年10月底,她的修煉法輪功的母親連續兩次被綁架,被非法關進勞教所。對母親的牽掛、擔心,令她備感精神壓力之大。2012年,她終因身體出現多種疾病而離世,年僅45歲。

鄭艾欣的作品:簫聲吉祥。(明慧網)

更多風華正茂、才華橫溢的佼佼者,因為信仰「真、善、忍」,卻而中共被虐殺、關押、判刑。

(從左至右)42歲北京樂手于宙,45歲廣東珠海知名畫家鄭艾欣,40歲吉他演奏家、歌手李京生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大紀元合成圖)

(從左至右)湖南籍畫家何文婷遭冤判3年3個月,遼寧女詩人伏英遭冤判9年,北京畫家秦尉遭八次綁架、兩次非法勞教、兩次冤判。(大紀元合成圖)

慘遭中共迫害的教育系統法輪功學員

自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教育系統裡的法輪功學員也慘遭迫害。截至2018年,全國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教育系統至少有21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他們中有優秀教師、大學講師,更有專家、學者和教授,還有學校領導,有遭酷刑折磨致死、有被投毒而死、有在勞教所、監獄遭毒打迫害致死。

大陸教育系統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直到今天,教師法輪功學員們仍然被中共迫害,即使他們已退休,也未能倖免。

國家教育部嘉獎的優秀女教研員被非法判刑

高錦淑,原黑龍江省綏化市教育學院民族教育副研究員(現已退休),先後在國內外專業刊物上,發表了二十多篇少數民族邊緣科學領域的論文,曾兩次榮獲少數民族省社會科學優秀科研成果獎。她的事蹟在當時朝鮮族的黑龍江新聞上被報導過,題目是「年青的女教研員」。

(明慧網提供)

她曾幫助過一個被父母遺棄的10歲左右的小女孩,此事在當時綏化地區報登載過,當時的題目是「愛心融融禦寒風」,副標題是「一個流浪女童的故事」。

高錦淑原來患多種疾病,通過修煉法輪功後不治而癒。然而,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她卻被迫離職,遭綁架、騷擾、審訊、判刑。2019年5月24日,她被黑龍江省安達市法院非法判刑1年。

中共迫害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一方面大規模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另一方面加害於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正義律師。他們中有法輪功修煉者,也有沒有修煉的維權律師,如:郭國汀、高智晟、王全璋、王永航、余文生、李和平、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張俊傑、王宇⋯⋯

中共害怕這些律師們在大庭廣衆下指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性、殘酷性,因而對他們實施了多種多樣的迫害手段:威脅、恐嚇、強制失蹤、吊銷律師執業證、綁架、毆打、使用藥物、酷刑折磨、非法關押、誣判、株連家人等等。

王永航在瀋陽監獄連續坐了13天「老虎凳」

王永航(明慧網)

王永航,男,42歲,法輪功學員、大連乾均律師事務所律師。2012年7月24日,王永航等十位大陸律師在美國獲得「十佳維權律師」獎。

他多次為法輪功修煉者提供法律援助。先後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了致中國最高司法機關的信和致胡溫的公開信等,要求最高司法機關立即糾正錯誤,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信仰者。

2009年6月16日,他為法輪功修煉者從日旭作無罪辯護,被原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下密令迫害,11月27日,被大連沙河口區法院誣判7年;2010年4月22日,被祕密劫入瀋陽第一監獄。

2012年,瀋陽第一監獄進行「在監獄內徹底消滅法輪功」的行動,王永航飽受了13天「老虎凳」和「熬鷹」的酷刑折磨。

獄警命令犯人把他手腳固定在「老虎凳」的鐵椅子上。鐵椅子是該監獄第十八監區自製的。沉重而且牢固。前面有個擋板打開,人進去落座後,擋板扣死,雙腳腳踝被鐵圈圈住,雙手被銬住。

獄警每天只給他喝約250毫升的水。兩隻高功率的燈泡對著他,用來加速他的乾渴感;不讓他睡覺,只要他一闔眼,犯人就用腳對他猛踹。

當迫害進行到第六天時,他精神崩潰。他大喊大叫著站起來,手銬掙脫開。犯人們用事先準備好的布條把他捆綁在老虎凳上,嘴裡塞上布團⋯⋯

結語

事實上,除上面所提到的諸多領域外,在中國社會各個領域裡修煉法輪功的精英們均遭到迫害,他們中有成功的企業家、公司集團總裁、高級農藝師、建築專家、油田技術工程師、設計師、財會師、飛機製造工程師、中醫師等等。

他們遵循「真、善、忍」,提高道德水平,開發創造能力,為社會做出貢獻,成為極具影響力、受人尊重的人,而中共正是懼怕這樣的人,不遺餘力地迫害他們,因為他們有思想、有情操、有信仰。

原解放軍總醫院院長李其華老人曾寫道:「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許多重大問題,人生觀、世界觀的問題,醫學中生命科學的問題,社會科學的問題,都在《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一書中迎刃而解了,而且從我得法以後,再也沒有動搖過。因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說來了一個昇華和提高⋯⋯」

轉自:大紀元

推薦影片:

分類: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