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2日,河北省保定市法輪功學員孔紅雲被保定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僅47歲。

明慧網報導,2019年1月2日,孔紅雲給一個女學生模樣的人講法輪功真相時遭惡告,被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保定市看守所。

3月8日星期五,律師接到保定市蓮池區檢察院南院的電話,讓他下個星期一帶著家屬去給孔紅雲辦理「保外就醫」。

星期一,律師和孔紅雲母親去檢察院,沒人接待。律師給負責人打電話,對方說辦不了了。律師問其原因,對方說做不了主。於是律師去看守所探視孔紅雲,得知她已經住院了。

據知情人講,孔紅雲於3月8日被看守所送進醫院,醫生建議她住院治療,但看守所不讓。3月10日晚上,看守所再次把處於昏迷狀態的孔紅雲送往醫院,醫生當時就下了病危通知書。這時看守所還不通知家屬。

醫生表示,是看守所副所長簽的字,讓醫院給孔紅雲做了氣管切開手術。手術後,她一直靠著呼吸機呼吸。再後來醫生對派出所說:「人都不行了,你們還不通知家屬?」這時警察才通知家屬。

家屬問相關責任人,孔紅雲怎麼突然成了這樣。對方說是她兩次摔倒造成的。這時派出所就讓家屬在「保外就醫」單子上簽字。家屬不簽,說:「人進去的時候好好的,啥病沒有;人不行了,你讓我接回家?我不簽,除非給一定的賠償。」這樣,孔紅雲一直在保定市第一醫院重症監護室躺著。起初外面有很多便衣特務,後來少了些。

6月12日上午8點多,孔紅雲家人接到電話趕到醫院後,孔紅雲早已停止了呼吸。至今遺體未火化,還在醫院。

孔紅雲從被綁架到去世只有五個多月的時間,她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極度悲傷。

孔紅雲被綁架前,身體很好。她曾搞經營,賣餐巾紙,二三十斤的大袋包裝,她從樓上搬到樓下,再弄出去賣;開著三輪去縣裡拉食用油賣,一拉幾十桶,她也是樓上樓下地來回搬。

孔紅雲在看守所遭了什麼樣的虐待?家人不得而知。為什麼要給她做氣切?醫生只說是呼吸困難。家屬要求看監控錄像,被看守所拒絕。

律師說,2019年2月初,會見孔紅雲時,她正在絕食,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2月26日,律師與孔紅雲再次會見時,她是被兩個犯人攙著出來的,但她仍是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

孔紅雲於2007年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2008年3月13日,孔紅雲因講述法輪功真相被依棉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非法判刑3年。

2014年1月4日,她在講法輪功真相時,被競秀公園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4年,在石家莊女子監獄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遭藥物迫害

2014年,在孔紅雲被非法關押20天裡,律師第一次會見孔紅雲時,她雖沒吃飯,但精神很好。時隔一個月,律師第二次見孔紅雲後,出來對親朋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孔紅雲精神不正常、精神恍惚、眼神飄忽、記憶力有問題,和第一次會見時判若兩人。

這和孔紅雲在2018年10月份自述的情況相吻合,她斷定保定市看守所給她下了破壞神經中樞的藥。

她自述道:「2014年1月4日,我在保定市競秀公園門口被不明真相人舉報,遭保定市新市區競秀公園派出所惡警綁架,後被他們強行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不給它幹活,同一屋幾個人圍攻我。」

「我絕食抗議,被灌食,後來又給插管,好像一個月左右。我(把管子)拔出來,她們又給灌食,幾個人按著我,還有抓腳心的,有拿勺子撬嘴的。後來我的腿不知怎麼站不起來了,上廁所時得讓人把我拉起來,我自己起不來;而且大便失禁,我不能自控,記憶力混亂、減退,還有煉功動作也想不起來。我當時以為是絕食造成的,就吃飯了。」

「可是在監獄我也絕食了很多天,卻沒有出現這個狀態。現在分析覺得我是在看守所被下了破壞中樞神經的藥造成的。」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