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開設「再教育營」,大規模關押拘留和迫害維吾爾族人消息曝光後,備受國際社會強烈譴責。有知情人對大紀元報料再教育營裏面的罕有內幕,並表示,「再教育營」關押的不只是維吾爾人,也有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等各種各樣的人群,不管是維族人還是漢族人都深受其害。

近日,22個國家向聯合國遞交聯署信,要求中共尊重人權和基本自由,包括各宗教和信仰自由,信中特別要求中共停止在新疆地區大規模拘留維吾爾人。這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首次就此問題聯合譴責中共。

再教育營主管多是國保和「610」借調

知情人說,新疆再教育營,對外宣稱「新疆職業技術教育培訓學校」,也叫學習班,裏面被關押的人稱呼為學員,工作人員稱呼為輔導員,管理人員是大隊長,上面是主任。

「裏面的主任大多是國保和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借調過來的,大隊長有其他公檢法借調過來工作的,也有外招人員,而輔導員都是在外招的閒雜人員,很多是混混。」

知情人說,裏面被關押的人多是在天黑以後被派出所送到學習班的,送去之前要抽血檢查,根據身體狀況分到學習班或合作的醫院。送去後要脫光檢查,也叫「安全檢查」,攜帶物品被拿走。由於很多人突然被抓走,家裏人一年多才知道下落。

去年,聯合國報告稱,目前至少有100萬名維吾爾人和穆斯林被關押在新疆的再教育營。

知情人則透露,進去的原因各種各樣,法輪功、基督教、維吾爾、全能神、吸毒、翻牆、上班遲到,還有各種想不到的原因。有時有的人被關進去的原因很奇怪,但也必須往上套。被關押的最大的九十歲左右,最小的十三歲左右,不管是維族人還是漢族人都深受其害。

一到就要寫三書/四書 監獄化管理

知情者稱,被抓進去的人一到那裏要寫三書,或四書,即:悔過書,揭批書,保證書,決裂書。然後強制認錯,承認自己是思想有問題才來的。

「每天都有任務,有的地方軍訓,有的地方要參加勞動,星期一升旗宣誓,每天一到吃飯之前就要唱紅歌或宣誓,根據地方而定。然後開始一天的『學習』。」

「學非法宗教極端化15條26條和75條,要求每個人都會背,然後根據自己進去的原因在上面對照寫報告認錯。還學地方法,新疆發展史,新疆宗教發展演變史等等。學習的法律把有益於學員的全部刪除,只講他們要的。」

早前,總部位於意大利的《寒冬》雜誌的臥底記者曾進入新疆伊寧市英也爾鄉的「再教育營」。發現該營的設置和監獄一樣,所有窗戶都裝了嚴密的鐵欄杆或者用鐵絲網封堵。監控錄像頭遍佈轉化營的每一個角落,包括教室、宿舍、走廊,甚至是廁所。被關押者24小時都處於嚴密監控之下,完全沒有自由。

知情者也對大紀元記者證實,「再教育營」完全是監獄化的管理,只要進房子都要喊報告,出了宿舍就要3個人一起行動,叫3人包夾。所有地方包括廁所都有24小時的監控。看監控的人不分男女,有時男的會去看女的這邊的監控。

每個星期寫思想匯報 脫光檢查

知情人說,「再教育營」每個星期要寫思想匯報(承認自己的錯誤,改正錯誤,感謝黨及時挽救了自己,然後要感黨恩,聽黨話,跟黨走,如果不這樣寫就是思想有問題),學習心得,發聲亮劍(和三股勢力決裂,然後繼續感黨恩等等)。每周還要考試,像考核,每個人都有分,說分高的可以先回家。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將會待多久。

至於反抗的人,則「被打得鼻青臉腫,反抗的人會長時間罰站,奇怪的姿勢站著,不讓吃飯。一大堆輔導員拿著甩棍,把人弄去坐老虎凳。然後以連坐的方式,讓一個宿舍的人都罰站,跑步等。鼓動打人罵人。 」

知情人稱,裏面平時說話是禁止的,讓裏面的學員互相監督互相舉報,輔導員也負責監督舉報。整人打人的人是思想好,覺悟高。可以立功,加分,早走。

知情人還說,「每過一個星期都會來一次安全檢查,把人脫光了檢查,內褲都沒有,讓人做蹲起。把宿舍(和看守所佈置差不多)裏面的所有物品,本子,床單等從頭到尾翻一遍,沒有一點私隱,人權。」

「因為幾乎甚麼物品都沒有,大事小事都需要輔導員幫忙。(被關押者)每天(都生活)在威脅、恐嚇之中。」

「隔一段時間會有各地方的官員來檢查學習情況,必須按著輔導員教的說。如果折磨病了瘋了就送醫院。小病有醫生看,但大多時候的不舒服醫生會說是裝的。」

知情人還說,「再教育營」裏面的所有事情都是保密的,工作人員要簽保密協議,從學習班出去的人也要簽保密協議,裏面的管理也是保密的。威脅「如果洩露了要抓到監獄」。

「恐怖和壓抑的氣氛蔓延,實際情況比寫的還要恐怖得多,沒有能講理的地方。有時會不知從哪裏傳出消息,聯合國的在調查,裏面的人們都希望聯合國能管。現在學習班存在著,大家也在盼望著它的解體。」

轉自:大紀元 (hk.epochtimes)

更多:

分類: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