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製作一個專題節目,揭露中共干預台灣大選的10種常見手段,現編輯整理如下:

手段一:文攻武嚇 製造集體恐懼

每到台灣總統大選前夕,中共必定對台灣加強各種輿論恐嚇、頻繁舉行軍事演習,威脅台灣社會,製造集體恐懼的心理戰效果。

今年1月2日,北京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會議上強調,只有「一個中國」,不再「各自表述」,要台灣接受「一國兩制」,而且北京「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

今年7月,中共不但發表《國防白皮書》再次恐嚇台灣、批評美國對台軍售,並且還在舟山群島、東山島兩個海域舉行軍事演習,對台灣恐嚇的意圖十分鮮明。這就是相當典型的文攻武嚇手段,對台灣人民來說,幾乎已經習以為常。

手段二:滲透政治界 統戰收編

中共對台灣政界的滲透已經行之多年,採用的手法主要是利誘、威逼或色誘,而且不分政黨派系,都有政治人物被中共統戰收編,從中央層級到地方層級都有。

中共滲透政治界的目的,除了要物色能夠幫助中共奪下台灣政權的代理候選人之外,也是要匯集足夠的政治力量,為親共候選人拉票助選、打擊政治對手。

至於這次台灣大選,有哪些候選人跟中共方面關係密切,相信大家稍微用心都能看得出來。

香港反共抗議活動是一面道德照妖鏡,你可以找出這些政治人物關於香港局勢的發言,看看他們是跟中共站在同樣的口徑上,還是支持香港人爭取自由,這樣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畢竟台灣社會跟香港一樣,都是重視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這也是台灣最可貴的資產之一。如果有政治人物反對這些普世價值,或者迴避閃躲、不願意表態,那他背後很可能就有某些特殊因素在影響他。

三:滲透企業界 以商干政

企業界是中共長年以來的主力滲透目標之一,特別是生意版圖橫跨兩岸的知名台商,更是中共積極統戰拉攏的重點對象。這些知名台商企業往往在選前公開出面,表態支持中共屬意的候選人;或者在關鍵時候出面表態支持符合北京立場的政治論述;或者代表中共國台辦等對台單位,向台灣政治人物進行遊說滲透。

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就披露,中共國台辦曾經通過台灣某個大企業集團,對他以及其他政治人物進行遊說。

手段四:操控媒體輿論 為親共候選人助攻

媒體宣傳,是中共眼中所謂的「筆桿子」,是中共引導社會輿論、控制人民思想、維護極權統治的重要機器。所以,北京相當重視對台灣的媒體滲透。

選舉期間,北京主要是通過「利誘」的方式,操控台灣媒體對親共候選人進行正面吹捧、對特定候選人進行負面攻擊,宣傳符合北京立場的言論,並且切斷或攻擊任何反對北京的聲音。

比方說,5月10日,在北京舉行的「兩岸媒體人峰會」,台灣主流媒體絕大多數都派出高層主管到現場出席。根據統計,台灣媒體代表人數總共85人,其中多達20人是來自旺旺中時媒體集團。中共政協主席汪洋也到場對台灣媒體「訓話」,汪洋說,「要實現『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仍要靠媒體界朋友共同努力。」

甚至,北京還會要求部分財力雄厚的企業集團收購香港、台灣的媒體公司,幫助北京進一步掌控輿論,宣傳「中國一片大好」、「中國讓利台灣」的主旋律。「紅色媒體」已成為中共赤化台灣的主要手段。

手段五:操控民調 虛張聲勢 抑制敵人

民調是選舉的重要參考指標,也是新聞媒體每天報導追逐的焦點。然而,中共卻在台灣製造假民調,企圖混淆視聽、影響選情,為親共候選人營造有利的氣勢和輿論氛圍。

今年7月,台灣調查局掌握情報,發現有一家網路報公司董事長,涉嫌接受中共國台辦的資金,利用不實數據製造有利於特定候選人的假民調,想藉此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調查單位透露,製作假民調的經費跟人力費用,都由國台辦支付,民調裡每問一個問題,就由國台辦支付台幣1萬元作為酬勞。

這種假民調,用政治術語來說叫做「抑制性民調」或「壓制性民調」(suppression polls),是用來吹捧、拉高特定候選人的聲勢、貶低其他對手,讓其他候選人的支持者誤判局勢,從而放棄投票或者轉投其他民調領先的候選人,避免自己的選票白白浪費,也就會形成所謂的「棄保效應」。中共就是想利用這種「抑制性民調」來誤導台灣選民,從而拉高親共候選人勝選的機率。

手段六:動員網軍部隊 發動假新聞攻擊

網絡言論攻擊,是中共近年干預台灣選舉與政治的重要機制。中共不但有大量的網軍、五毛,台灣國安局也證實,中共還有「第五戰略支援部隊」,負責對台灣實施「認知空間作戰」。

簡單說,就是用大量的假新聞或偏頗的消息,在網絡上不斷流傳擴散,影響人們的認知與思維,達成影響選民投票意向的目的。用中共軍方的術語來說,叫做「制腦權作戰」。

不僅如此,中共還試圖用錢收買台灣的網絡社群或粉絲團,企圖吸收為中共網軍部隊,為中共助攻資訊戰。

不過,今年1月,台灣知名的《天下》雜誌通過大數據分析發現,在台灣最知名的電子布告欄系統(BBS)「PTT」上面,出現疑似網軍用多個特定帳號,在選舉期間密集發出挺某候選人的文章,引導網絡言論風向。

台灣國安局副局長陳文凡去年底表示,中共確實通過假新聞與網路輿論介入台灣選戰,他說:「這是不需懷疑的。」他並質疑中共通過去年的九合一選舉「練兵」,為將來進一步影響台灣選戰做準備。

手段七:動員黑道與中共外圍特務組織

不論在台灣或香港,黑道、黑幫向來是中共滲透、利用的重點團體,甚至還利用黑道發展成為中共的外圍特務組織。

路透社在6月26日披露,親共團體中華統一促進黨(簡稱統促黨)準備跟中共「內外勾結」,滲透明年1月的台灣大選,幫助親共候選人當選。

統促黨不但有黑幫背景,也與另一個中共外圍特務組織「愛國同心會」有關。這些外圍組織,多半與中共統戰部有關係,他們的資金來源,主要是中共通過大陸台商來間接交付,或者讓台商在大陸賺錢,把錢拿回台灣養這些特務組織與黑幫。

每逢選舉,中共可以要求黑幫成員投票給特定候選人,並且中共外圍組織還會推出候選人,不過目前幾乎都還不成氣候。

手段八:滲透地方樁腳

台灣的選舉文化有個特色,叫做「地方樁腳」,簡單說,就是地方派系的意見領袖。這些樁腳往往都有相當程度的社會影響力,可以動員一群人投票給特定候選人,因此這些基層樁腳也成為中共干預台灣選舉的統戰對象。

最常見的手法是,中方邀請台灣的村長、里長、鄉長或農會、漁會的主管,前往大陸免費旅遊,對他們誘之以利、動之以情,說服他們動員自己的派系人脈,投票支持中共屬意的候選人。

甚至有些地方樁腳,還會收取中共提供的資金,招待當地居民前往中國大陸免費旅遊或低價旅遊,甚至安排中共官員對他們殷勤招待,從而影響民眾的投票意向。

而最近中共對台灣基層的統戰手法,已經延伸到基層電台或地下電台,試圖通過電台主持人的意見領袖身分,去影響基層民眾、特別是中南部老年民眾的投票意向。

手段九:動員台商投票

中共動員大陸台商回台灣投票,早已經行之有年。每到選舉前夕,全國台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台企聯),都會找台商聊天,鼓勵台商回台投票,支持中共屬意的候選人。

中共常用的手法,就是通過航空公司提供廉價機票,策動台商回台投票。去年10月,台灣基進黨曾指控中國有3家航空公司,在台灣九合一投票日前,提供票價只有市價1/3不到的便宜機票給台商,要他們一定要回去投票,成為「投票部隊」,藉此干擾台灣選情。

根據台灣行政院主計處統計,目前在中國大陸工作的台灣人人數大約40萬人,雖然人數逐年遞減,但對中共來說,大陸台商與台灣員工仍是相當豐厚的選戰票倉。

手段十:顛覆民主政治 影響選情

利用民主破壞民主,利用自由破壞自由,是中共干預台灣選舉與顛覆民主政治的最狡猾手段。

比方說,中共的外圍組織(統促黨、同心會等)經常在台北101大樓、西門町等地揮舞中共五星旗,利用「言論自由」來宣傳共產黨;這些組織的成員還經常用粗暴的言語辱罵台灣民眾、甚至動手打人,還辯稱這是他的自由,他們用傷害別人的自由來換取自己的「自由」。

這種極端化的言行,不但是非不分,他們曲解「自由」、「民主」的手法也跟中共如出一轍,也等於是打著民主、自由的幌子在破壞民主與自由。

此外,這些中共外圍組織不但會表態支持特定候選人,騷擾其他政治立場或言論立場不同的參選人,甚至還會派出內部人員參選,企圖取得政治權力或影響選情。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