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25日訊】中共病毒引發的疫情,不到兩個月就在全球大爆發,除了中共刻意隱瞞疫情、防範治療不力等表面因素外,大量新聞報導和數據分析都表明,哪個國家和中共走得近,哪個人在心裡認同共產主義這一套邪說,哪個國家和個人就倒霉。

從當初疫情最嚴重的韓國和日本,到後來猛烈爆發的伊朗,再到現在身陷疫情的北歐和美國,那些中共肺炎嚴重的區域無不與中共和共產因素有關;反之,不管在地域上離中國多近,都會「善守其身」。

我們先看看中國的近鄰。從理論上講,在地域上離中國越近,被感染的機率就越高。然而事實並非如此。在領土上與中國接壤或隔海相望的國家和地區有俄羅斯、蒙古、朝鮮;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的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泊爾、不丹、印度、緬甸、老撾、越南;香港和台灣;再稍微遠一點的是泰國、韓國(與朝鮮接壤)、菲律賓和日本等。

日本和韓國:「由壞變好」的典型例子

從疫情爆發到今天,除韓國和日本外,這些中國的近鄰似乎都無大礙。雖然韓國和日本都不與中國大陸接壤,但卻在第一時間出現疫情爆發。除聽信了被中共操控的世衛組織(WHO)的謊言,沒有及時採取必要的防範措施這個表明原因外,最主要的還是和中共走得太近。

韓國從文在寅入主青瓦台後,出於政治考慮,大力發展與中共的關係,相當大的程度上依賴中國市場;而作爲美國的盟友,韓國在與朝鮮的關係上、和在亞太防禦方面的態度上也表現得忽左忽右、有些曖昧。

疫情在大邱地區爆發後,引發韓國民衆的高度警覺,大批民衆請願要求文在寅下台。國民意識的覺醒和青瓦台立場的轉變,抑制了疫情的發展勢頭。到3月24日,韓國確診病例爲9,037人,當日新增64人。目前的總死亡人數爲120人,當日增加9人。

安倍晉三領導的日本政府雖然不親共,但日本的製造業、金融和商界卻幾乎全方位的投資中共,在獲取自身利益的同時給中共輸血。使得這次疫情通過鑽石公主號郵輪和其他渠道傳入日本並在局部爆發。畢竟日本民衆骨子裡對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沒有好感,加之政府果斷採取措施,也有效抑制了疫情的發展。截至3月24日,日本確診病例爲1,193人,當日新增27人。目前的總死亡人數爲43人,當日增加1人。

原共產國家早已拋棄共產邪黨 給自己帶來福報

作爲原共產國家的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和蒙古,此次疫情都不嚴重。雖然這些國家都與中國接壤,但除了俄羅斯外,都談不上有疫情。

有人說俄羅斯普京和中共關係近。這是表面現象,其實普京從未看得起中共,他只是在利用中共謀取最大的經濟利益,在很大程度上他是在「耍」中共。當遇到關鍵原則問題時,普京對中共絕不手軟,常常讓中共吃啞巴虧,有苦無處說。到3月24日,俄羅斯全國的確診病例爲495人,當日新增71人,只有1人死亡。

再看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和蒙古,雖然他們在經濟上希望得到中共的幫助,但在意識形態上已經拋棄了共產體制。到目前爲止,哈薩克斯坦的確診人數72人,吉爾吉斯坦42人,塔吉克斯坦0人,蒙古10人。

反對共產體制的近鄰 無一疫情嚴重

與中國接壤的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泊爾、不丹、印度、緬甸和老撾,因爲都不認可共產體制,所以這些國家的疫情也非常輕。從最新的確診人數統計看,截至3月24日,阿富汗74人(其中1人死亡),尼泊爾2人,不丹2人,緬甸2人,巴基斯坦有972人,其中7人死亡(但這些感染病例全部集中在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具體原因不詳)。老撾沒有案例報導。

越南雖是共產國家,但與中共的關係則是若即若離,加上上世紀70年代末的中越戰爭,越南可以說對中共無好感。此次越南是否有瞞報數字的情況不知道,但從公開的確診病例來看,疫情確實很輕,截至3月24日,共有134人被確診,死亡人數爲0。

印度是個特殊國家。作爲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不發達大國,該國目前有536人感染,其中10人死亡。印度衛生條件較差,貧民比例較高,感染率這麼低,還是得益於全民對神的信仰和對善惡有報的共識。

中國大陸疫情分佈也凸顯反共免禍殃

從目前中共自己報的8萬多病例中,新疆地區才76例,青海18例,西藏僅1例。中共對青海西藏的藏傳佛教的迫害,以及對新疆維吾爾人的迫害,使這個廣袤地區的民衆很少有人不痛恨中共的;再加上藏人對佛的虔誠信仰,使他們跟中共病毒毫無關係。

與中共狼狽爲奸 伊朗成中共肺炎的最大犧牲品

作爲極端恐怖主義國家的伊朗,長期受到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的制裁,不被允許發展核武器。但中共爲了伊朗的石油,暗中違反禁運規定,從伊朗購買石油並通過祕密渠道向伊朗提供武器。此次中共病毒疫情爆發,伊朗成了中國以外最大疫區,其嚴重程度近次於中國。截至3月24日,伊朗確診病例已達63,927(單日增長4789),死亡人數達6,077;因爲其不透明性,真實數字恐怕遠大於此。

台灣和香港 疫情中最鼓舞人心的正面例子

不論從地緣政治還是經濟關係,台灣和香港都應該是疫情嚴重的地區,但是2019年5月以來,香港反送中運動幾乎持續了近一年,體現了港人反共的決心,令港府和中共當局束手無策,也使得中共首次面對武力鎮壓達不到效果的局面。港人的「爭民主」「要自由」的口號和決心使港人免於災難;到3月24日,香港的確診人數爲386人,死亡4人。

而台灣,通過去年底和今年初的大選,民政一心,反對中共滲透。他們不懼中共壓力,選擇良知與正義,徹底挫敗了中共要扶植自己代理人的意圖,爲台灣贏得了寶貴時間。面對疫情,台灣政府也是及早下手積極應對,使台灣和大陸形成鮮明對比。截至3月24日,台灣全境確診人數215人,死亡2人。

上述分析進一步證明,中共病毒針對的就是所有親共國家和地區中的親共人士。今天誰從內心與中共說不,誰就能擺脫疫情的危險,就能保平安。亡羊補牢,尚有機會,真心希望看到此文的人,能認真對待,爲了自己、家人和國家的命運做出正確選擇。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不反映本網觀點。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