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進入第二個任期前已全面掌權。外界普遍認為,習全面掌權得益於胡錦濤、王岐山在關鍵時刻鼎力相助。前者不惜以裸退方式,將江澤民一起「帶走」,防江繼續干政。後者則以同樣方式,在退出常委時,拉上江派三個常委墊背,幫助習掃清政敵,在人事卡位中佔據主動。

王岐山擔任中共國家副主席一年多來,除了會見一些無關痛癢的外賓之外,似乎越來越悄然無聲。但有分析說,在習王體制下,王岐山始終肩負著一項特殊權力。

根據中共憲法,國家副主席協助主席工作,接受主席委託可以代行主席的部分職權。國家主席缺位時,由副主席繼任國家主席職位。

習近平上台前5年,王岐山協助反腐「打虎」,拿下400多副省部級以上的高官,包括周永康、蘇榮、徐才厚、令計劃、郭伯雄、薄熙來、孫政才等江派副國級以上高官。

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將打破「七上八下」的權力規則,讓王岐山繼續留任,助習反腐打虎。出乎意料的是,王岐山在十九大上未能留任常委。

當時,旅美政論家陳破空曾分析說,王岐山卸任,是各派惡鬥的結果。

他說,在中共黨內,江澤民、曾慶紅派系,對王岐山實施強大的攻擊。按照中共「七上八下」的潛規則,上屆常委有5人都超齡,如果王岐山留任的話,江派常委(張德江、張高麗、劉雲山)就要叫板,至少也要留一個。

在這種情況下,王岐山以退為進,以與江派三常委同歸於盡的方式,為習近平贏得政治空間。讓江派沒話可說,只好三個人都下去。

也就是說,王岐山在十九大人事卡位的關鍵時刻,在卸任時也拉上了江派三個常委墊背。不過,在2018年兩會上,王岐山出人意料的獲任國家主席。

但在習近平登上「核心」地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後,卻未乘勢將「腐敗總教頭」江澤民、曾慶紅拿下,從而致使形勢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胡錦濤幫習近平掃清政敵

除王岐山之外,胡錦濤在中共「十八大」以裸退的方式,迫使江澤民無法繼續干政,將權力全部移交習近平,胡習因此結成聯盟,共同對付江派政治對手。

當時,胡錦濤「裸退」引發海內外輿論廣泛關注。不少輿論將此舉比喻為「胡錦濤學董存瑞炸碉堡」,與一直想置他於死地的江澤民「同歸於盡」,同時也給習近平全面接管權力開路。

習近平主政後,也曾公開讚譽胡錦濤這一決定,是「高瞻遠矚、高風亮節」。

江澤民此前之所以退而不休,是因為害怕失去權力後,遭到清算。為此,不惜發動政變企圖廢掉習近平,重新奪回權力。但最終因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到美領館,使政變計劃曝光,薄熙來、周永康等江派政變要員,相繼落馬。

然而政變的總後台——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至今仍沒有受到清算。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曾刊文稱,曾慶紅作為江派的旗幟人物、江派海內外殘餘勢力的召集人,也已經成為江派勢力東山再起的希望和寄託,曾慶紅、江泽民遲遲沒有被查處,也成為江派勢力能持續政變奪權行動的主要原因。

習近平前5年執政期間,江氏集團政變奪權的招數幾乎使盡,但因江氏集團尚未落馬的正國級大老虎: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曾慶紅、江澤民等人沒有被拿下,因此仍會連環政變。

文章分析說,曾慶紅、江澤民同時還是習近平反腐打虎、正常執政的巨大攔路虎,與江氏集團台上台下的各級官員,仍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不少觀察人士提醒,習近平「反腐打虎」若半途而廢,不把江曾等終極「老虎」拉下馬,終將養虎為患,以這些人為首的利益集團仍會伺機反撲。

轉自:大紀元

更多:

分類: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