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中貿易戰之際,川普(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華為公司祭出禁令,導致各大公司紛紛和華為切割,華為海外市場受到重創。中國觀察人士分析,在貿易戰和華為事件上,中共幾乎無牌可打,北京已經亂了陣腳,再反擊只能讓自己受傷更重。

雖然美國華為禁令後,中共也祭出所謂的「不可靠實體清單」,但中共其實已束手無策。美國科技媒體網站《邊緣》(The Verge)近日發表了弗拉德‧薩沃夫(Vlad Savov)題為「川普華為禁令 中共反擊無好選擇」(China has no good options for retaliating against Trump’s Huawei ban)的文章。薩沃夫採訪了兩名國際著名的中國觀察家,並請他們分析目前美中雙方對峙的局勢。

薩沃夫認為,川普總統通過禁止美國公司與華為開展業務,使華為禁令成為科技史上最大的事件,華為從5G世界熱門的潛在供應商變成了一家身陷絕境、寸步難行的企業。中共的命運與華為類似。

薩沃夫在文中說,美國用禁令迫使中共關注一點,就是美國對兩國現有貿易關係很不滿。兩名中國觀察專家認為,中方非常在意美國的貿易限制,因為美國是中國最重要的海外市場。且兩名專家都認為,面對華為困境,中共幾乎已束手無策。

貿易戰是中共先發起 美政府只是做出回應

李-牧山浩石(Hosuk Lee-Makiyama)是總部設在布魯塞爾的「國際政治經濟歐洲中心」(Europe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負責人,他尖銳地問道:「中國(共)還有什麼可以拿來報復的?」他表示,中共為了保護國內市場,早已對少數幾類外國商品徵收關稅,而且早就將谷歌和臉書這樣的美國互聯網巨頭拒之門外。一些觀察家,如本‧湯普森(Ben Thompson),他在《技術戰略》(Stratechery)網站中表示,當前的貿易戰是「中國(共)先動手」,當時它曾拒絕許多美國科技公司進入中國,而現在是美國政府終於做出了回應。

觀察家本·湯普森(Ben Thompson)在《技術戰略》(Stratechery)網站中表示,當前的貿易戰是「中國(共)先動手」,當時它曾拒絕許多美國科技公司進入中國,而現在是美國政府終於做出了回應。圖為示意照。 (AFP)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艾略特‧扎格曼(Elliott Zaagman)過去10年一直在中國生活,並觀察著中國,他認為中國表面經濟繁榮,但其實很脆弱。中國「已經到了增長率不是產出,而是一種投入的地步」,這意味著政府設定了每個季度想要達到的目標,而銀行借款以促使達到這一目標。

他說,北京的貨幣擴張規模比美聯儲、日本央行和歐盟合起來還要大。這已經產生了一些有毒的資產泡沫,例如房地產泡沫。這些泡沫已經導致出現民眾承擔著由高房價帶來的債務滴漏效應。

薩沃夫表示,他感到中國的經濟更接近於金字塔式騙局(Pyramid scheme)(又被稱為老鼠會或層壓式推銷),而不是真正蓬勃發展的繁榮大國。

中國經濟放緩 中共反擊更傷己

李-牧山表示,由於中國缺乏社會安全保障系統,因此無法承受經濟放緩的壓力,但這正是華為挫折所預示的不可避免發生的事情。他說,經濟學家們長期以來一直表示,中國經濟的增長率必須保持在6.5%以上,否則無法承受其不斷增長的債務壓力。然而,就在川普政府關稅生效之前,中國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增長率為6.4% 。

在這種背景下,薩沃夫分析了中共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幾張牌,即金融牌、稀土牌和反擊國內美企等。但他認為,這些反擊雖然能傷到美國,但更受傷的應該還是中國。

經濟學家普遍預計,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將放緩,中共將面臨更嚴厲挑戰。

首先是金融牌。薩沃夫認為,中共持有1萬億美元的美國債務,它可能會大量拋售到全球市場。但《華盛頓郵報》的羅伯特‧薩繆爾森(Robert J. Samuelson)認為,中共如果這樣做,那麼對自己的傷害幾乎一樣大:美國經濟放緩將導致對中國出口貨物的需求降低;美元價值也可能下降,使中國商品的吸引力降低;中共手裡所剩下的任何美國國債的價值也將減少。

中共也暗示會使用稀土牌。薩沃夫在文中指出,中國在收集和加工稀土礦物方面占據主導地位,這些稀土礦物對於每一部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混合動力汽車,以及任何比煤氣爐更先進的產品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但《邊緣》網站的詹姆斯‧文森特(James Vincent)曾指出,稀土並不是那麼稀有。如果北京打稀土牌,會促成稀土生產在世界上其它地方發展,最終會導致中國就業機會和出口減少。

李-牧山也指出,中國在與日本和美國打交道時曾使用稀土作為貿易武器,但失敗了。日本被迫尋找替代方案,並在日本海底發現大量稀土資源,而美國也在近幾年努力減少對中國稀土供應的依賴。

薩沃夫認為,最後,中共很可能採取針鋒相對的措施,即對在境內經營的美國企業實施制裁。但李-牧山估計,任何涉及切斷或限制中國與外界做生意的決定,在經濟上對中國都不是正確的選擇,因為蘋果、耐克、通用汽車和沃爾瑪僱用數百萬中國工人,川普擁有可發揮強硬作用的槓桿。

對美國而言,企業的收入和利潤可能會減少,但李-牧山表示,如果美國GDP增長率從3%降至2%,很少有人會注意到這一點。他和扎格曼都認為,中國同樣的經濟減速對中共卻是災難性的。這種不對稱性正是為什麼川普政府能在其加徵關稅時自我消化負面影響,而中共卻不能承受類似成本的原因。

專家都認為,面對華為困境,中共幾乎已束手無策。

專家:北京已經亂了陣腳

貿易戰走到今天,中共在美中貿易談判中出爾反爾,導致談判陷入僵局。扎格曼表示,中共完全被川普的雷厲風行打了個「措手不及」,「根本沒有預料到」。

李 – 牧山和扎格曼都相信,北京已經亂了陣腳。

扎格曼說,「每年減少1%的GDP增長率」的損失已經造成,硅谷投資者現在正在尋找減少中資的初創公司;美國大型科技製造商正在探索越南、墨西哥和其它潛在的生產基地。而川普政府對華為祭出華為禁令。

薩沃夫重申:中共的選擇所剩無幾。

推薦影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