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香港最新局勢發展,英文《大紀元時報》專訪了美國「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副主席Frank Gaffney。他說,中共如果知道美國會撤銷《美國-香港政策法》,他們就不敢讓《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通過。他認為美國應該撤銷《香港政策法》,「別無它選」(will have no choice)。要求撤銷該法案的議案早在今年3月份就已經遞交給了美國總統特朗普。

為應對中共的威脅,今年3月25日,二十多位來自美國國防、政治、宗教和傳媒等領域的知名人士在華盛頓成立了「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縮寫CPDC)。該委員會是美國的一個外交政策組織,副主席Frank Gaffney是美國國家安全政策中心前主席、前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該委員會的重量級參與者還包括美國中情局(CIA)前局長等。

昨日上午,數十名手無寸鐵市民在金鐘中信天橋與全副武裝機動部隊警員對峙。(李逸/大紀元)
昨日上午,數十名手無寸鐵市民在金鐘中信天橋與全副武裝機動部隊警員對峙。
昨日有大批市民到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外圍聚集,表達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李逸/大紀元)
昨日有大批市民到政府總部及立法會外圍聚集,表達反對修訂《逃犯條例》。

籲特朗普政府取消《香港政策法》制裁中共

Frank Gaffney在13日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逃犯條例》通過,中共政府可任意強迫香港,將人從香港帶到大陸去起訴和判刑,「這基本上意味著香港自治的終結」。他強調,若然,美國別無它選,「只有終止現時的《香港政策法》」。(that would essentially meaning the end of autonomy for HK and under those circumstances, I believe the US will have no choice but to terminate the present arrangement under the US – HK Policy Act.)《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或者Hong Kong Policy Act),也叫《香港政策法》、《香港關係法》。

「我希望總統(特朗普)可以使用這個法案作為制裁中國(中共)修訂此嚴苛法例及完全違反民主的舉措。」(I hope the president will in fact involve that act to penalize China for this draconian and totally anti-democratic measure.)Frank Gaffney稱,現在民主、共和兩黨主要領袖,對此都無異議。

他表示,尤其是特朗普,看到了中共威脅自己的人民、鄰國和美國的所作所為。「所以我認為(國會內)對於採取這一舉措(撤銷法案)完全沒有障礙,兩黨都會鼓勵總統採取行動懲罰中國(中共)干預香港自治,強行通過(修例)。」

美應支持百萬港人反惡法

早在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時,Frank Gaffney已在香港見證這一歷史時刻,當時他心情沮喪,「(主權移交)實質上是投降給中共,取代了英國殖民地時代的繁榮和自由。當時感覺有厄運即將發生在香港。」所以看到當前中共對香港的所作所為,他不覺得驚訝。

不過,讓他震驚的是,上周日有超過一百萬港人走上街頭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惡法,「除了香港,很少中國人能如此大規模地反抗。(這一百萬的數字)清晰地表明了,香港人不希望看到中國(中共)扼殺他們僅有的自由、主權和自治。我認為在這方面我們應該大力支持他們。」

因此,Frank Gaffney稱(撤銷《香港政策法》)是重要和必要的一步。因為如果美國對中共破壞香港民主表現出強硬態度的話,「我認為這樣可以告訴中國(中共)它不能為所欲為;它也不能再無視與美國之間的分歧;再也不可以隨意地欺壓自己的人民、鄰國和我們(美國)的利益。」

美國眾議院中國事務委員會(Joint China Commission)主席麥戈文(Jim McGovern)早前也表示,國會必須修改《香港政策法》,應對香港自治被侵蝕。

向世界暴露中共野心

被問到中共會否在香港重演六四屠城,Frank Gaffney稱,這要看中共認識到的代價有多大,「如果他們認為歷史可以重演,我肯定中共會加劇使用暴力,直到它達成鎮壓異己的目的。如果不這樣(使用武力),他們也會強迫香港就範,只是會採取比較隱蔽和鬼祟的手法。」

他稱,兩者目的一樣,即讓世界看清中共的野心,「即中共是下決心要違背港人的意願,這也將中共的野心曝光於世,同時也印證了在中共(打壓的)議程上,不單只是香港,遠遠不止。」

「我認為這是香港(爭取自由)的最後機會,我覺得中國(中共)一直計劃蠶食香港。」Frank Gaffney稱這已經比他預期來得遲。

他同時觀察到,中共現政權渴望稱霸世界,強迫別人屈服於其鐵腕下,這就引起了反抗。「首先是香港,其次可能是台灣…… 」

轉自:大紀元

更多:

分類: 要聞 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