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背後強推的香港《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迫使百萬港人走上街頭怒吼抗議,反映出港人對中共的不信任。對不少港人而言,“送中條例”有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令他們對所謂的“一國兩制”徹底失去信心,近期香港已掀起一波移民撤資潮。

近年來,中共對香港的侵蝕日益加劇,港人的自由空間被極度壓縮。日前香港爆發的百萬人反送中抗議示威,可以說是港人一次絕地反擊。送中條例若通過,香港將再無自由可言。

有參與遊行示威的港人說,“如果現在還不站出來,恐怕將來再也沒有機會站出來。”

67歲的香港居民楊秀寬(Yung Xiu Kwan,譯音)參加了16日的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她對路透社說:“沒有了自由民主,就像是被關在監牢裏,像是住在集中營。沒有了自由,(我)寧可死。”

楊秀寬表示,她受夠了北京當局日益加緊掌控香港,導致公民自由權利遭侵蝕,港府修訂送中條例有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終於使她下定決心要遷往台灣。“台灣可以給我們自由,因為台灣有民主的選舉,憲法也捍衛民主。”

年輕的香港居民麥爾文.朱(Melvin Chu)也參加了16日的大遊行,他說,因為擔心政治自由遭打壓,他和妻子明年要遷往台灣,“香港情況愈來愈糟。我們為下一代擔心。”

30歲的陳先生表示,北京當局侵犯港人公民自由權的步伐這麼快令他驚訝。陳先生2016年已遷居台灣,正計劃將父母也接到台灣安享晚年。

他說,“感覺就像是有竊賊進了我家,因為我打不過他,最後自己被逐出家門。”

不僅僅是香港市民,在香港的國際公司和組織也感受到這種壓抑。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幾十年來,國際大公司紛紛將它們的中國或亞洲總部設在香港。但是近年來,中共對香港事務的干預越來越嚴重,去年香港美國商會已表示,超過半數的受訪者對香港的法治感到擔憂。

尤其是今年港府強行推進送中條例以來,不少香港富豪出於對安全的擔憂,紛紛轉移資產到其他國家。

路透社引述一位香港金融顧問透露的消息說,他的一位客戶,近日將他在香港花旗銀行約一億美元的資產,轉移到了新加坡。“已經開始了,我們聽說也有其他人這麼做。”

這名顧問說,“他們(富豪們)擔心北京當局有能力下達禁令,凍結他們在香港的資產。新加坡成為他們偏愛的目的地。”

根據瑞士信貸銀行(Credit Suisse)2018年的報告顯示,香港身價超過1億美元的富豪多達853人,是新加坡的2倍。值得一提的是,香港首富李嘉誠在幾年前就已經把90%資產從大陸和香港撤走,轉移到其它國家了。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辦人巴斯(Kyle Bass)13日接受“雅虎財經”採訪時表示,香港的銀行體系有着全球最高的槓桿率,香港銀行資產幾乎已達GDP的900%。

目前有8.5萬美國人生活在香港,為避免受到中共威脅,美國投資銀行家、英國投資銀行家或是CEO可能都會選擇搬離香港。巴斯說,“我那些很富有的朋友們要走了,我想他們必須離開。”

他強調,如果這些居住在香港的有錢人“大規模逃離”,將會造成香港銀行出現擠兌潮,導致香港金融體系崩潰,房地產市場遭受重創。

著名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披露,香港存放了很多中共太子黨的錢,一旦香港動蕩,不僅海外大企業會撤資,那些太子黨也會把錢搬離香港,這樣香港的金融局面會相當惡化,這對大陸本身也是很大的衝擊。

她建議香港人可以第一,把在中資銀行中的錢都拿出來,存放到外國銀行;第二,可將港幣兌換成美元保值;第三,拋售所有中資企業的股票。“太子黨已經在拋售,為了迴避風險,你們不拋,他們也會拋。”

最近,香港兌換美元的匯率突破了7.8的關口,創下近二十年的高位,顯示香港的資金外逃已成趨勢。另外推特上有視頻顯示,已有香港市民發起換美元行動,希望以金融抗爭反抗惡法。另據可靠消息,中銀香港已經限制大額提款。

香港大學生DAVID NG:“我認識的一位中銀香港的一位中上層人士,他是負責貸款部的一位高級的經理,他是以前專門負責廣東省的國企在香港貸款。都是涉及到十幾億幾十億那種。他說話是有巨大的意義。他告訴我中銀香港現在已經有了內部的指引,對於大額的外幣提現,已經不容許了。”這些跡象表明中共對於香港局勢已十分擔憂。

轉自:新唐人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