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任總統川普當選後,在台灣問題上不但與蔡英文總統通話,還表示將不再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他說他「理解一個中國的政策,但不理解美國為何要受此政策的束縛。」

是的,自從美國前總統卡特與台灣斷交與中共建交以來,中華民國這個亞洲第一共和國,世界民主轉型典範的國家成了國際社會的棄兒。國際上的各類會議與組織都拒台灣於千里之外,甚至事關人命的「航空安全會議」都不讓台灣參加。台灣在國際場合,處處受到打壓羞辱。台灣到底招誰惹誰了要受到如此待遇,皆因台灣海峽對岸有一個強權霸權的中共。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並沒有問題,但一中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身是「中華蘇維埃」,是一個蘇聯卵翼下的政權,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對「中華民國」武裝顛覆後成立的。儘管如此,「中華民國」並沒有消滅,退守台灣尚能生存了下來,說明中華民國氣數不絕還待時勢。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並沒有問題,但一中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是「中華民國」。(新唐人亞太電視台截圖)

「中華民國」到了台灣後,將中華民族文化精神一起帶到了台灣,與此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打著中華的名義卻對中華文化趕盡殺絕,文革時到了巔峰,凡是與中華文化沾了邊的,無論是物質還是精神統統滅絕,五倫五常,四維八德都當成了垃圾清除。

歷史上有「崖山之後無中華」之說,而「文革之後無中華」更為確切。文革後的中國人,中華文化與精神已蕩然無存。反之,中華文明在台灣保存了下來,中國文化之美無處不在,無論是陌上人家的風土人情,還是都市人的氣韻風貌,還是校園課堂的詩書禮儀,台灣男人儒雅,女人賢淑,老者持重,小兒天真,都讓大陸人不勝唏噓,他們感到原來沒有被中共文化革命過的中國人,可以有如斯的風貌。

在文革期間,骨肉相殘,親友反目,師生互鬥的悲劇十分普遍。(網絡圖片)

即使那些主張台灣人非中國人的人,身上的中華文化也非自栩為中華文化傳人的大陸人可比。台灣獨立人士雖然有他的小心眼,卻也非常的可愛,很多大陸人不理解那些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你們身上有那麼多的中國文化,為何還要主張獨立。他們說:正因為我們的獨立才保留了中華文化,如果被你們統一了,就像你們一樣沒有中國文化了。無論從法統還是到文化,如果說一個中國,毫無疑問就是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在台灣。

最近幾年,中國大陸也風行起「民國範兒」,他們看民國的歷史,穿民國的服裝,待人處事也以模仿民國的風範,大量的年輕人成為民國的崇拜者,被稱為「國粉」,這樣的風潮興起,也說明了中國的新一代人,已經認識到真正的中國,不是大陸而是在台灣。

因為,中國大陸在半個多世紀的時間中,被中共政治運動反覆洗劫,中國文化,中華文明早已不復存在了。中國的十幾億人,只是徒有其名的中國人而已。十幾億的中國人要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人,必須來場中華文化復興運動。

中華民國在反法西斯的二戰中是與世界民主國家肩並著肩戰鬥過來的盟友,是聯合國創會國,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是堅持與世界民主國家在一起的國家,他被國際社會拋棄是一個時代的錯誤。這四十年來,台灣人的心是流著血過來的,他們忍辱負重,自強不息,經濟上成為亞洲的四小龍,政治上完善民主憲政,成為亞洲民主的典範,是既有中華文化精神,又有民主制度結合的社會,是中西文化,傳統與現代文明的婚姻。但他依然謙虛,沒有傲氣,不敢為天下先。


圖為中華民國總統府。 (陳柏州/大紀元)

台灣對中共也不記前嫌,好像天真的孩子,打過了,也不記仇。在大陸改革開放初期紛紛到中國投資,對中國的經濟發展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他們對中共專制政治也總是抱著善良的願望去理解,雖然中共常常頤指氣使,橫蠻無理,台灣也彬彬有禮,中共的飛彈對著台灣也不以為意。這一切都顯示了台灣對中共這個曾經顛覆他的武裝叛亂的政權的一種寬容美意。而這樣寬容美意,最好地體現了中華文化的精神。

中國有句俗話,解鈴還須繫鈴人。使中華民國淪為世界孤兒的是當年美國,四十年過去了,美國對台的政策給台灣造成了重大的傷害,四十年了,美國對台灣的政策已經定了型,成了美國的政治正確。但是,這恰恰是美國最大的政治不正確。

美國是一個以民主自由立國的國家,是世界民主的大國,怎麼可以拋棄一個制度,文明都與他相同的國家,而去承認一個從政治,經濟,社會都與他格格不入的政權。川普是商人當政,還台灣一個公道不能是一種商業上的交易,一當成為交易就會改變性質。台灣更不能成為中美關係的一個籌碼。百年的「中華民國」是堂堂正正的中華民國。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是時候了!該讓台灣重回國際社會,還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一個公道。

— — 轉自「北京之春」

轉自:大紀元

更多:

分類: 要聞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