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6 月底到 7 月初的時間,我身邊的記者朋友們一個一個的前去香港看局勢,並且作第一手採訪,即使記者本身不是這條線,也都買機票去一趟,還有人因為七一沒法去而扼腕,立刻說要訂了下一趟飛機機票。

去的人是誰呢?王牌記者、社工、NGO 組織者,一些所謂「領袖菁英」活動認識的朋友。他們也都各自帶回來各種訊息,目光如炬的社工在 6 月中告訴我「這事情會越來越大」,我追問,他表示各種物資已經分配妥當,甚至活動方收到源源不絕自主送來的口罩護目鏡和生理食鹽水,「看香港人有多認真,就看他們願意花多少錢」他這句話預言了香港人這次活動將會擴大。

當時,我跟著那些自己的香港朋友討論起來,笑著說你們那裏看來要超過太陽花,她笑著說「你們這些境外勢力帶壞我們」。

社工說的是對的,接下來的活動屢破紀錄,即使警方武裝升級,即使出現了元朗暴力,一次一次的活動卻越來越熱,直至今日人潮依舊眾多,後來去參加抗爭活動後回來的朋友們全部驚嘆不已。

香港人自己買自己的裝備,甚至隨手帶一組給台灣朋友備用

有社工告訴我,他從頭到尾都在協助分裝物資,有記者說,一去就拿了全身頂裝 6800 加上 60926 濾毒罐,這些物資像是不用錢的送到前線,分給所有「有需要的人」,可是都是學生和其他人在拿,真正的香港人自己買自己的裝備,印證了對香港人來說,願意花錢的事才是認真的事。香港的五金行全部都有武勇抗爭包,對香港人來說,自己準備自己的裝備理所當然,隨手買了以後可能還帶上一組,供給需要的如記者,如台灣來的朋友。

香港的物資應該是不缺的,從淘寶買東西既便宜又大宗,只要找對商家認明天貓,也不大需要擔心假貨,討厭中國淘寶和商家的話,訂亞馬遜也不用擔心,東方明珠,隨時都可以收件攬件。

買這些東西都不是什麼問題,香港人比台灣人有錢的多,但是在 7 月中以後,狀況改變,先是原本去的朋友都在笑著說人到就好,後來發現香港缺了濾毒罐,淘寶開始收不到貨,也不大敢收攬到自己家,警察的執法暴力令人擔憂。接著是亞馬遜的貨時有時斷,開始出現不穩定供貨,有前來台灣的香港朋友請我幫忙買一盒一盒的濾棉。

就在我寫出香港人裝備的那一天,香港人真的開始發文,討論起濾毒罐了,各種 3M 產品的編號像是黑話一樣,快速傳遞,比所有流行音樂歌詞都還要令人震驚,香港人傳來的訊息是笑著說我居然還要出勇敢包,沒兩天,她又傳來「香港有賣,成本價供貨阿」上面寫滿各種 3M 號碼,他習以為常的補充,我卻有點難受:倒底為什麼可以記得起來?這問題到口邊立刻收了回去,那些催淚彈洗眼睛的照片解釋了一切。

「今年第一次看到旅客拉行李箱來裝濾棉」台灣五金行老闆大開眼界

而在 7 月初時,台灣的五金行還不大清楚香港人的暗語,只知道「噴農藥」和「工廠洗藥水」用的面罩,7 月中時,台灣的五金行開始知道「大全配」和「倚天屠龍」等特殊黑話,但是到了 8 月 10 日,連太原路和環河南路的大五金行,都開始缺了最基本的 6006 濾罐,連 6003 都不見得有貨,香港來自由行的人們沿著武昌街到環河南或者是太原路太過方便,這裡所有的五金行現在都知道「倚天屠龍」「套餐 B」「套餐 C」「豬嘴圓盤」。

太多台灣人香港人拿著圖片跑到五金行去問去找了,商人的消息是最靈通的了,我再 8/10 問幾家五金行「怎麼沒進濾罐」,他們的反應是「早進了!每周進,供應商每周就送到我們這幾家一箱一箱補,然後台灣人香港人來了,卡刷了,我們就沒了」,我問了兩家以後,此言確實不假。

周六的上午只剩下不提供刷卡的商家,走進刷卡的店家,他們則說只剩下 7502「6200?周一有人刷卡全買了,昨天 6502 也沒了,P100 濾棉剩五盒,你現在要買的話我只能賣你 7502+6003+5N11,送你 501,但是也只剩沒幾組了」「小林,我們這裡平常只有看香港人拉行李箱來後車頭買襪子或者是珠子,開五金行開 30 年,今年第一次看到旅客拉行李箱來裝濾棉」。

問他什麼人來買這麼多?他說沒問清楚,但願意自報身分的有社工,有藝術家,有護理師,這和我印象中不同,香港人來台灣買貨時反而願意談自己身分?台灣的五金行門面空間都極小,當 7502 這樣的東西掛在門口時,就可知道熱銷的程度,今天再經過時,問了五金行門口那一箱 3M,老板淡淡地說「那是人家訂貨,週二要來拿」。

台人募物資想送港卻沒料到:香港人正面對肅殺政治氛圍,他們不敢吭聲了

我在半個月前來能聯絡的上香港朋友,她要我刷一下信用卡,我幫買亞馬遜,她下次來台灣時幫我帶香港製的 555 線衫「李小龍衫啊!仲勁!Be Water!」

我出身工地之中,要知道銷貨的狀況,可以從業務和商家的專業程度開始理解,去五金行遇到業務,當他秒答台灣本身沒有進 60926,建議的搭配方式是套餐 B 和 C 時,就知道全球都在討論了。業務員開始解說起各種催淚彈,萬宗不離二氯甲烷,加溫、散佈、催淚三效合一,更專業的人們談論起 CN、CR、CS,越是專業的,也越可信任。令人感到憂傷的是,這些貨物反而比起我過去買的時候更為便宜,能做大的企業社,果然不願靠此發財,五金行不哄抬價格,找上業務員和通路也都只是成本價。

但是要如何送過去呢? 半個月前刷卡買的亞馬遜似乎送到了,反而香港人自己從亞馬遜買來的送不到香港,又有朋友說香港現在連雷射筆也買不到,有錢也買不了淘寶。

錢買不到乾淨的空氣,在催淚彈下沒有用了。

於是在台灣的香港人開始募集物資,或者拜託親友送去,我卻開始擔心起來,香港人做事情謹慎的多,深怕被人發現,深怕被抓到,我寄過去的東西只說了收到,之後群組內開始沒有什麼回應,只剩下「時代革命,光復香港」這樣的轉貼文字。

晚上,她看到新聞,告訴我先不要寄到上次的地址了「防黑警內鬼」,看到這五個字以後,我知道在事件落幕前,我必須和香港的朋友斷了聯繫。我看這最後一次我們見面聊天時拍的照片,她笑著和我合照,還告訴我台灣的 555 線衫現在多是仿冒品,如果香港還存活得下來,她會帶正 555 給我。

可是,555 線衫已經停產了,沒有未來了。有些東西一但沒有,就再也買不到,只會剩下假貨。

現在我們的聊天室窗上,停留在「防黑警內鬼」這五個字,她沒有回我訊息了,我好像知道了什麼?除了早知道的催淚彈以外,我瞬間知道了香港的空氣,除了催淚的毒氣以外,還有別的,更可怕的存在。

我可以為香港人,為我的朋友送去濾毒罐,卻無法想像連收貨地址都被追蹤,都必須自我審查的空氣有多沉重?再毒的毒氣都可以透過各種方法搭配,可是那些香港人的群組一旦看到新面孔,便再也不說話的氛圍,不是防毒面具和高級濾棉可以擋下的。

看著我手上的 7502 大全配,看著她給我的地址和沒有再上線的帳號,我突然感到難受了起來。

毒氣可以用防毒面具去擋,政治氛圍呢?

恐怖要用什麼來擋?

更多:

分類: 要聞 香港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