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吳柏融/報導

說到動畫電影,大家腦中浮現的往往是《玩具總動員》、《超人特攻隊》、《怪獸電力公司》等作品,迪士尼旗下的皮克斯動畫已深植觀眾內心,但是否曾經想過,美國有舉世聞名的動畫電影,鄰近的日本,他們的動漫更是風靡全球,但為何台灣的動畫一直無法揚名國際?

看到這張圖,你想到什麼?(圖:公有領域)

「台灣其實有很多優秀人才,但製作一部作品,真的非常燒錢。」肯特動畫的美術指導黃有傑說,要製作動畫電影,首當其衝就是「錢」的問題,「投資者會思考能不能回本、要花多久時間?」黃有傑無奈表示,台灣在動畫這塊市場尚未被開發,在無法確定能不能取得成果情況下,要獲得贊助真的很難。

台灣動畫電影《貓影特工》中的主角巴狄(圖左),最大的敵人,是眼前的機器人?還是他自己?(圖:肯特動畫提供)

多年來,肯特動畫始終懷抱著夢想,投注心力於台灣原創動畫上,2008那年終於獲得贊助機會,就此展開這條漫長的艱困旅程。

很多人會問,為什麼製做一部動畫,要花這麼多年?黃有傑回顧,「為了呈現更好的動畫效果,真的要投入相當多的時間及成本研發新技術。」電影中複雜的場景甚至只有短短1分鐘,跑圖作業也要花上1年才能完成。

一個場景,後製其實真的需要非常多繁瑣的程序,這些只是一部分。(圖:翻攝自貓影特工臉書粉絲專頁)

「其實不光製作技術層面的問題,這中間遇到的困難實在太多了,說也說不完!」黃有傑感慨,一路上幾度資金燒完、製作停擺,得另外接case賺錢來養這部作品,有人要照顧家庭,內心煎熬也曾考慮放棄。但回想初衷、還有一路支持的人,再回頭一看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真的要放棄嗎?」最後選擇咬著牙走下去。

當作品完成時就能苦盡甘來?錯了!台灣動畫電影並未形成廣闊通路,作品面臨沒人知道的窘境,錢都花在製作上了,等到作品完成已經沒錢宣傳,「像我們前一部作品《夢見》,有很多人都是在電影下檔後,才知道這部作品,想要看的時候才發現檔期已經結束。」黃有傑說。

藝人白冰冰為《貓影特工》站台。(圖:吳柏融/攝影)

最終往往是倚賴藝人站台相挺,「像這次電影《貓影特工》,冰冰姐來挺我們,其實是沒有收費的,純粹是來支持的。」黃有傑真的很感謝各界支持。至於最近正夯的網紅行銷,他無奈表示:「其實要請到大咖,也是需要一筆不小的費用。」最終還是回到資金問題。

「這幾年其實有比較好了,政府慢慢開始在重視這一部分。」黃有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開端。他指出,台灣國片也曾經沉寂過好幾年,但是當《海角七號》創造佳績,將國片市場打開,後續作品就有如雨後春筍般地出頭,他也期許肯特能像《海角》成為領頭羊,「在那一天(來臨)前,台灣原創動畫這條路還是要有人繼續走。」就像山間小徑,有人持續不斷的拓荒,慢慢地路也會越來越寬廣。

行政院長蘇貞昌(圖中)與《貓影特工》監製林昶龍(後排左2)、導演張永昌(左)及足球小子們合影(圖:肯特動畫提供)

現今美國、日本的動畫產業強勢,相較之下,台灣原創動畫似乎無法與之拼搏,但黃有傑說:「他們也是發展很多年才有今天的成就,台灣才剛要起步,不需要去比較這一點。」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黃有傑強調「我們只是起步晚,可是說到人才,我們也不比人差。」持之以恆,他日台灣也能有自己的一片天。

也許很多人笑他們傻,但黃有傑勉勵有相同夢想的年輕人,勇敢地向目標邁進,「有時候真的不用太在意別人跟你說什麼,就是朝自己的夢想去努力。」

他們曾經不被看好,但最終證明他們做到了,黃有傑也清楚還可以做得更好。在有限的資源下能走到這一步,他也要對整個團隊說「辛苦了」,並感謝曾經給予幫助的人,「肯特會繼續加油!未來台灣也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動畫!」

台灣原創動畫電影《貓影特工》導演張永昌(前右)、藝人炎亞綸(前左)與觀眾在信義威秀影城首映會合影。(圖:翻攝自貓影特工臉書粉絲專頁)

更多:

分類: 電影 娛樂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