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闓,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人。他侍奉華陽陶先生(其人,名字不詳),是給陶先生作雜役的人。他辛勤十多年,性格謹默沉靜,除了幹些勤雜活外,別的不幹什麼。一天早晨,有兩個青童,騎白鶴自空中降下,都聚集在陶先生的庭院中。陶先生高興地到廊間迎接。青童說:「太上老君命我們來尋找桓先生。」陶先生聽罷默然,心中考慮:門人中沒有姓桓的,便下令去找,原來是幹雜役的桓闓。

陶先生問他修行的是什麼,而能獲此殊榮?桓闓說:「我默朝之道多年,親自朝見太帝(太上老君)有九年了,這才有今天的召見。」

桓闓將升天時,陶先生要拜他為師,桓闓抱定謙卑的態度,不同意。陶先生說:「我行教修道,也可以說勤謹到極點了,莫不是有什麼過失,而在世上滯留,不能成仙麼?希望你為我探訪一下這件事情的原因,將來告訴我。」於是,桓闓穿著仙人的衣服,駕著白鶴,升天而去。三天後,桓閨秘密地降到陶先生的屋子裡,說:「你的陰功積了不小,夠顯著的了。但是你所寫《本草》,用了幾種小生物為藥,雖有功於人, 卻害了那些生靈(小生物)的性命,因此 ,你還得等十二年後,才能解形成仙,離開人間,官拜落萊都水監。」說完就離去了。

陶先生便用草木為藥,來代替那些生靈,另著《本草》三卷,來贖自己的過。後來,陶先生果然解形得道。

(轉自:看中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