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有不少是人人張口就會吟誦的金句,例如接下來小編要為各位介紹的四句。金秋爽颯、白露悄悄沁物,「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風雅深致詩之篇啟開想念的季節……。在水邊、在山野,蒹葭翻出白茫茫的天地、搖曳澹澹的怡然,告訴人現在就是秋天!

蒹葭嘉美的植物

蒹葭其實是兩種植物,蒹是荻,葭是蘆葦,古人說蒹、葭,今人說荻、蘆。而葭、蘆、葦都是同一種植物,初生的叫「葭」,還沒開花之前是「蘆」,開花了長大了就叫「葦」。古人對葭的認知是「嘉」,說蘆葦是非常美善的植物。

蒹葭在周代豳國(今陝西咸陽市彬州市一帶)還有一種說法叫「萑葦」,萑(音:環)是一種荻類,葦就是蘆葦。《詩經・豳風・七月》記述:「七月流火,八月萑葦。」顯示蒹葭是豳國地區重要的生活用物。

蘆葦和荻都很容易繁殖,生命力強勁,貧瘠的環境也奈何不了它。蒹、葭的用途非常廣,可以用來織製簾子、蓆子、屋棚、掃帚……還可以入藥。在《詩經》中則以蒹葭代指賢人、佳人。一物能俗、能善,這就是蒹與葭的特性。蒹葭呀蒹葭,在今人的眼中可能認為它野俗,古人更深入認識其高貴和厚生的特性。

《蒹葭》思慕

說蒹葭不能不想起這首《詩經・秦風・蒹葭》(註1):「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遡洄從之,道阻且長;遡游從之,宛在水中央。」(第一章)《蒹葭》三章,盡在一意,第一章已成絕唱。古人一唱三叠,言盡意不盡、思無窮,因而《蒹葭》常常被引為思慕伊人、追尋伊人的名作。

《詩經》的歌謠常常意在言外、另有指示,留給後人無限的想像、解讀空間,《蒹葭》此篇亦然。《毛詩・序》說它是諷刺秦襄公不能用周禮,禮法失則國本不固。怎麼解讀?從詩中來看,在「遡洄從之,道阻且長」中探求。「遡洄」是逆流而行之意,意指不循正規的禮法,結果道路險阻難行。「遡游」則是順流而行,兩義背向而馳,結果也大不相同。

另一說「蒹葭」是比喻隱居河上的賢人君子或朋友。因觀察秦國,並無男女淫奔之風,故而有此推論。

蒹葭!蒹葭!思之、慕之、反覆念之,總而言之,那「伊人」應該很不一般,所以才這麼難以接近。夢中的那個人啊、那個美好的境界啊,就在一灣秋水中,怎樣才能接近呀?《蒹葭》告訴人,順流、逆流的兩種不同結果,走正路,伊人宛然在眼前沙洲上;走逆道,繞啊繞,總是在水另一方,看似在眼前其實遠遠在天邊。

出蒹葭之中高潔不慕富貴

「蒹葭」比喻隱逸的賢人,出身「蒹葭之中」的閔子騫正是實實在在的一位高潔君子。閔損,字子騫(公元前536年-前487年),是「孔門十哲」之一,德行與顏淵並稱,他的孝行常得到孔子讚揚。

閔子騫的人生和蒹葭緣深,他形容自己「吾出蒹葭之中」(註2),就是說他出身微賤寒門。一段和蒹葭有關感人孝行--「衣蘆御車,感父救母」垂範世間。

閔子騫的母親早逝,父親續弦後,又添了兩個弟弟。繼母給三人作棉襖,可是給閔子騫的大襖填的不是棉花,而是不保暖的蘆花。大寒天裡,閔子騫餓著肚子、穿著蘆花襖為父親駕車,因為受不了寒凍而導致馬車失控。

當蘆花從閔子騫的大襖飄露出來,閔父也知道了後妻虐待前子的隱情,休妻之念油然而出。閔子騫長跪在父親面前,為繼母求情說:「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單。」受苦的閔子騫先想到的是同父異母弟,寧願一人受苦也不願弟弟們失去母愛。繼母知道了閔子騫的純孝和友愛,也痛改了前非。因為閔子騫的無私為他人承受,帶給一家人和樂團圞。

閔子騫的品德,還表現在「良禽擇木而棲」上。魯國季氏曾聘請閔子騫出任費宰,然而費這個地方一直都是下犯上、不守禮義法制,所以閔子騫就婉拒了。明代《西遊記》有這樣一句話:「滌慮洗心名利少,閑攀蓼穗蒹葭草。」側寫了閔子騫出於蒹葭之中,自然自適,不羨慕名利富貴的難得品行。

畫荻好母教

宋代名臣歐陽修(公元1007年-1072年)也是出身蒹葭之中的名人,他擁有畫荻啟蒙的人生經歷。據《宋史》記載,歐陽修四歲時父親就去世了,母親鄭氏自誓守節不改嫁,用心教育歐陽修。家中一貧如洗,鄭氏就在地上灑石灰,折來荻草莖當筆畫地寫字,教歐陽修學習認字。

歐陽修敏悟過人,好古嗜學又嚴謹,有著與古人並駕齊驅而絕馳的決心,二十歲時清高的聲譽已經遠傳,一生文章名冠天下,也是金石文的名家、歷史學家,奉詔修《唐書》,並且自撰《五代史記》。

歐陽修的母親除了畫荻教子學字,也把歐陽修的父親為吏忙到深夜、孜孜矻矻為死刑犯人求生的慈悲傳給了兒子。歐陽修對人有情有義,兩肋插刀、赴湯蹈火,義無反顧。在朝忠言直諫,論事切直,言人所不敢言,得到皇帝褒獎:「如歐陽修者,何處得來?」

蒹葭平凡又高潔的特性也讓人聯想到孔子,孔子形容自己「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蒹葭出身破岩、濕地惡劣環境中,歷經滌蕩與打磨,越磨越光。仲秋白露沁肌,在那秋水漫迴處,看到蒹葭給人利用厚生的資源,看到「出蒹葭之中」高潔的人生故事,不也看到了生命的無限可能?!

參註

註1.《詩經・秦風・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遡洄從之,道阻且長;遡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淒淒,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遡洄從之,道阻且躋;遡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遡洄從之,道阻且右;遡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註2.《韓詩外傳・卷二》記載,閔子騫形容自己「吾出蒹葭之中,入夫子之門,夫子內切瑳以孝,外為之陳王法,心竊樂之。」

(轉自:看中國)

 

影片推薦: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