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老媽摔斷了手腕和大腿骨,開刀後無法行動自如,需要不斷回診做復健。不巧的是,老爸也常常感到胸悶,檢查結果是心血管阻塞,因為年老力衰,負荷不了做心血管繞道手術,只好到醫院裝支架

照顧父母 以回饋言謝

醫生說老媽的骨頭癒合緩慢,老爸的身體會排斥支架,如不舒服就得馬上就醫。已經成家的兒女輪流接送父母,爸媽不忍孩子勞碌奔波,常常對我們說抱歉。

想起國小階段的我,扁桃腺常常發炎,喉嚨痛得好難過,爸爸總會踩著他那輛老式的腳踏車載我到市區耳鼻喉科就醫。老家到市區有十多公里,我坐在平時用來綁農具的後座,身體不時地動來動去,經過來來回回的折騰,我的屁股差點開花!爸爸用力地踩踏,始終沒有半句怨言,看著他的背影,我知道爸爸好辛苦。爸爸雖然沉默無語,但給我的父愛卻濃稠甜蜜!多年後,回想起這單車送醫的圖像,依然歷歷在目。

當年的小女孩和手足受到父母無微不至的照顧,從來沒對他倆表示感謝、道聲「對不起」,想來真是笨拙又汗顏!當雛鳥單飛翱翔天際,這時候老鳥的氣力已經放盡。兄弟姊妹體認到,從懵懂到可以獨當一面,親情絕對無可取代,此刻反哺是理所當然。父母的愛豐富了我們的生命,對漸漸有無助感的老人家,給予安慰扶持,甘之如飴的回饋,就是具體的道謝!

(轉自:看中國)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