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常說一個詞:出離憤怒。人在情緒上頭的一刹那,是一隻不受控制的野獸,做出的決定,只能傷人傷己。

“衝動是魔鬼”,不穩定的情緒是一顆定時炸彈,讓自己和他人苦不堪言。在王陽明看來,穩定的情緒不是天賦,而是一種能力,是一種通過智慧和修行就可以獲得的能力。

情緒穩定的人活在當下

曾國藩說:過去不迎,當下不雜,未來不迎。情緒穩定的人,不會爲已經發生的事情懊悔,不會爲了將來的目標而好高騖遠,他們只會專注當下,做好手邊眼前的事情。

王陽明曾說:“只存得此心常見在便是學。過去未來事,思之何益?徒放心耳。”只要常存養此心,就能經常覺察到心的存在,這就是做學問。已經過去的事,和那些還沒到來的事,想它有什麽益處嗎?這樣胡思亂想,只能白白丟失清明的本心。

情緒不好的人,可能是爲過去的事情懊悔、憤怒,也可能是爲過去的事情擔憂。可是他們忽略了,在時間這條長河裏,我們只能把握當下。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與其宣泄情緒,不如提出切實可行的方案解決問題。未來的事情還沒發生,只有做好當下,才能改變未來的軌迹。

專注在手邊的事情,眼前的事情,人會有一種十分安定的和諧,他們不急不躁,超然而又踏實。

情緒穩定的人都懂得“虛己”

王陽明在龍場時,曾經打造過一個石棺。原因就是因爲他在悟道的過程中,始終不能放下自我,放下生死。他發下大願,我就當自己已經死了,還有什麽好怕的呢?

他在石棺中靜坐修身,潛心悟道,終於有一天,了悟“格物致知”的道理。人生最大的障礙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如果不能破除我執,那人就很難在情緒中脫困。

我們之所以覺得痛苦,是因爲我們的失敗,所謂失敗,就是事情沒有像“我”想的那樣發展運行,事情到最後,並沒有獲得“我”預期的結果,所以“我”就會痛苦。

所以莊子說:人能虛己以遊世,其孰能害之。一個人要是不把自己當回事,那就沒有人能讓他憤怒,讓他生氣。

一個人的自尊太強、自我意識太強,別人稍微冒犯,他就立馬反彈回去。而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嘗試放下“我”,站在對面的角度去考慮,去理解,去寬宥。

虛己遊世,虛己、忘己、忘掉私慾、偏見,這樣才能不害物也不害於物,不害人也不害於人。放下我執,自然可以事事不計較,事事看得開,情緒自然穩定健康。

情緒穩定的人活得簡單

王陽明曾說:“吾輩用功,只求日減,不求日增。減得一分人慾,便是複得一分天理,何等輕快灑脫,何等簡易!”功夫在減不在增,所謂減即去物慾之昏蔽;減盡人慾,便回複良知之本體了。

太多的慾望是一切痛苦的來源。一個人想要的太多,與世界的交集就多,爭執和分歧也就多。人的慾望是無窮的,想要這個,還想要那個,被慾望拿捏心智,最終疲於奔命,難以解脫。

莊子的妻子去世的時候,他鼓盆而歌。自己將死的時候,弟子要厚葬他,他說:“在上爲鳥鸢食,在下爲螻蟻食,奪彼與此,何其偏也?。在所有人都往上擠、財富名利什麽都想要的時候,莊子連生死都看淡了。

一個人情緒穩定的人,一般活得簡單。他們沒有那麽多的慾望,所以沒有那麽多雜念,能真正去投入自己的生命,感受當下的狀態。這樣的人,舉手投足間,氣質沈穩,從容不迫。

(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