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無法解釋的事實

達爾文的“進化論”,只是一個不成熟的科學假說。充其量只能算是個大膽的猜想。他自己當初拿出來的時候,也是膽膽突突的。

可以說,達爾文要再晚生一百年,進化論就絕對不可能出現。實際上達爾文自己對進化論也模棱兩可,似信非信。他在《物種起源》一書的第六章之“極其完美和複雜的器官”一節中寫到,“眼睛有調節焦距、允許不同采光量和糾正球面像差和色差的無與倫比的設計。我坦白地承認,認爲眼睛是通過自然選擇而形成的假說似乎是最荒謬可笑的。”不止是人的眼睛,生物學家證明,自有生命以來,沒有一個細胞是巧合形成的。

同時,無論是陸地上、海洋中,還是微觀下的豐富多樣、千姿百態、異彩紛呈的各種動物、植物、微生物,那奇特的形態、缤紛的色彩、美妙的花紋、精巧細密的內在結構;那不同的生物圈、氣候帶的各個不同的物種,等等這奇妙無比的大千世界。達爾文說這一切是由大分子、小分子隨意碰撞而成,顯然太過荒唐。

進化論之所以對世界造成較大影響,並不是達爾文的理論有多高明、多正確,而是因爲他的自然選擇、弱肉強食學說符合了共産黨的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理念,被共産黨利用了而已。進化論本來是學術問題,最終卻演變爲政治論爭,從科學問題變成了社會問題、政治問題。真正的真理需要嚴密的推理和無可辯駁的證據。而一百多年來,在古生物學上,至今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進化中的過渡類型,在從猿到人的所謂進化中,沒有中間過程。猿猴依舊是猿猴,人依然是人。迄今爲止的所有科學發現,都沒有從猿到人兩者之間那種半猿半人的進化過程中的半拉子情況。

《審判達爾文》的作者約翰遜如此總結:“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某種有機體,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痕迹……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基本上就不再變了,哪怕過了幾百萬年,不管氣候和環境如何變化,也不變了。如果達爾文的理論成立,這些條件本應該引起物種的巨大變化。”

史前文明的發現

在美國的密西西比河及中國的新疆烏魯木齊市等多處,發現在距今二億七千萬年曆史的“三葉蟲”化石中,有穿鞋子的人類足迹。按照達爾文理論在連脊椎動物也未演化出來之前,是絕不可能有類似人的動物會在這個星球上行走的。

還有更早的。一九七二年六月,法國科學家在非洲加蓬共和國著名的奧克洛鈾礦發現了一個古老的核反應堆,這個反應堆保存完整,結構合理。據考證,奧克洛鈾礦成礦年代大約在20億年之前,成礦後不久就有了這一核反應堆,運轉時間長達50萬年之久。

那麽,是誰留下了這個古老的核反應堆呢?其它再如瑪雅文明,見諸世界各地的大量的其它史前文明遺迹,以及中國的河圖、洛書、太極、八卦、周易等等,明顯不是本次人類文明的産物,進化論根本都無法解釋。

著名的埃及金字塔,所用巨石切削平滑整齊,重量都在幾噸、十幾噸,甚至上百噸。巨石之間契合緊密,連最薄的刀片都插不進去。相鄰的巨石之間都有熔化的金屬相連。這些技術不僅古埃及人做不到,在今天都難以做到。

在沒有科學的古代,這些巨石是如何開采、切割、運輸,又是如何擺放、升高的呢?埃及大金字塔中的王殿石棺,是一整塊花崗岩雕鑿而成;胡夫大金字塔前的獅身人面像有幾層樓高,也是一整塊巨石雕成。

埃及基沙三個金字塔正對著獵戶星座的三星;帝華納科神廟的正門和牆角,還精確地定位了春天、夏天、冬天第一天太陽升起的位置。在科學不發達的古代,古人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

考古學家克萊默和湯姆森的《考古學禁區》一書,列舉了500個確鑿的與進化論相悖的事例,都是幾萬、幾十萬、百萬、千萬甚至幾億年前的人類文明遺迹。這一切只能說明一樣:多期高度發達的人類文明曾經在地球存在過,人類的曆史根本就不是進化而來。

特異功能現象

八十年代,以四川兒童唐雨耳朵識字爲代表的特異功能現象曾蜚聲全國。對此,信者不信者皆有。信者自有其信的道理,而堅持不信者多半因不是親眼所見,顛覆傳統之故。

一九八零年二月,《自然雜志》編輯部在上海主持召開了第一屆人體特異功能討論會。會議邀請了一些特異功能人進行現場測試,胡耀邦也親手寫字封裝派專人到場參加鑒定,帶回來的准確識別結果令胡耀邦驚訝不已。類似的例子何止成千上萬。

中國航天之父、著名科學泰鬥錢學森先生對未知領域的探索給予了充分支持與肯定,並在研究人體特異功能方面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可以說,對人體科學的研究,是錢學森晚年最大的貢獻。一九八二年五月五日,他親自給時任中宣部副部長的郁文寫信,“人體特異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騙人的,但那不是人體特異功能”。

錢先生晚年在人體科學方面著述甚多,後來整理成《人體科學與現代科學縱橫談》一書。他把中醫、氣功、特異功能等聯系起來加以分析,不僅在科學方法和科研方向上作出指導,而且對社會上的各種議論和傾向也有針鋒相對的回應。

他認爲:“一項新的科學研究,在剛提出的時候,總是有人反對,帶頭的人也總是要受到反對,因此要有勇氣。要挺住腰板。”他說,“我當年所以叫人體科學,這個叫法是不得已。嚴格地講,它不叫人體科學,叫人天科學。

爲什麽呢?因爲我們研究的不是孤立的人,是一個不脫離社會,不脫離宇宙的人,是活人。……是研究人與宇宙的關系。”“我認爲,人體不光是一個巨系統,而且是一個超複雜的開放式的(不能與外界隔斷的)巨系統,不是一個簡單的巨系統。

因此不可能以現代科學的現代物理學、現代量子力學、現代的耗散結構論、現代的拓撲學來解釋氣功和特異功能。”“我認爲,中醫、氣功和特異功能是三個東西,而本質又是一個東西。

中醫是經過憲法肯定了的,尚且還有許多人不承認。當然,現在正在逐漸改善。更何況氣功和特異功能!”對錢先生晚年的這一顯著貢獻,新華社在關于錢先生逝世的報導中卻只字未提。

(轉自:看中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