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星辰、天地萬物,亘古以來獨立于人的意識之外存在著,謂之爲自然。對其成因,分爲神創論和進化論兩大派別。神創論認爲:一切皆是上帝的意志,連在這裏爲神創世之說爭論不休的人都是上帝或曰造物的傑作。

進化論則認爲:一切物質皆爲大分子小分子隨意碰撞而成,宇宙是大爆炸而來,從無窮小的一點形成今天的樣子,而且還在持續膨脹。很多科學實驗和許多知名科學家也都支持這一點。是目前比較主流的認識。

人的來源是自猿猴進化而來,所謂的理論依據,是達爾文的進化論。多少年來,兩大派別各持己見,究竟孰是孰非,且看如下研判。

宇宙天體有序的安排

我們極目所見的天空,無窮無盡,有無數的星球和星系。咋看上去,滿天的星球和星系胡亂陳列,猶如一堆亂草,雜亂無序,毫無章法。而細細研究起來,發現並非如此。以我們所居的太陽系爲例。

太陽系有九大行星,各按各的恒定的運行軌迹、運行速度運行,互不幹擾,周而複始。每個行星又各有各的衛星,也是各繞其主,自主運轉,決不會地球的衛星隨意跑到火星上,木星的衛星跑到水星上。

而太陽系只是銀河系中一個普通的星系,還有無數各類太陽系存在。千萬年來,人類能夠觀測到的或近或遠的星球,看上去似乎很守規矩,不像人類一樣紛爭不斷,今天跟誰好了就走得近一點,跟誰不好了就離得遠一點。不同的星系頗像人類的村居,散落在不同的區域,在各自的範圍裏存在著。

具體來看,人類已知的所有星球無一例外的都是圓的,且幾乎都是正圓的。星球的運行軌迹也是圓的或近圓的。由無數的星球構成的星系的形態也是圓的。爲什麽都是圓的?如果是胡亂形成的,應該什麽樣的形態都有,而不應該都只是一種狀態。

我們無法猜度造物主創造天地萬物的本意,但我們知道,在所有爲人類已知的各類形體當中,除圓之外的任何一種幾何構成都是有限的,都有盡頭,只有圓是無限的,周而複始,無窮無盡,無始無終。這是否是宇宙存在的一個最佳狀態?這是宏觀上的形式。

在微觀上看,物質有分子、原子、質子、誇克、中微子等不同的存在形式,電子圍繞著原子核轉,等等。限于人類科學的認知能力,人只能認識到這個程度。更多更高的狀態肯定還有,只是我們還認識不到。

單單就人所認識到的這些現象或狀態,我們也可以明顯清楚地感覺到,事物的存在更應該是有序的安排,而非胡亂的構成。因爲它們都各有其內在的規律原則所遵循,並非隨意的一堆。

宇宙之大,非人力所能窮盡。人們很難知道這洪大的穹體及其無限的星球是爲何而存在的。但是,我們可以以人類自身的存在作比照,以探尋其存在的理由,判定其存在的意義所在。

在微觀上看,我們的人體也是一個巨系統,有無數的細胞,無數的分子構成,單看一個細胞或者是分子,我們無法判定其意義,但當我們逐漸放大我們的視野,我們會發現,相鄰的分子與分子之間,細胞與細胞之間是有聯系的,就像我們單獨看地球一樣,只不過是一個孤立的星球,但站在更高看,它是太陽系的組成部份,而太陽系又是銀河系的組成部份,銀河系又是宇宙的組成部份。

而對人體來說,我們知道,分子組成了細胞,細胞構成了我們的四肢、皮膚、肌肉、五髒六腑、神經、骨骼,等等,而這一切對人體都極具意義,缺了一樣都不行。整體的人又是家庭的一員,家庭又構成了社會,繁榮的人類社會形成了人類文明。

因此,我們是否可以說,爲我們所已知的穹體星球同樣有其存在的意義與理由呢?只是這個理由大得超出了我們人的認識範圍。

天地萬物規律的存在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阙今夕是何年。”自古以來,人一直在苦苦探求人、天、萬物的存在緣由及意義,面對茫茫蒼穹,缤紛萬物,無數的人就此發問、探索過。老子的《道德經》、屈原的《離騷》,更早的《山海經》、《易經》等等,都對萬事萬物的存在及其相互關系做出過探討。中國古代文化對此是持肯定態度的。天人合一,人與萬物和諧相處的狀態延續了幾千年。

天上有日、月,世間分陰、陽,太陽朝升夕落。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白晝勞作,有日光照耀,乾坤朗朗,纖毫畢現,清楚明白,正好做工;夜晚裏月光朦胧,星光黯淡,人睡眼惺忪,倦意漸濃,恰好入眠。

太陽每日都有,故而稱“日”;月亮每月一個周期的變化,謂之爲“月”。日、月各司其職,相得益彰。日有陰晴,月有圓缺,有升有落,方顯大自然生動有趣。如果一直懸挂中天,永遠一個模樣,沒有變化,人也會日久生厭。

日、月體積並不相同,太陽直徑約爲月亮直徑387倍,但月亮距地球距離的巧妙設置使兩者看上去大小一樣。月亮是地球的衛星,但已知的所有行星之衛星都會自轉,而月亮與所有的衛星都不同,永遠把同一面朝向地球。

地球繞太陽轉一圈爲一時間周期,謂之爲“年”;月亮繞地球一周爲一時間周期,謂之爲“月”,日的升落爲一時間周期,謂之爲“日”。地球的自轉産生晝夜,繞太陽的公轉産生四季及二十四節氣。二十四節氣對應風、霜、雨、雪,人類據此春種秋收。

節氣與時令對應基本准確。陽光與植物的生長有關系,四季與植物的生長有關系。植物吸收二氧化碳,呼出氧氣;人及動物呼出二氧化碳,吸入氧氣。兩者的轉換簡直妙不可言。

這一切的一切,只能理解爲來自于某種有意的設置,絕非湊巧而成。

同時,現代物理學、化學、生物學、醫學、心理學、天體力學等等諸多學科的已知定理、定律、規定等等,以及自然界現已發現的諸多自然規律,如“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裏”等氣候、地質方面數不清的例子無不說明,這一切絕非偶然形成,而只能出自于某種大智慧的安排,雖然我們並不明白這種安排的本意。

只有來自于主觀的能動的巧妙安排,才能合情合理地解釋這一切。無論是宇宙天體的變化還是人類社會的嬗變、發展,都是在某種安排中。

(轉自:看中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