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發生在中國東北某地,文革時期,有一李姓人家,四口人,老魔怔的老頭在生產隊做豆腐,兩個兒子上學。老魔怔做家務,時年四十來歲,信佛,因處於文化大革命時期,批判牛鬼蛇神,所以她深居簡出,在家燒香拜佛。村裡大人小孩都知道她有點神神叨叨,能過陰,有不少奇事,所以人稱老魔怔,其實一點不魔怔,因她家是老貧農,人緣也挺好,所以沒挨鬥。

政府和村書記讓她信共產黨,她說我不信,書記問她咋不信,她說我腰疼它也不管我,書記說妳腰疼吃的藥也是共產黨造的,她說我沒吃,書記說那妳怎麼好的,她說我媽給我治好的,書記說妳媽是誰,她說我媽是南海大士,給我摸摸就好了,書記不滿意也沒招,就說妳自己信可別出去說,說就批鬥妳,她說你不用整我,你有個魔,魔死你,書記問魔在哪,她說在北大甸子。沒過多長時間,書記的妻子得了一種怪病,犯病就滿屋子找東西,說要上天,不能自控,不知羞醜,不吃不喝,來了邪勁自己能把大衣櫃搬到院子裡,再鑽到櫃裡把棉花點著,上省城花了不少錢也沒治好,最後不治身亡,後來書記的兩個弟媳婦,也都得了同樣的病,書記懷疑是老魔怔給打得災,找人問老魔怔,老魔怔說不是她整的,她說我不幹那缺德事,是他們有這個災。

鄰居張某家生孩子,生個小子,家人挺高興,可老魔怔說,這孩子活不過百天,是老爺廟紅馬跑出來托生成人,百天內得找回去,問有沒有辦法解,老魔怔說能破,但破也活不過十八歲,後來家裡找人破,結果真活到了十八歲,但是在那年溺水淹死。

鄰居老夏頭要死了,沒死透,只有心口窩有點微弱跳動,放在「拍子」上(放死人的床),躺了兩天又緩過來了,老頭說我讓老魔怔給打回來了。我出去後走了很遠很遠,越走越黑,於是我想回來,可是隔一條大溝怎麼也過不來,老魔怔看見了,說你還在這晃蕩,家裡人叫哭連天,說完打了我幾巴掌,我一下就醒過來了。老頭又活了好幾年。

七十年代,我朋友住地原來是亂墳崗,園子裡都有墳。要過年了,朋友母親要蒸饅頭,突然覺得脖子疼,疼得厲害,幹不了活,就趴在炕上睡著了,然後做了一個夢,夢中老魔怔問她趴在炕上幹什麼,朋友母親說麵都發了要蒸饅頭,脖子疼幹不了,老魔怔看了一看說沒事,誰給妳打災了,說著掏出一張黃紙,突然出現一個老太太擋著,這時朋友母親夢醒了,脖子疼痛減輕,一會就好了,還蒸了好幾鍋饅頭。

還有一次,我朋友要搬家,朋友母親故土難離,老魔怔說去吧,那地方挺好,水往西流,以後梁山一百單八將都得落到此地,我們聽了都覺得老魔怔瞎說,哈哈大笑,後來老魔怔的話已成真,那地建了大型工廠,廠長的級別很高,高級人才雲集,小鎮從此繁榮起來。

老魔怔還有很多其奇事,年頭多了都忘了。

(轉自:看中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