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謝平平/報導

長期關注人類與土地的洪天宇與專擅現地製作的羅懿君受邀在陸府植深館舉行《自然之外》 藝術展。洪天宇知名系列「空白風景」與新創「城市方舟」皆是民眾觀察改變中的城市的線索,而羅懿君則以淨灘撿拾物件做出移工風景,特別的是,移工也參與了部分創作。

洪天宇(1960-)出生台中,畢業於新竹師專(現改制新竹教育大學)美術科,天生藝術家不羈的個性,讓他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跑船,洪天宇宛若誤入叢林的小白兔,驚駭腿軟,也改變了他此後創作的觀點。

洪天宇「小山豬」,115X83公分,油畫,1995。(圖:謝平平翻攝)

「母鯊腹鰭被切開時的時候,經常竄出帶著卵黃的流產幼鯊,它們從母鯊腹部裂縫扭擠而出⋯⋯」在《城市方舟》作品集中,洪天宇細細描述著30年前的捕魚作業場景——那些被取走背鰭、胸鰭、腹鰭、尾鰭的鯊魚,在海中仍不斷扭動身體。

三個月下船後,洪天宇形容,自己一下子老了五十歲。

當頂端掠食者以經濟數字來衡量生命價值時,曾拿下廖繼春油畫創作獎第一名的洪天宇也用自己的筆觸,檢視著這些掠食者的「豐功偉業」。

洪天宇「秋紅谷」,122X92公分,鋁板、壓克力,2019。(圖:謝平平翻攝)

從河川到山上的自然環境勘查,洪天宇無役不與,這或許與他幼年時居住在山區的生活有關,大自然與動物們共同給了他一個七彩斑斕的童年。

在《自然之外》 藝術展中,洪天宇將百年前的基隆河、大肚溪進行對比,被稱為「台灣黑龍江」的二仁溪、優養化最嚴重的德基水庫等都是他創作的對象。

洪天宇「大肚溪口1960」,122X244公分,鋁板、壓克力,2010。(圖:謝平平翻攝)
洪天宇「大肚溪口2010」,122X244公分,鋁板、壓克力,2010。(圖:謝平平翻攝)

2008年,他以「大悲宴」系列作品震撼台北藝博會,粉紅、腥紅的肉食呈上桌,淡淡的刷寫著人類的粗暴與貪婪,對觀者散發著巨大的壓力,一戰成名,是該年台北藝博會成交額金額最高的藝術家,約2千萬。

但他也曾經拿起畫筆,仔細的記錄著台灣足以傲視全球的山林美景,年屆耳順的洪天宇已不如此直觀的宣洩不滿,不再說人類是「造糞機」,而試圖以「消失」的手法,提供觀者一個思考的空間。

洪天宇「向日葵的晚禱」,60X122公分,鋁板、壓克力,2012。(圖:謝平平翻攝)

「城市方舟」的作品呈現著諄諄善誘的期許,如同他在〈方舟〉作品旁寫的——

城市有無遠弗屆的毀滅力量,也有孕育無窮生命的潛能。城市不該僅是人類的居所,更當是乘載萬物存續的方舟。

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2019年開春首展「自然之外——洪天宇X羅懿君聯展」。(圖:「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臉書)

而羅懿君(1985-)此次在二只大型布幔花瓶上,以山林、海邊淨灘所撿拾的廢棄物重新拼貼出自己與移工眼中的「移動風景」。

羅懿君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美術研究所,從事雕塑、現地製作。她表示,菸草、香蕉、甘蔗都是台灣重要的農作物,從植物貿易史可以看到,農產品的遷徙猶如國際移工的流動。

而她受邀到美國、印度、日本、荷蘭、德國等地駐村創作時,開啟了羅懿君對人類遷徙的好奇。

2018年,她在二二八公園、大安森林公園,開始以畫肖像嘗試接觸這些國際移工,羅懿君也從而得以與他們聊天,例如最想念家鄉的是什麼?最喜歡台灣的又是什麼?

她認識的一位印尼移工Halim擁有工程背景,在台灣工作三年多,因為喜歡爬山,經常找朋友去淨灘。

左起羅懿君、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陳昱潔(中)、洪天宇。(圖:「陸府生活美學教育基金會」臉書)

羅懿君感到十分驚訝,「感覺他們比我更愛台灣」,她跟著這些國際移工的腳步去淨灘,撿拾許多海廢料,羅懿君也以此拼貼出這些國際移工的家鄉風景。

例如:高腳屋、常騎的腳踏車、鴨子在稻田裡走動等,或是高山上的火山地景等,還有在爪哇東北部的漁村,漁民每年都會在豐年祭帶著真實的牛頭出海,祈求來年的豐收。

這次,「自然之外(Beyond Nature)」藝術展期至6月30日,「植深館」開放時間為早上10點至下午6點,如欲假期,可先上該基金會臉書查詢開放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