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去年出版《蔣中正總統侍從人員訪問記錄》,1946年進入士林官邸廚房服務的蔣茂發表示,炒年糕是過年的必備料理。他說,白年糕也是我們自己親手做,白菜、冬筍都可以拿來搭配炒年糕。

蔣家過年初一、五、十五吃元宵

江蘇楊州人蔣茂發說,過年官邸也吃芝麻元宵與松糕。湯圓、元宵當然也要自己動手包,因為總統與夫人完全不吃外面的東西。夫人喜歡吃鹹的元宵,裡面包肉餡,下水煮湯,功夫不好的話,容易露餡,一點都不簡單。芝麻湯圓更是難不倒我。

蔣茂發說,遇到過年官邸都要舉辦酒席;經國先生他們一家人,加上孫子、親戚,齊聚一堂時,最少有30個人。酒席大部分是中國菜,吃西菜的機會很少。除非夫人特別指定要吃西餐,我們才會做西菜。

他說,每逢官邸過年當天要忙到晚上11點鐘才回家,比方過年前一天晚上,“我要元宵的配料配好,早上六點鐘不到,便又要趕着進廚房。因為初一清早,蔣家的兒孫們要來拜年,每個人都要吃元宵。初五、十五也要吃元宵,忙得不得了。”

官邸里做菜無獨到之處

他提到,在官邸里做的菜,並無獨到之處,手法就像平常料理家常菜肴。“雞蓉豆腐”講究口感細密,所以雞肉要剁得粉碎,豆腐要擠出水分,壓碎以後,與雞肉充分攪拌,再用油把它捏塑成長條狀,下鍋短暫油炸一下,再取出油煎,最後再用熬煮的雞湯燴一下,即可大功告成。

“紅燒獅子頭”選用的是胛心肉,蔣茂發說,胛心肉有肥有瘦,口感比較均勻,選用腿肉比較老,口感差,胛心肉絞碎后,擺進蔥花、薑末、酒,再淋上些許醬油,不能放鹽巴,鹽巴太咸了。再用手和一和,攪一攪,拿進冰箱擺到稍微硬一點后,再拿到油鍋里炸,最後以白菜心或青江菜熬煮即可。

蔣茂發說,魚肉料理也很多樣,不論清蒸,還是紅燒,他還會做熏魚。他的熏魚作法是選用草魚做的。草魚的魚刺大,不必費功夫挑刺。把草魚切成厚片,用醬油浸泡幾個小時后,再把它撈起來下鍋炸。腌漬的同時,先調好醬料,用醬油、糖、五香粉調和而成,再用鍋子熬煮,熬到差不多后,再把炸好的魚,撈進來紅燒一下,便可以使味道完全進入魚肉。

“蔥烤鯽魚”要先將魚炸酥,他說,蔥要選用大頭蔥,香氣才夠濃郁,蔥也要炸過,炸過以後鋪在下面,放上鯽魚,上面再蓋上一點蔥,最少要烤兩個多小時,才會香脆可口。

他的拿手料理還有西點,像是做蛋糕、做生薑餅。他提到,夫人喜歡吃生薑餅,這道點心一定要在溫度非常低的地方做,油才不會暈開來;士林官邸裡面,有個大的冰箱,大到連人都可以走進去,他經常穿着背心進去裡面做生薑餅。

蔣公平常的飲食

江蘇蘇州人胡浩炳的三叔是蔣中正總統的攝影官胡崇賢,他在1952年擔任侍衛室侍從人員,之後擔任蔣夫人專屬攝影官。他說,蔣公不吃外面的東西,他們都四菜一湯,很簡單;也不是滿漢大席,“我拍的蔣公與夫人用餐寫真,不是做給人家看的,這是他們夫妻倆平日的生活寫照。”

胡浩炳說,他接觸的蔣公跟夫人,都是非常節儉,一生真的是清清白白。尤其是蔣公,他身上沒有錢,衣服破了補過後照穿,皮鞋不穿新鞋,舊的好走路,他的東西並不考究。雖然當了總統,過的是一介平民的生活,吃過晚飯,他在官邸院子散步走路,看到院子里開了許多燈,他就罵了:“開這麼多燈做什麼,這些都是民脂民膏啊!”他也提到,蔣公一生最憎恨的就是共產黨。

蔣夫人訪問痲瘋病院

“我曾隨從夫人兩次到樂生療養院慰問病患”,胡浩炳說,一般人對痲瘋病患者都是避之唯恐不及,但夫人前往訪問,病患列隊奏樂迎接,她下車后,立即把手上戴的白手套脫掉,跟病患一一握手慰問。依國際禮儀,握手是可以戴着白手套,夫人為了不讓病患感到自卑,自動把手套拿掉,“我在一旁拍照,目睹了她對病患的憐憫、關懷與尊重,是完全出自肺腑,沒有半點造作。”

1960年2月12日,蔣公跟夫人到西子灣的海邊,他們還帶着狗去,就在海灘遛狗,胡浩炳說,蔣公跟夫人都很喜歡狗,官邸有位宋洪業副官專門負責養狗、訓練狗。

那天夫人跟蔣公在海邊看抓大魚,可能是只海豚,眼睛旁邊都是水珠,夫人就說:“唉呀!它會哭啊!趕快把它放了。”馬上找人來,用網子把它拖到海邊放生了。

蔣公靜坐能入定

浙江嵊縣人錢漱石是侍衛官,他回憶蔣公的生活作息很規律,早晨起來第一件事是喝兩杯白開水。他還有一個很好的習慣,每天早晚各進行一次靜坐,聽說蔣公於1935年曾經去峨嵋山參訪,遇到一位老和尚指導他靜坐;他曾經在重慶黃山、南京無意間兩次發現,蔣公是真的入定了,完全不曉得外邊發生什麼事。

錢漱石提到,從外表來看,蔣公很少表現出喜怒哀樂的情緒,有時他可以忍住情緒不表達出來。例如抗戰末期,日軍已打到貴州獨山,距離重慶只有一天的路程而已,情勢危急,蔣公已計劃將中央政府撤退到西昌,但是他沒有表現出很憂愁的樣子。另外,當年從大陸撤退到台灣時,他也沒有表現出悲傷或泄氣的表情。

蔣公不要人民被共產黨奴役

浙江紹興人張欣超擔任總統府侍衛,他說,蔣公每天禱告時,內容就是要反攻大陸、拯救大陸同胞……,洗澡時,他在浴缸里泡水,同樣挂念着反攻大陸,尤其是1962年大陸逃亡潮時,因為他知道共產主義是奴役人民生命的,所以要拯救大陸同胞於水深火熱之中。

他說,國共鬥爭並非蔣公跟毛澤東兩個人的私人權力鬥爭,主要是雙方的理念不一樣,蔣公不要人民被共產黨奴役。

蔣公希望藉此檢討國共戰爭的失敗,呼籲世人對共產主義作全盤了解。

蔣公預示共產主義必然崩潰

湖南湘潭人楚崧秋擔任蔣公侍從秘書,他提到1956年一整年,除了處理日常事物之外,蔣公幾乎將言論著述方面的精力,全部都用在撰寫《蘇俄在中國》一書,尤其6、7月以後一段時間,真是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

楚崧秋表示,雖然今天已經沒有幾個人真正去研究蔣中正總統的言論、著述,甚至連他個人都迭經污辱,刻意淡化,乃至否定,但當年真知灼見,永遠不會被泯滅!(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他指,蔣公是希望藉此檢討國共戰爭的失敗,對自己、對國人,乃至於對世界都有一個交代,並說明為什麼他不能接受共產主義,中國也不適合共產主義,表達堅決反共的立場,呼籲世人對共產主義作全盤了解。

他認為在中華民國歷史上,甚至在整個中華民族的歷史上,蔣公恐怕是最堅持反共的人,說不定是百分之一百零一也說不定。《蘇俄在中國》書中殷切奉勸享有自由的國家,誠心接受作者所提警告,“任何同意和共黨從事商談的政治家與國家,實無異為本身自由自掘墳墓。”“而拖延不決的談判乃是共產黨的一種作戰方法。”

楚崧秋表示,1991年蘇俄解體,東歐共產政權接二連三垮台,印證蔣公所說共產主義最後必然崩潰的預言。雖然今天已經沒有幾個人真正去研究他的言論、著述,甚至連他個人都迭經污辱,刻意淡化,乃至否定,但當年真知灼見,永遠不會被泯滅!

(轉自:secretchina)

更多:

分類: 歷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