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世紀台灣文學的「百年降生」近日出版,由12位「80世代」作家透過101個故事,形塑台灣文學風貌。主編李時雍說,除紀錄歷史,也藉他們的眼睛,銘刻這世代生命經驗的歷程。

據中央社報道,由聯經出版的「百年降生:1900-2000台灣文學故事」以歷史為本、以時代思潮為段,由12位「80世代」作家寫下101篇「故事」,回顧由1900至2000年百年台灣文學。

李時雍在編序裡說,20世紀的台灣文學,是一場漫長的降生,徘徊著文學者們思考與困惑的身影。卻唯有在此刻,當一個一個故事匯集成「百年降生」,歷時逐篇細讀後,才令人察覺,最初不知往何處去的,初始看似無路的,其實早已有了人、有了路。

曾任人間福報副刊主編、幼獅文藝主編、寫過散文集「給愛麗絲」的李時雍受訪表示,編寫這本書的初衷來自德國作家鈞特.葛拉斯(Gunter Grass)在小說「我的世紀」中,「想為一個世紀,留下文學的記錄」的想法影響了他。

「百年降生」有3個關鍵詞,分別是「20世紀」、「台灣文學」、「故事」,由一群創作、研究台灣文學的作家,以「台灣文學」為敘事主體,用故事的敘述形式,形塑「20世紀」台灣文學風貌。

李時雍說,作者群囊括出生於1980年代、也就是七年級生,在過去創作小說、散文、劇場及詩,並深具故事風格。他們投身學術研究,並各自擅長不同領域,且主要出身台灣文學系所,或曾以此為研究領域,或已教學其中。

李時雍解釋,選擇這時間點出版此書,是因這段百年台灣文學的研究在世紀之交也邁進快20年。而作者群都是學文學,自身也在創作,平常靠故事與他人溝通,在書裡,也透過最擅長的方式去述說台灣文學。

他認為,這本書可說是他們這個世代回應台灣文學,除紀錄當下文學的歷史,也銘刻這個世代生命經驗的過程。

出版前,李時雍重新閱讀文稿時,才發現許多角落的故事,彷彿在島嶼的內外,還有很多他所不熟悉、不了解的地方,透過這本書的學習,才得以傳遞文學的燭光。

他舉例,像是「被遺忘的故事」寫1915年歷史衝突,或是1930年代風車詩社,1960年代的「劇場」雜誌裡反藝術的藝術家,抑或是描寫陳千武作為志願兵,滯留在南洋的「死亡的餘生」。

李時雍說,這本書在閱讀20世紀故事的過程,對時間的感覺會隨著刻度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於他,是要打破世代,用更寬廣的時間軸線去看待歷史,用一個世紀的長度想像問題,世界才會被打開。

他說,這本書是21世紀跟20世紀的對話,當下的書寫總是反映歷史跟未來,更長遠後,也可以是未來與21世紀產生的對話。希望它會是個起點,能當作開端,也是提供後進的研究養分,讓更多人參與台灣文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