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曾經說過:“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一個人生活在世界上,很難擺脫世俗的慾望,終日忙碌無暇,對生命的意義也來不及思索,然而當你一旦停下腳步靜坐獨思時,就會發覺一種至為釋然的寧靜緩緩由心而發。明代著名的思想家王陽明所提倡的,正是這於獨坐觀心中的寧靜。

修靜,以入心之境

王陽明以坐入靜的要訣在於二:

其一:“息思慮”,也就是讓自己的心進入空寂境界。

讓心空,是佛家和道家的至高之境,道家的“知行合一”、“貴和尚中”,佛家的“空身、空心、空性”講的正是此理。

王陽明所說的“息思慮”則是通過暫時的放下去尋求內心真正缺失的為何物。

其二“省察克治”,也就是以心為鏡,觀照自身。

人活於世不乏私慾,而私慾不外乎:好色、好貨、好名。孔子常說君子正身之法就是“自查不惑而內自省也。”王陽明修靜的最重要一點也就在於這裡。

人心的不靜來源於人心的不凈,因此通過獨坐去不斷地反省則是幫助自己了解內心的快速方法。

意誠,以樹心之正

惟天下之大誠,能立天下之大本。

誠意,就是正念頭,誠實地踐行良知給你的答案,一個念頭出現,良知自然知道好壞,好的保留,壞的去掉,這就是誠意。

王陽明說,誠意就是“如好好色,如惡惡臭”。意為:喜歡善如喜歡美色,厭惡惡如厭惡惡臭一樣!

這雖然聽上去很簡單,做起來卻實屬不易。我們知道不義之財是壞的,可有時候卻禁不住誘惑去取了。一旦取了,這就不是“好善惡惡”的心了。正是因為我們總不誠,所以內心往往常出愧疚,自然無法獲得應有的平和靜謐。

謹獨,以嚴心之律

謹獨就是慎獨,原意是,即使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也要注重自己的行為,嚴於自律,我們靜坐時就是謹獨時。於王陽明而言,謹獨其實就是自我管理。

自我管理包含了諸多要素,王陽明說,靜坐時只要把這些要素一一排列,就是謹獨了。

首先是分析,我有何私慾;

第二是目標,我要通過什麼手段克掉這些私慾;

第三是信心,我要堅信自己能克掉這些私慾;

第四是毅力,必須具備強大的意志力,一日不成就兩日,兩日不成就三日,不可半途而廢。

第五是心態,在克私慾的過程中保持良好的心態,不能為克而克,否則就是新的私慾了。

第六是學習,所謂學習只是通過各種手段光明自己的良知,以良知的巨大力量來幫助自己完成自我管理;

第七是檢驗,當你確定自己把私慾克掉后,要去實踐中檢驗。

第八是反思,我為何會有這種私慾,這一私慾產生的基礎是什麼。你只有反思到位,才不會再犯同一錯誤。

常言道,人心靜方能生慧。

立志——謹獨——意誠,此三步為王陽明以靜修心的奧義之所在,也是生於這浮躁塵世的我們如何更好地獲取內心恬淡樸實的不二法門。

(一轉自:secretchina.com)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