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說一個故事,生命在今天已經走到盡頭,我不應再浪費一分一秒說違反良心的話,也不能做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了。            

馬克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他總是願意伸出手幫助我。                  

有一天,我突然聽到馬克即將離世的消息,醫生診斷他患有腦瘤末期,並說他只剩不到一周的時間。

那時,他身上的管子和吊瓶都被拿走了,讓馬克躺在床上,等待他嚥下最後一口氣。朋友都急忙來看他最後一眼,而他的親人則不斷哭著。

一周過去了,馬克還在呼吸,醫護人員都很難理解。什麼可以使一個不吃不喝的病人,能夠奮鬥到這一刻?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打電話來詢問馬克的情況,有幾次,我要求馬克家人把電話放在他耳邊,讓我跟他說話,他的妻子說,馬克總是很專心聽,只是不說話而已。               

醫師宣布,馬克在24小時內,就將離世,剛好我的工作已經處理好了。我馬上趕到機場,搭上最早的航班,希望能趕上見他最後一面。

我到舊金山時,已經深夜時分,我直奔馬克家,他的臉瘦削,也變了很多。但聽到我的聲音時,馬克氣息微弱的說:「哦,你來了!」

他還在等我(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他的妻子吃了一驚:「哦,天啊!他在等你。」

「馬克,你準備好了嗎?」我問道。

「是。」

「什麼事情讓你堅持到現在?」

沉默一段時間之後,馬克開始談論一個觸動了我的經歷。

「我已經到那兒。生命結束後,每個人的目的地都不一樣。我去了一個沒有陽光的地方,也沒有夜晚,就像那個地方永遠是白天一樣。」

「沒有聲音,但在空中發出像迴音的聲音。在那裡沒有人,那裡有跟這個世界非常不一樣的花,非常漂亮,沒有一朵枯萎,那裡的生命都是永恆。」

「我知道我不屬於那裡。在猶豫的那一刻,我聽到了一個聲音:你要來的地方,不是這個地方。我想留下來,但我知道我不能,因為我的德性還不夠。」

「我跪了下來,在心裡祈禱:親愛的世尊,我已經跳出了人的世界,現在進退兩難,求您給我指導,那裡沒有時間的概念,一切沉默不動,但我知道,一切都由神掌握在手中,他正在傾聽。」

此時,我的雙手都出了大汗,如果不是因為我眼前的掛鐘左右擺動,每分每秒搖動着,我就忘記了真實的物理空間現實了。

那時,我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哪裡了。

聽他的話,我像迷到另一個地方一眼(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後來怎麼樣?」我問。

他的眼睛看着遙遠的地方,靜靜地說:「在那個無明的世界中,我的心開始說話:今天,生命已經走到盡頭,我在人世界的一切都即將結束。」

「這個承受很多壓力的心即將被釋放了,以前我做的事情有多大,也不再重要了。時間不再束縛我,在選擇真理和謊言時,不再受到良心的責備。現在我應該從心底說出這些話。」

「我的人生不自在,每天早上起床,穿上服裝就像另一個人,張開嘴說話連我自己都覺得虛偽,每次抬起頭刮鬍子,總是看見這張臉。晚上回家時,我就像甩掉所有偽裝一樣。」

「當生命到了最後一刻,我才意識到,原來這個生命屬於我自己的。是我自己做主,是由我控制。我不應該浪費一分一秒,做違反良心的事情,不要費力去做對不起自己的事情。」

「今天我把心裡話告訴你,因為我知道你一直相信佛法、修練,我雖然尊重你的選擇,但我不相信它真的存在。」

「在我到達那裡之後,我理解你為什麼經常勸我不要過這樣的生活。我的時間已近,如果有天,你看到一隻蝴蝶在你頭上盤旋,也許那隻蝴蝶可能是我。」

馬克說完,很快就沒了氣息離開了。我盯着馬克很長時間,想着人的短暫生命,真的很無常。

(責任編輯:大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