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在回憶他的成長時,談到不少蔣介石如何教導他讀書學習修養的情況。雖然在蔣經國童年與青少年時期,父子二人經常不在一起,但蔣介石對兒子的讀書學習始終關心,堅持寫信對蔣經國進行指導教育。1937年蔣經國從蘇聯回國后,蔣介石更指導他系統讀書,着重於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習。直到晚年,蔣介石仍不忘對其子學習修養的指導。

認字解詞,讀《說文》《爾雅》

蔣經國6歲時(1916年)入奉化溪口武嶺學校,從業師周東(星垣)學習。1917年12月,蔣介石托請顧清廉(葆慎)對其教授。10歲時,蔣介石為讓他系統掌握漢字,寄給他一冊清代著名學者段玉裁註解的《說文解字》,並寫信給蔣經國說:“此書每日識得十字,則三年內必可讀完,一生受用不盡矣。讀書,第一要當心聽講,認識一字,須要曉得一字之解說,不可讀過就算。”是年,蔣介石還延請王歐聲為蔣經國在家講解。

1921年,蔣經國進奉化龍津學校讀書,課餘仍由王歐聲為他講解經學,蔣介石親自為其確定課程。5月23日,蔣介石寫信,教他讀《爾雅》。信中說:“爾《說文》提要讀完否?記得否?如已讀完記得,可請爾先生依余正月間所開書目單,順序讀去,勿求其過速。《爾雅》讀完時,小學書,可認許氏《說文》,或後讀《爾雅》亦可。隨爾先生定奪,余不遙制也。”

《爾雅》、《說文解字》,是中國古代的語言文字學專著,兼有詞典字典的功能,歷來為幼童系統讀書入門的教材。讀這些書,不僅能識字,而且能了解字的讀音、字的結構和字詞涵義,可為學習古代文化典籍和研究學問打下基礎。

臨譚字和蘇、趙帖

1922年,蔣經國轉入上海萬竹小學,插班四年級,至1924年畢業。

蔣經國從小就給他父親寫信,但字跡有時潦草,蔣介石對他練習寫字屢屢提出要求。1922年8月4日,他寫信:“來信已經接到了。你的楷字仍不見佳。總須間日寫一二百字,以求進步。”10月13日,蔣介石又在信中囑咐:“你在上海,須要勤奮讀書。你的字還沒有什麼進步。每日早起,須要練草字一百個,楷書五十個。既要學像,又要學快。”

1923年5月13日,蔣介石又在信中說:你的信比從前寫得好,但寫錯了字,不要亂抹。寫字落筆后,如發現寫錯,要將字寫完后再抹去。意在啟示蔣經國做事要有始有終,不要半途隨意變更。

1924年5月1日,已擔任黃埔軍校校長的蔣介石,仍抽暇寫信,教其子練習寫字的方法:“寫字筆劃宜清楚,且要字字分明,切不可潦草胡塗。寫信的字,亦要像我寫得一樣大,不可太小。”26日,蔣介石又寫信訓示:“你的字已稍有進步,但用墨尚欠講究,時有過濃過淡之病,筆力亦欠雄壯。須間日摹寫一次,要在古帖中之橫、直、鉤、點、撇、捺處體會。注意:提筆須高,手腕須懸也。”

就寫字而言,直到蔣經國長大,從蘇聯回國后,蔣介石仍很關心。不過,此時蔣介石指導他寫字已進了一步,是教他學習書法了。

1937年4月27日,蔣介石寫信:“初學字體,應學習譚字為宜。最好學帖,蘇字或趙字均可,以其易學也。”“譚”指譚延闓,他的書法,以顏體為基礎,其楷體端莊雄健,行體則頗得米芾和蘇軾之神韻,剛健瀟洒。“蘇”為蘇軾。蘇氏長行書楷書,書法崇尚寫意自然,筆力遒勁,妙在藏鋒。“趙”則指趙孟頫。趙氏書法精正,其楷體行體圓轉遒麗,史稱“趙體”。

可能是因為長期在蘇聯不寫漢字的緣故,蔣經國此時寫漢字生疏而隨便。雖然蔣經國早已長大成人,但蔣介石仍指示他寫字要認真,要精神貫注,有始有終。1938年5月15日信中訓示:“十二日來稟,反不如八日之稟為佳也。無論寫字、作文與做事,皆要有始有終,不可先勤后怠,亦不可先正後草。爾所來各稟,皆前正後草,即是有始無終之象。以後更要當心。精神始終貫注,不分先後,寫字尤要平勻。凡同行與同篇之字,不可有大小,亦不可左右歪斜,此乃學字初步之基本也。”1941年8月24日的信中又說:“兒文句用字頗有進步。惟字體仍須抽暇熟習,最好習寫行書為宜。”

書法往往能反映一個人為人處事的態度和作風。因此我們就不難理解,蔣介石何以對蔣經國的寫字書法如此始終關注,並反覆進行指導。

讀好“四書”,熟讀《孟子》

蔣介石對蔣經國讀書的內容和方法最為關切,特別重視國學教育。蔣介石指導蔣經國要讀好“四書”,尤其要讀好《孟子》、《曾文正公家書》、王陽明全集等。

1922年10月13日,蔣介石寫信對蔣經國說:“聞你讀過的《孟子》,多已忘記了。為什麼這樣不當心呢?《孟子》須熟理重讀,《論語》亦要請王(歐聲)先生講解一遍,你再自習,總要以徹底明白書中的意義為止。你於中文如能懂得一部四書的意義,又能熟讀一冊《左(傳)孟(子)庄(子)騷(楚辭)菁華》,則以後作文就能自在了。每篇總要讀三百遍,那就不會忘記了。”

不久,蔣介石又寫信說:“《孟子》文章之好,異乎他書。你如將來要做好文章,必須熟讀《孟子》。”他提示,熟讀《孟子》,不但要學會他的筆調,能做好文章,而且要注重其中一些重要內容,諸如使人民免於饑寒而致於安樂的“王政”思想,立身修行必以禮義仁義的思想等等。

當然,蔣介石對蔣經國的教育,並不限於傳統文化,有時也吸取外來文化的營養。蔣介石曾教蔣經國讀伊索寓言,還講其中一些有趣亦富有意義的故事。如講“龜兔賽跑”,教育經國做事要有恆心;講“銜肉的狗”的故事,寓意做人不要貪得無厭。

蔣經國返國后,蔣介石仍堅持教蔣經國多讀國學古籍。1937年5月22日,蔣介石寫信對他說:“近閱你的文字甚生硬,應速練習行書與楷字。大凡中國之經、史、子、集各種書籍,武嶺學校圖書館皆備有也。”6月6日,蔣介石又訓示:“現在要文章進步,第一,還是要多讀古文,並須讀得爛熟,背之再背。大約每篇古文至少要讀一百遍以上,到月底並須將從前所讀者全部理習一遍,如尚生疏,則再誦讀,須再能背誦,毫無阻格,然後方休。如此,則三個月之後,約可有三十篇長文可以背誦,則文筆必暢通矣。若能有百篇古文爛熟於胸中,則能成文豪矣。習字尤為要緊!”

蔣介石重視教育其子學習國學典籍,既為讓他吸取中國傳統文化的營養,亦為培養他增強思維能力和鍛煉文筆打下基礎。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