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年4月14日深夜,「不沉之船」——鐵達尼號(Titanic)在北大西洋撞上冰山。2個多小時後,當地時間15日凌晨2點20分,鐵達尼號沉沒,一共有705人得救,1,502人罹難。100年後,人們依然在追憶著那個恐怖、冰冷的夜晚發生的真實故事。

38歲的查爾斯.萊特勒(Charles Lightoller)是鐵達尼的二副,他是最後一個從冰冷的海水中被拖上救生船、職位最高的生還者。他寫下17頁回憶錄,詳述了沉船災難的細節。

他在回憶錄中寫道:面對沉船災難,船長命令先讓婦女和兒童上救生艇,許多乘客顯得十分平靜,一些人則拒絕與親人分離。

「根本找不到幾個願意拋下親人、獨自踏上救生艇的女人或孩子!」在大副和萊特勒的勸說下,第一艘放下水中能坐65人的救生艇只上了28人。

4月15日2時5分,最後一艘救生艇帶著44人離開鐵達尼號,留下1,500多人等待死亡降臨。此時,鐵達尼號的老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Edward John Smith),向電報員布萊德和菲利普示意可以離開崗位。

「現在要靠大家自己了。」這位白鬚老人說完後逕直走向艦橋。

鐵達尼號的老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Edward John Smith)(圖:翻攝自網路)

當所有救生艇都走了以後,鐵達尼號上出現了一片奇異的寧靜,所有人彷彿不再驚慌,數百人靜靜地站在甲板上,接著,鐵達尼號越來越傾斜。

「所有燈火突然全部熄滅了,這時船身與海面差不多變成了垂直的狀態,接著我開始聽到船身內部發出可怕的隆隆聲,就好像遙遠的雷鳴聲一樣。那些鍋爐脫離了它們的基座,一路下墜,穿破船身。深夜兩點鐘時,船身與海面變得徹底垂直,船尾高高翹起,這種駭人的景象一直持續了大約2分鐘,接著它開始慢慢地、並不斷加速著靜靜滑入海底……」。

萊特勒寫道∶「只要我還活著,那一夜我永遠無法忘記,就是當船尾開始沉入水中,我聽到在那最後一刻,在生死離別的最後一刻,人們彼此呼喊的是:『我愛你!我愛你!』」

 

「我愛你們」

亞斯特四世(John Jacob Astor IV)是當時的世界首富。他把懷著5個月身孕的妻子瑪德琳送上4號救生艇後,站在甲板上,帶著他的狗,點燃一根雪茄,對著劃向遠處的救生艇最後呼喊:「我愛你們!」

亞斯特四世(John Jacob Astor IV)當時是世界首富(圖:翻攝自網路)
 
由於亞斯特上校對紐約的債券市場有著重要的影響,大副默多克曾以軍人的方式命令作為「關鍵人物」的亞斯特上救生艇,被亞斯特「憤怒」地拒絕:「我喜歡最初的說法(保護弱者的古老守則)」,然後,把他的位置讓給了一位三等艙的愛爾蘭婦女。
 

幾天之後,在北大西洋黎明的晨光中,麥克凱.班尼特打撈船員,發現了亞斯特上校,上校的頭顱被煙囪打碎,口袋裡還有2,440元美金……他的身家資產,在當時可以建造十幾艘「鐵達尼號」巨型郵輪,然而亞斯特上校拒絕了能夠逃命的所有正當理由。

 

再多的海水都不能淹沒的愛

斯特勞斯(Ida Straus)是世界第二巨富,美國梅西百貨公司(Macy’s)創始人。直到今天,座落在紐約曼哈頓第六大道上的「梅西百貨」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百貨公司。

斯特勞斯(Ida Straus)是世界第二巨富,美國梅西百貨公司創始人(圖:翻攝自網路)
 
事件當時,他無論用甚麼辦法,他的太太羅莎莉始終拒絕登上8號救生艇,她說:多少年來,你去哪我就去哪,我會陪你去你要去的任何地方。這位偉大的女性把自己的位子讓給了她的女傭,她把毛皮大衣脫下來給了女傭:「我用不到它了。」
 
8號艇的船員對67歲的斯特勞斯先生說:我保證不會有人反對像您這樣的老先生上救生艇。斯特勞斯堅定地回答:我絕不會在別的男人之前上救生艇。然後挽著63歲羅莎莉的手臂,一對老夫婦蹣跚地走到甲板的籐椅上坐下,等待著最後的時刻。
 

紐約市布朗區豎立著為斯特勞斯夫婦修建的紀念碑,上面刻著這樣的文字:再多的海水都不能淹沒的愛(Many waters cannot quench love, neither can the floods drown it.)。6,000多人出席了當年在曼哈頓卡內基音樂廳舉行的紀念斯特勞斯的晚會。

 

「孩子,我沒有為你造一艘不會沉沒的船」

鐵達尼號的設計師湯瑪斯.安德魯斯(Thomas Andrews)最後一次被人看到,是獨自在一等艙的吸煙室裡。不久後,他與自己一生的傑作一同葬身海底,屍體至今未被尋獲。

鐵達尼號設計師湯馬斯.安德魯斯(圖:翻攝自網路)
 
「這要是一場夢該有多好!我從未想過,如此多的生命竟然將葬身在令我引以為傲的鐵達尼號。我盼望這一切儘快結束,也許下1分鐘,海水就會衝破船壁,將我和鐵達尼號徹底吞噬。我寧願這一刻早點到來,讓我像一個紳士一樣死去,只有那樣,才能撫平我內心的歉疚,對不起!我的乘客;對不起!我的妻子海倫,我最內疚的是,沒能陪你度過餘生。」
 
他悲痛地對船員說:「孩子,我沒有為你造一艘不會沉沒的船。」
 

1912年4月19日,安德魯斯的父親收到一封電報。他眼含熱淚,驕傲地把電報讀給全家人聽:「鐵達尼號上的所有船員一致讚揚安德魯斯只顧他人安全,至死方休的英雄行為。」倖存者瑪麗.斯洛安是船上的服務生,她回憶說,是安德魯斯說服她登上救生艇,而他自己則是英雄般的迎接命運到來,再也找不到像他這樣的人了。

 

「上去吧!孩子不能沒有母親」

著名銀行大亨班傑明.古根海姆(Benjamin Guggenheim),穿上最華麗的晚禮服:「我要死得體面,像一個紳士。」他在留給太太的紙條上寫著:「這艘船上不會有任何一個女性因為我搶佔了救生艇的位置,而留在甲板上。我不會死得像一個畜生,我會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一名叫那瓦特列(Navratil)的法國商人,把兩個孩子米歇爾(Michelle)和埃蒙德(Edmond)送上了救生艇,委託幾名婦女代為照顧,自己卻拒絕上船。兩個兒子——後來被稱為「鐵達尼號孤兒」——獲救後,世界各地的報紙紛紛登載他們的照片,直到他們的母親從照片上認出了他們,但孩子卻永遠失去了父親。
 
新婚的麗德帕絲與丈夫去美國度蜜月,她死死抱住丈夫不願獨自逃生,丈夫在萬般無奈中一拳將她打昏,麗德帕絲醒來時,她已經在一條救生艇上了。此後,她終生未再嫁,以此懷念亡夫。
 
在瑞士洛桑的倖存者聚會上,史密斯夫人深情懷念一位無名的母親:當時我的兩個孩子被抱上了救生艇,由於超載我坐不上去了,一位已坐上救生艇的女士起身離座,把我一把推上了救生艇,對我喊了一聲:「上去吧,孩子不能沒有母親!」這位偉大的女性沒有留下名字。後來為她豎了一個無名母親的紀念碑。
 
鐵達尼號上的50多名高級職員,除了指揮救生的二副萊特勒倖存,全部死在了自己的崗位上。凌晨2點,一號電報員約翰.菲利普接到船長的棄船命令,但他仍坐在發報機房,保持著不停拍「SOS」的動作,直至最後一刻。
 
在1912年鐵達尼號紀念集會上,白星輪船公司對媒體表示:沒有所謂的海上規則要求男人們做出犧牲,他們那麼做只能說是一種強者對弱者的關照,這是他們的個人選擇。
 
《永不沉沒》(Unsinkable : The Full Story of RMS Titanic)的作者丹尼.阿蘭巴特勒(Daniel Butler)感歎:這是因為他們生下來就被教育:「責任比其他更重要。」
 
 
 
文章來源:大紀元
 
(責任編輯:唐樂)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