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跟公婆第一次去進香,走了十多市裡的山路,然後乘坐做兩個多小時才到寺廟腳下。

為了表達誠意,我公婆堅持繞過山爬上去,無論遇到小寺廟,還是小庵,她都誠敬地拜祭菩薩,燒香,低頭,然後用微弱的聲音祈禱菩薩。

我跟著公婆後面,靜靜地看著她的行動,心裡沒有一點笑聲或抱怨。因為我知道,當她年輕時,她曾經有著出家的打算,但因為丈夫的請求,孩子也太小,需要有人照顧,她才放棄出家這個念頭。因此,對於公婆來說,寺廟裡的生活總是她的願望。

在山頂遇到和尚,我的婆婆都很開心,她說,似乎十幾年沒見大師了,有幾次患病,還擔心她不能再見大師了,大和尚也非常高興,請我的婆婆喝茶,然後談到十年前看到寺廟的面貌風景以及建造寺廟的重重困難。談到了艱難的時間,兩個老人一直嘆息。

在山頂,遇到了和尚,我的婆婆非常開心 (圖片來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在吃飯前的時間,我到寺廟裡到處逛逛。雖然對寺廟不熟悉,眼前的寺廟也沒有什麼名氣,但仍然讓我感覺到非常莊嚴,面前一棵百年老樹伸展著的樹葉遮住了紅磚牆寺,即使夏日的陽光太炎熱,沒有樹木的陰影,但仍然讓人感覺涼爽,感覺不到一點熱。

吃完素菜後,婆婆不想留在客房休息,想到佛堂念經。此時我才知道,婆婆要唸彌陀經,佛堂祭拜一尊不大的阿彌陀佛像,裡面只有幾個禪椅。上香之後,我婆婆坐在墊子上,專注跟著大家唸佛,我一個人靜靜站在那裡。

記得去年我去了偏遠省的明月寺拜祭。因為在我吃飯之前,大師提到坐禪,所以我感到非常有興趣,只想看一下,我請大師允許我進入禪堂,在那裡的禪堂比這裡的佛堂大,裡面有二十多個僧人,當我進入禪堂時,本想坐禪只是靜坐,但沒想到有20個僧人正在那裡進香。問著大師才知道,進香也是讓僧人開悟的方法。

第二天,我們跟大和尚告別後,沿著下山路,慢慢地走。當到了觀音寺時,婆婆也停下來進香。當婆婆出來時,我忍不住地問:「進香要走到這麼遠,這麼困難,您為什麼不請一個佛像回家?我們可以為您做一個小佛堂。」

(圖片來源:Adobestock)

我婆婆搖了搖頭說:「不必要的,真正的佛堂早就有了。」

我驚訝地問:「佛堂在哪兒,我怎麼看不到?」

婆婆微笑指著她的心說:「在這裡,多年前已經做好了。我每天都在這兒念經念佛。」

那時,我的內心震了一下。婆婆不會寫一個字就可以說出這樣深刻的哲理。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比心裡的佛堂更真實,更美好?很多時候,我們辛辛苦苦地尋找,傻傻地等待,甚至等著想掉著眼眶的淚,希望有萬能的佛陀來幫助我們解除所有的苦難,讓我們遠離苦海。

還有很多人還在千里之外,不辭辛苦來佛廟以拜祭在心裡的佛,以展示無量的誠敬。也有人使用檀香,大理石等珍貴材料來建造美麗的寺廟,以敬佛、念佛和禮佛。但誰考慮過為自己的內心建造一個佛堂?有沒有人想過想得到在世俗中的平安,首先需要從心靈的平安開始?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比心理的佛堂更有真實,更美好⋯(圖片來源:minghui.org)

事實上,偉大的佛陀用祂的智慧告訴我們:「所有的外在尋求,最終仍然回到內心,所有外面的喧鬧,最終將回歸於生活的平靜和樸素。」一個人只有覺醒心靈,智慧才能升華,才能發現輝煌的光芒在哪兒。

(責任編輯:玉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