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字逸少,原籍琅琊臨沂(今屬山東),後遷居山陰(今浙江紹興),官至右軍將軍,會稽內史,是東晉偉大的書法家,被後人尊為「書聖」。        

王羲之名作相當的多,如被譽為「天下第一行書」的《蘭亭序》、《黃庭經》、《樂毅論》等。

他的伯父王翼、王導、堂兄弟王恬、王洽等都寫得一手好書法,王羲之每每苦練書法,練字時,總是凝眉苦思,廢寢忘食。每到一個地方,更是跋山涉水,到處尋找歷代碑刻與書法資料。

東床快婿

王羲之20歲時,有一天,太尉郗鑒派門生阮裕到宰相王導家去為女兒挑選女婿,王家子弟無不刻意打扮,希望能夠雀屏中選,唯獨王羲之毫不在意。

因為之前,在半路上再三觀賞了東漢著名書法家蔡邕的古碑,令他沉醉不已,什麼事都不放在心上,相親一事他早就拋諸腦後了。

加上天氣太熱,他脫掉外衣、袒胸露腹,邊喝著茶,邊想著蔡邕的書法。阮裕見他與其他子弟不同,非常驚訝。

阮裕回去稟告郗鑒,郗鑒一一聽罷,不禁拍手道:「真有此事!好一個任性率真,胸襟豁達的公子啊!」打聽後知道是王羲之,後來郗鑒就把女兒嫁給他了。

錯把墨汁當醋醬

王羲之勤練書法,在書房、院子、大門邊,乃至廁所外面,都擺著凳子,安放了筆、墨、紙、硯,每想到一個結構好的字,就馬上寫到紙上。

每當寫完字,王羲之就在門前的水池裡洗毛筆。時間一久,那口池水都染成了黑色,因此,當時人們都把那口水池稱為「墨池」。

有一天,王羲之正聚精會神地勤苦練字,忘記吃飯,妻子讓家僮為他端了一盤饅頭和一碗醋蒜醬。

家僮幾次催促他趁熱快吃,王羲之都只是隨口應和,家僮只得去稟告夫人。         

妻子走進書房,見王羲之手裡拿著一個饅頭正往嘴裡放,一口咬下去,又趕緊吐了出來,而且嘴角盡是黑黑的墨汁,看見夫人才笑問道:「這醋蒜味道不對啊!」         

夫人慌忙的一把搶下他手中的饅頭,說道:「相公!墨汁怎麼可以當醋蒜呢?」

王羲之在木板上寫的字,木工拿去雕刻時,才發現這木板到三分深的地方,還滲透有墨汁呢!因此後人稱王羲之的字「入木三分」(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入木三分

王羲之日日夜夜刻苦勤練古人碑帖,多年不停歇地勤苦練字,因而腕勁沉穩,筆力遒健,寫出的字,真是出神入化。

有一次,王羲之去探望朋友,友人正巧不在家,於是他走進朋友的書房,在茶几上寫上幾個字,就走了。

後來這家人想把他寫的字擦掉,可是卻總是擦不乾淨,用水洗也洗不清。仔細一看,才發現王羲之在木板上寫的字,已經入到桌板三分深的地方,因此後人稱王羲之的字「入木三分」。

 

千里送鵝毛

在一個晴朗的月夜,王羲之獨自漫步在山陰道上,忽然聽到一聲聲嘎嘎的鵝叫聲,寺院前面有隻像白玉似的鵝,王羲之走了進去,見有一位道士正在寫字。

老道士驚喜地招呼他,王羲之知道老道士抄的是黃庭經,一時興起,詢問:「我可以代勞嗎?」老道士當然是求之不得呀!

等王羲之一口氣寫好後,天已矇矇亮起;老道士見狀,眉飛色舞,連聲道謝:「右軍今天的書法,真是人間仙品呀!」

王羲之告別前,老道士將白鵝相送,且說了一段令王羲之頗為納悶的話。

王羲之非常高興,在歸途中,他幾度思索老道士的話中玄機:「山陰道士今飛去,人間留得『黃庭經』。」

結果,當他再回頭時,寺院、鵝籠、道士,早已消失無蹤,手中的鵝,不久也飛向天邊了。

當王羲之再一抬頭,看見飄在天上的老道士,正騎在鵝背上,向他招手說道:「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右軍再見啦!」

之後,王羲之再看看自己手中,正拿著一根鵝毛!

 

戒子書

王獻之是王羲之的兒子,年少時在書法世家中耳濡目染,對研習書法興致高昂,常常得到父親王羲之和長輩的稱讚。

被誇多了,不免驕傲自大、成日赴會、接受大家的讚賞,也因此對臨池練帖的事,就不再下工夫了。

有一天,王羲之奉詔到京城,臨行前家人以酒替他餞行,當王羲之喝得微醺之時,一時書興大發,提起筆來在牆壁上題了一首「戒驕詩」給王獻之。

面對牆壁的戒子書,心高氣傲的王獻之並不服氣,就照著牆上的字,每天臨摹幾十遍。

然後,在父親回來前,偷偷的把父親的字跡抹去,自己模仿父親的字跡重新寫過。

王獻之左瞧瞧、右看看,自認無人能分辨字跡的真假。幾天後,王羲之回到家裡,看到牆上的「戒子書」,仔細觀察良久,歎了口氣說:「那晚莫非老酒喝多了,寫出的字竟然如此拙劣,唉!」

當時在在一旁準備接受稱讚的王獻之頓時心驚膽跳,惴惴不安。

之後,他終於明白不下苦功夫是成不了書法名家的。

古代修禊盛會,引水環曲成渠,流觴暢飲。圖為明 錢榖《蘭亭修禊圖》(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蘭亭集序

從會稽往南走有一座蘭渚山,蘭渚山上有一座精緻的亭子叫蘭亭。

東晉有一個風俗,在每年陰曆的三月三日,人們必須去河邊玩一玩,洗去身上的不祥之氣,這叫做「修褉」。

晉穆帝永和九年的三月三日,王羲之和至親好友,一共四十一位,來到蘭亭河邊。

大家一面喝酒,一面作詩,共寫了37首詩,王羲之把詩匯集起來,編輯成一本「蘭亭集」。自己為其寫了一篇序文,用鼠鬚筆寫在蠶繭紙上,這就是名震千古的「蘭亭集序」。

 

文章來源:大紀元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