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榜下捉婿」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古人更相信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十年寒窗苦讀,一切願望均會在金榜題名時實現。富賈及官員之家擇婿的目標也就盯住了金榜題名的士人!

在宋朝,評價一個家族興盛的程度,就是看這個家族中有幾人登科或幾個女子嫁給士子,所以,金榜題名的士人就成了豪富之家擇婿的首選,因此演變出「榜下捉婿」的風尚。

每至張榜唱名之日,達官顯要、各地富紳們甚至全家出動,一大早就到金明池(北宋時期著名的皇家園林,位於開封外,園林中建築全為水上建築,池中可通大船)爭相挑選登第士子做女婿,各豪門大戶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整個場面簡直就是在「搶」,所以大家便稱其為「捉婿」。

王安石詩作寫道:「臨津艷艷花千樹,夾徑斜斜柳數行。卻憶金明池上路,紅裙爭看綠衣郎(新登科的進士)。」科舉勝出者名利雙收,走仕途成為奮鬥的目標。

台灣許多年來,醫學系裡的青年才俊一直是搶手的選婿標的(圖來源:Pixabay)

台灣許多年來,醫學系裡的青年才俊也一直是搶手的選婿標的,一如宋朝當科進士。

宋朝當朝宰相也是希望把女兒嫁給當科進士,宋真宗時河北人范令孫登甲科,宰相王旦就把他招為女婿。而宰相寇準也將自己的侄女嫁給一位叫高清的新科進士,沒多久寇女卻死了,另一位宰相李沆依然把女兒嫁給他續弦。而這位當了兩個宰相女婿的進士,歷史記錄他才識平平,無所建樹。

宋仁宗當政時,擴大科舉的範圍,「榜下捉婿」從此更加興盛起來。

馮京做了狀元後,外戚張堯佐想要馮京作女婿,便把馮京請到家中,並送上金帶,把女兒許了過去。不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宰相富弼也看中了馮京,最後榜下捉婿的勝利者是當朝宰相,馮京成為宰相的女婿。

「書中自有顏如玉」的風險

「書中自有顏如玉」的典故就是來自宋真宗的〈勸學篇〉:「富家不用買良田,書中自有千鍾粟;安房不用架高堂,書中自有黃金屋;娶妻莫恨無良媒,書中自有顏如玉;出門莫恨無隨人,書中車馬多如簇;男兒欲遂平生志,六經勤向窗前讀。」說明當時的社會普遍現象,士人只求一朝登第,不必急著娶妻!在年復一年的趕考中,有多少讀書人熬了青春,白了頭!

這樣一來,榜下捉婿也有一番風險。

話說有位叫韓南的書生,多年苦讀終於如願考中進士,便有人來「捉婿」,而他也不回絕,卻寫了首詩奉上:「讀盡文書一百擔,老來方得一青衫(進士服)。媒人卻問余年紀,四十年前三十三」。想必大家也都算得出來這位士子老阿伯已高齡73歲了!可見當時「捉婿」的情況已經瘋狂到甚麼程度。

那麼宰相會不會在榜下捉不到女婿?據說宋高宗時的奸相蔡京,想把女兒嫁給新科進士河南人傅察,可貴的是,這位及第士人不媚權勢,在「榜下捉婿」時說「不」呢!

進士雖然是當時的佼佼者,但自有科舉制度以來,及第的進士能名留青史又有幾人?大部分的進士是沒沒無聞的,因此,這樣選婿,主要是為了家族的社會地位考量吧,這也是一種社會的價值觀。

轉自~看雜誌

(責任編輯:Nicol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