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女性一旦為人妻、為人母之後,總是感歎母親難為!以往的社會結構多半男主外、女主內,女性只要把家照顧好,做好分內的事就算盡了責任。隨著時代的變遷,女權高漲,女性們相繼走出家庭,開啟了內外兼顧、擁有雙薪收入的豐厚物質生活。與此同時也遭逢壓力驟增、心力交瘁的窘境。這是高度物質享受的代價。

不義之事不存於心、不仁之財不入於家

回頭看看先秦時期,單純的人際關係和簡單的社會結構下,女子是如何扮演好母親的角色?除了耳熟能詳的「孟母三遷」和她「斷機教子」的故事之外,還流傳著一樁「田母誡子」的動人故事。 

戰國時期的齊國,國富民殷,在諸侯列國中是國力很強的大國之一。齊宣王執政時,任用田稷為相,國政清明、官吏廉潔。而人們把這一功勞歸於田母家教有方。

一天,田稷乘車回到家中,像往常一樣,第一件事是上高堂叩拜母親,向母親大人請安。善於察言觀色的老母親,從兒子的表情及言語中,就能看出他一天從政的情況。

田稷向母親問安後,臉上露出一絲喜氣,順手從袖中掏出百鎰金子,雙手捧上:「孩兒孝敬母親。」田母瞧見如此重額的金子,頓生疑慮。沉著臉問道:「你為相三年,俸祿從沒有這麼多,是君王獎賞的?還是士大夫賄賂的?」田稷不敢作聲。

田母見狀,心裡已知道七、八分,嚴肅地問:「你為甚麼不回答?」身為齊相的田稷,儘管在宮廷中威嚴十足,卻十分敬畏母親。他不想也從不敢欺瞞老母,老老實實地向母親道出這百鎰金子的來歷。

原來是一位大夫因瀆職,懇求田稷在齊王面前說幾句好話,想求得寬恕,所以就暗地裡給了他這些金子。田稷當時也執意不要,但無奈這位大夫死纏不放,並說是孝敬田老夫人的。田稷是個孝子,最後還是收下了。

田母聽後,正色道:「兒子聽著,你接受下屬的賄賂,是不誠不義、不忠不孝啊!我聽說士人嚴於修己、潔身自愛,不取苟得之物;坦蕩磊落,不做詐偽之事。不義之事不存於心,不仁之財不入於家,言行如一,情貌相符。」

「你受賄賂,就得為人開脫罪過,而且還壞了國家吏治的法度,這是不誠實、喪禮義的!如今君王讓你做了齊相,享受優厚的俸祿,可是你的言行能夠報答君王的信賴和恩情嗎?作為國家的重臣,事事處處應當作群僚的表率,事君如事父,盡心竭能,忠信不欺,把效忠君國當作自己的義務。」

田母句句嚴苛:「執行君王命令和國家法律,應當廉潔公正,這樣就不會有任何天降災禍之事。可是你現在離忠義太遠了。為人臣不忠,就等於為人子不孝,以老母之名受人不義之財,實際是陷害至親於不義。所以你既不是個忠臣,也不是個孝子!不孝之子,就不是我的兒子,立即滾出這個家門!」

說完,田母頭也不回,拄著柺杖,氣憤地回房去了。

田稷匍匐在地,滿面羞赧,冷汗涔涔,恨不得一頭鑽進地縫裡去。待母親離開大堂後,他立即讓家人駕車,將金子退還給屬下,至晚方歸。次日,田稷上朝,面見齊宣王,懇求給他治罪,罷免相職。

宣王派人瞭解了事情的始末,對田母的母德風範稱讚不已,並親自到相府看望田母,隨行人員亦對田母由衷敬佩。宣王對群臣說:「有賢母必有良臣!相母之賢如此,何愁我齊國吏治不清。」他當著田母的面,讚許田稷改過請罪的光明磊落品德,赦免了田稷的罪行,恢復了相位,並親自賞賜田母金子和布帛,以表示對她的敬意。

從此之後,田稷更加注意修身潔行,成為戰國時期很有作為的一代名相。

那是多麼宏大的襟懷與見識,才能造就出如此的良吏賢臣;又是多麼高尚的操守與道德,才能造就出這樣的廉名孝子。田母的母儀表率,確實是歷史上的典範,值得現代人借鑒與深省。

也有不少有心的媽媽,放棄高薪的職業,拒絕利益的招手,為了下一代而暫時犧牲自我,默默地在摸索中堅持,靜靜地在用心中收穫。她們是無聲的一群,也是令人感佩的一群(圖片來源:Pixabay)

也有不少有心的媽媽,放棄高薪的職業,拒絕利益的招手,為了下一代而暫時犧牲自我,默默地在摸索中堅持,靜靜地在用心中收穫。她們是無聲的一群,也是令人感佩的一群……

文章來源:看雜誌

(責任編輯:鈺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