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認為,天地人三者間能互相感應、互動。由此,人們可以按照自然現象的變化,推測人類即將遭遇到的事情。

古人可以按照自然現象的變化,推測人類即將遭遇到的事情(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根據歷史書籍,星象學(按照亮星照命的亮度和落入的位置,並依此推測命運的學問)誕生至今已有數千年的歷史。從性質的相似程度,人們可以知道星象學、太極、河圖、洛書、周易及八卦是出自於同一個史前文明時代。

在西方文化之中,有12個星座並對應著12種命運,其中囊括了如愛情和事業等。但這其實只是種粗淺的概括,對於星象學方面的使用較膚淺而侷限於表面。

但就現代發現的瑪雅預言,其對於星象學的應用則非常深入。其實,過去幾千年來東方文化的深奧廣闊,遠超出於現代人類的科學技術水平。

翻開中國古籍便會發現到,無論是歷史、經文、小說或論書(研究作品)等,其中都有著人物和相關事件的記載,天空中28個星宿的波動對於皇位、戰亂和人間穩定與否是有直接關係的,而這些波動,大則改朝換代、小則戰爭一場,再小就是個人的興亡,一切的一切都與星座有對應關係。

此外,還有觀察天相尋找信息以決定國家大事等行為,其實是種非常高程度的科學技術,其與現代衛星及諜報相比,不知要深奧與先進多少倍。

從各項記載我們知道,從鬼谷子、姜尚及張良,一路到諸葛亮、邵雍與劉伯溫等等,都是非常有才華,精通此道的高手。

在《三國演義》中,有一章描述了諸葛亮觀察星象的能力。

深夜,孔明扶病出帳,仰觀天文,十分驚慌;入帳便謂姜維曰:「吾命在旦夕矣!」

姜維曰:「丞相何出此言?」

諸葛亮看到天象知道自己很快就面臨危險(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孔明曰:「吾見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隱,相輔列曜,其光昏暗:天象如此,吾命可知!」

姜維曰:「雖然有這樣的天象,丞相為何不用求安解災的方法挽回?」

孔明曰:「吾知道,但不知道天意怎麼樣。」

另一邊,亦精於此道的對手司馬懿在魏營中也發現此一天象:忽一夜仰觀天文,大喜,謂夏侯霸曰:「吾見將星失位,孔明必然有病,不久便死。」

果然,司馬懿猜測孔明的病遠比大夫還準,不久後孔明果真病逝。

在《飛龍傳》中亦有一節「高行週夜觀星象」的敘述:高行週離座,走出中軍帳來,只見五營四哨,嚴謹肅然。又覺寒風撲面,遍體如冰。抬頭一看,那滿天星斗,燦爛當空。

又向天河觀看,見紫微斗口生了黑氣,一會明朗,一會昏暗,客星犯帝座,明星旺氣,正照禪州。就知大漢天下不久,必屬於郭威,為此一憂。

又過數日,病體更甚。那日到了夜間,至三更時分,高行週心因疑慮,叫聲:「我兒,你扶我出去,再觀星象何如?」

懷德道:「爹爹身體不安,巳須養靜為主,待等痊好,再去觀看不妨。」

行周道:「你便扶我出去,決無妨礙。」

懷德不敢違忤,只得扶了父親,走出帳外,仰觀天象。見自己本命星昏昏沉沉,不住地欲墜,嘆了一口氣,默默無言。

懷德扶至後堂,坐在軟榻之上,躊躇嘆息。懷德問道:「爹爹觀看星辰,為何不言長嘆?」

行周道:「我兒,你怎知星理玄微?我欲待不說,你便不知其故,我且說與你知,自然明白。

方才我仰觀天文,見本命將星昏暗。又於前夜觀看,見客星犯帝座,主宿不明,此乃欲換新主之兆。又見旺氣正照禪州,應在郭威承襲天下。你父奉命興師,前來拒敵,誰知上天不容,降下災患,使我不能滅賊,誠天意也。」

天地都有天象的感應和變化,勢必會影響到人類(示意圖,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如果有人懷疑上面的小說都只是小說家為增加劇情起伏,而「編」出來的,有杜撰之嫌的話,那麼下面這些有朝代、時間的描述記載,就很難讓人懷疑了:

唐朝開元二年五月二十九日的晚上,有一個大流星像甕那樣大,還有像盆那樣大的,貫北斗星,都墜落在西北方。小的跟著落下來的有無數個,天上的星星全都搖動了。到天亮時才停止。七月襄王死了,死後給「殤帝」稱號。十月吐蕃進入了隴右,掠奪羊馬,死傷無數。這年的六月,大風將大樹和房屋都給颳倒了,長安街上的樹,連根拔出的十棵中就有七、八棵,長安城剛開始建設時,隋將高穎領頭所種植的槐樹,大概有一百多年了。到這時被連根拔出。

終南山的竹子,開花結子,佈滿整個山谷,大小就像是麥粒。那年天下鬧飢荒,那些竹子也都枯萎而死。在嶺南也如此,人們都拿吃它,在溪水中浸泡並加上麵粉,因為看起來像米飯,所以人們可以吃它。

後漢襄楷說:「國里的竹柏枯萎時,不出三年,國主當死。人家的竹子結了子而枯死的,家長當死。」終南山的竹子開花而枯死了,果然,開元四年太上皇駕崩了。

唐朝延和年初正月七日,太白星顯示在白天。那日,太上皇辭讓帝位。這是改換國主的預兆啊!到了八月九月,太白又在白天看見了。國改年號「先天」(唐玄宗李隆基的年號)。第二年二月七日,太上皇被廢除,殺了中書令蕭至忠、侍中岑羲,並流放了崔湜,但不久也把崔湜殺了。

唐朝儀鳳年間,天空中有長星占了半個天,出現在東方,三十多天才消逝。從這時開始就有吐蕃叛變、匈奴造反、徐敬業作亂、白鐵餘叛逆、博豫騷動、忠萬強橫、契丹越過了營府、突厥突破了越定,麻仁節、張玄遇、王孝傑等一共死了一百多萬人。三十多年,戰爭沒有停止。

以上僅略舉了發生在唐王朝的數例天象變化,歷史上宋、元、明、清諸朝代這類事情林林總總,都被當時的星象學家們像天氣預報一樣觀測記載著。

古人以觀察星象而準確地預測人事變化,令人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實乃至東方神傳文化的奇妙!

videoPlayerId=1c224d051

(責任編輯:心瑜)

影片推薦: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