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有排練場、推固定演出,到無殼蝸牛、游擊接案,再現劇團走過十年。在導演葉志偉的帶領下,推出新作「物怪之里」,透過人、妖正融合的時代背景,探問何以恐懼,何以為怪。

再現劇團是台灣表演藝術圈的青壯團隊,過去在台北南昌街租用了一個地下排練空間,是同輩團隊少有的經營規模。也因為有了固定空間,就像人們有了家,心安了,人可以團聚一起,創作因此有了緊密默契,經驗的積累也滋養了所有成員的從藝之路。可惜在2012年,因地下室難以解決的淹水問題,再現劇團宣告「休眠」,成了無家之團。

葉志偉苦笑,現在夥伴們雖然還是能為了劇團的創作一起工作,「但就是打回原形,得到處借別人的場地排練,能好好磨東西的時間變少。」他感慨,比起過去密集工作的默契跟革命情感,現在的狀況就像是接案,「可以感覺每個人因為得在外面接不同的案子求生存,解決問題的能力變強了,但真的是少了跟彼此、跟空間都一起呼吸的緊密感」。

少了緊密、少了固定的場所一起工作,這一回的「物怪之里」,分了幾個階段才成形。從2013、2014年向醒獅團拜師學藝開始,到近兩年與演員的個別工作、發展身體與劇本,終於又出新作品。

葉志偉表示,一直對妖怪感興趣,對長得不一樣的人有了解的渴望,加上近年有何敬堯、台北地方藝文工作室等人的妖怪書寫刺激,「我不是小說家,那我可以怎麼透過劇場來做這件事?」藉由醒獅團的學習、身體的轉化運用與操偶技巧、戲偶呈現,以及對於妖怪何以產生的思考,因此有了「物怪之里」。

「我跟演員會推想,那些古典的妖怪為什麼是在那樣的時空背景產生。譬如虎姑婆、林投姐,若他們放到了現代,代表的意義又會是什麼」,葉志偉說。

像是清朝時代,在高雄鳳山據說有種「老猴魅」專門騷擾婦女,「就現代眼光,可能就是癡漢、色狼,可能是缺乏母愛的人」,葉志偉說,很多時候人們覺得別人「怪」,只是因為不了解也不理解對方的需求,「或許妖怪之所以成了與人不同的異類,只是因為跟多數人不一樣」。

他坦言,這就像是人類對種族、有色人種的歧視偏見,就像是台灣目前正面臨的同性婚姻平權、新住民的融合等現狀,「這個作品,撇開形式,我藏在背後想投射的主題,就是現代台灣正在發生人際間的關係轉變。我想探問,讓人恐懼的到底是什麼,而現在的社會狀態又是什麼」。

「物怪之里」由李玟瑤、林育賢、張釋分、陳佳豪、辜泳妍、黃煒翔等人主演,將於11月23日起至12月2日在台北華山園區拱廳演出。

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