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前高雄縣長楊秋興爆出,台灣高雄市長韓國瑜,曾在北京大學念政府管理學院讀博士班9年,引發關注。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如果情況屬實,這經歷顯示是中共在培養代理人。台灣被紅色滲透議題持續發酵,有外媒披露,中共至少付費給5家台媒作新聞置入。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對美國之音說:這有三個層次。13日,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竹聯幫幫主“白狼”張安樂等人被控接受中資金援。

“在大陸潛修9年”!韓國瑜一段神秘經歷被起底

圖:楊秋興

前高雄縣長楊秋興12日晚在臉書上說,韓國瑜「2001-2009被起底在北京大學唸政府管理學院博士班長達九年,管理學院是專門培養高級幹部機構,這段期間韓一直以潦倒落魄在山上修行帶過,其實是在大陸『潛修』,今已露出馬腳,這才是真正問題的嚴重所在啊!」

圖:韓國瑜拜見澳門中聯辦主任

楊秋興還說,難怪旺中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動用旗下所有媒體的力量支持韓國瑜。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稱,針對特定人士長期以來充滿仇恨式的抹黑,「我們不願意隨之起舞」,會請律師團隊搜證並研究相關的法律責任。

圖說:韓國瑜拜見香港特首林鄭

阿波羅評論員王篤然分析,若楊秋新所說屬實,而韓國瑜稱那段時間自己是「潦倒落魄在山上修行」。就說明韓國瑜深知,他這段經歷是不被人接受的,所以他掩蓋,迴避這段經歷;“也就說明韓國瑜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是沒有政治判斷力”。

王篤然說:“他是知道,自己在中共的獨裁政權下,學習中共用無產階級的國家機器來奴役百姓,這是不被民主社會接受的,所以他才會迴避這個事情。所以,實際上韓國瑜不是糊塗,而是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王篤然指出,如果韓國瑜這段經歷屬實,去「潛修」的時間是2001年,是天安門事件12年之後,當時法輪功也已被殘酷鎮壓2年,韓國瑜能去大陸學習9年,這真是令人不可思議、不可理解的。

王篤然說,“往輕點講,他實際是沒有敵我意識的,他對獨裁體制沒有任何的排斥,他認為中共這麼一個邪惡的獨裁政權是他學習的對象。他去學這種獨裁管理,只能理解成,當他要從政時,就要把這種獨裁管理在台灣加以實施。”

王篤然表示,韓國瑜的經歷無疑是中共在培養代理人。“白狼”張安樂實際也是中共的黑道代言人代表。中共從全世界的國家、政黨中去找人,到中國大陸去接受軍事、政治等各種各樣的學習及訓練。

王篤然說,“實際上中共這樣在全球拓展,是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的霸主,是中共這幾十年來一直在作,從來沒有停止的工作。韓國瑜只是中共培養對象的其中之一。”

“當然,中共肯定不止培養韓國瑜一個人,但9年的經歷確實是很長。但韓國瑜目前鋒頭正健,是中共整個計劃這一盤大棋中很成功的一個人,但韓國瑜也未必就會當選。”

圖說:韓國瑜抵香港中聯辦台務部長楊流昌等接機,於貴賓室合影。

楊秋興說,韓國瑜“擅長操作權術,最典型的庶民與權貴二分法正是共產黨的鬥爭方式,由其申報的現金存款、三十多張儲蓄型保單,高級違規農舍、高級電梯別墅,他那裡是庶民啊,……他是權貴吧!”

楊秋興還說,國民黨吳敦義主席喜歡背訟的禮運大同篇中,最重要的就是「選賢與能、講信修睦」。韓國瑜“這個人輕諾寡信,這就違背「信」了,他自稱以前「吃、喝、嫖、賭」樣樣來,那這樣還有「賢」可言嗎?”“入主市政八個月來的表現也可看出韓國瑜的不「能」啊?整天耍嘴皮到處敵對那有「睦」呢?”

楊秋興認為,吳敦義說絕不會「換韓」,但這就暴露出韓國瑜的不適仼與國民黨的危機。他還向韓國瑜喊話,說包括美國在台商會早就預料會有「換柱2.0」,人家有自知之明,韓國瑜最瞭解自己,「不要繼續害了黨,害了中華民國」,尚可保全市長寶座,「這才是智慧聰明之舉啊」!

統促黨涉收中資金援,張安樂等6人被起訴

另一方面,台北地檢署8月13日依違反政治獻金法、偽造文書、業務侵佔、銀行法、稅捐稽徵法等罪,起訴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黑幫竹聯幫幫主張安樂、張瑋父子等6人。至於張安樂等人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等罪嫌部分,仍繼續偵辦中。

據大紀元報導,台北地檢署認為,統促黨於去年2月花蓮大地震時發的賑災款項來源有問題。張安樂率領、高舉中共五星旗的統促黨頻傳暴力事件,擾亂台灣社會。統促黨背後疑似有中共資金暗助,辦案人員去年8月7日曾到統促黨辦公室等處搜索,監控張安樂行動並沒收其手機。

報導說,張安樂及其統促黨成員涉犯下的各種罪行所涉及的全部金額達數千萬台幣。

路透社6月26日曾報導,台灣親共團體統促黨計畫跟中共“內外勾結”,企圖滲透2020年1月的台灣大選,推選親共候選人上台。報導揭露統促黨在台灣的統戰手法,一方面用幫台商在大陸投資為噱頭,要求台商在意識形態上靠攏中共;另一方面,利用台灣的自由,計劃以研討會和集會的方式直接為中共入侵台灣站台。

路透曝“紅色滲透”:至少5家台媒收中共錢

從2009年起,中共開始更大力度的在國際範圍內搞「大外宣」,作為中共推行全球戰略的文化工具。對台灣媒體地滲透亦早有所聞。

8月9日,英國媒體《路透》以“買‘新聞’:中國利用台灣媒體贏得島嶼人心”(Paid“news”: China using Taiwan media to win hearts and minds on island– sources)為標題,報導中共當局拿錢影響台媒,試圖推進其統一目的。

《路透》根據與10名台灣記者及新聞編輯部主管的訪談內容,並檢閱內部資料,發現中共當局至少付錢給5家台灣媒體集團,包括多個發表的報導,以及一家電視頻道。中共國台辦甚至簽下合約,換取各式平面刊物與一家電視頻道的新聞報導。

但基於提供文件的這些媒體前任和現任員工的要求,報導中沒有公開這些媒體集團的名字。報導以台灣主要報紙網站上多篇文章為例,文章中誇張的讚揚一項中共當局為吸引台資,推出的一項“眾多福利”的新計畫,誘導台商前往中國。聲稱中共“會像對待自己人一樣對待台灣商人”,文中提及“多項津貼”,並稱這項獎勵措施是“史無前例”的良機,而非對台灣的一種威脅。

另一知情媒體人表示,某報社刊登2篇中共如何吸引台商的專題報導,國台辦共支付了人民幣3萬元,這感覺像是進行宣傳,替中共政府工作。

事實上,《金融時報》於今年7月16日,即發表一篇報道,引述匿名記者指台灣的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中集團)旗下的《中天新聞台》及《中國時報》,接受中共國台辦指示處理新聞。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台灣《中國時報》記者告訴媒體BBC中文,自從旺中集團買下《中國時報》後,報社就以兩岸新聞為優先。他舉例:像是有中共黨委書記層級的官員拜訪,無論是否具有新聞價值,都必須放棄當天其他採訪行程,以採訪大陸官員最優先;記者已經沒有自主空間,常為了報社立場而在頭版批評政府,違法比例原則。

對此,英國牛津大學博士、國際政治金融專家汪浩對美國之音說:這可以從三個層次看。

其一是,中共不斷的對台統戰,宣傳和搗亂,導致台灣國家認知的定位混亂或者沒有共識。中共過去對於台灣的統戰70年來沒有本質的變化,一直堅持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至於怎麼樣實現統一台灣,是用武統還是和平統一,對於中共來說沒有本質的差別。

第二,台灣內部確實在於是從中華民國獨立出來的,還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獨立出來的,這個定位有一些不同的意見。

第三,在維持現狀的情況下,台灣應該採取親美的國防外交還是友中共的外交國防路線,在台灣內部有分歧。至少從親美和友中共有主要分歧的台灣政治人物來說,他們沒有一個敢公開否認,說中華民國的現狀是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起碼沒有一個想要競選總統的候選人會公開的說,中華民國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台灣內部政治的現實。

6月23日,超過十萬台灣民眾站上台北凱達格蘭大道舉行「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大集會。

目前,中華民國政府已開始擬定針對「中共代理人」修法,預計9月立法院會期開始後修法。對此,《中國時報》前記者向BBC表示贊同。他認為,要針對所有的在台境外勢力。

轉自:阿波羅網

分類: 香港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