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在長林子勞教所二大隊走廊盡頭的水房是一個私設酷刑的刑室,昏暗、陰森,窗戶被砌起的磚頭封住大半,上面是玻璃,地下是冰,厚達半尺。

黑龍江依蘭縣法輪功學員閆繼國被警察帶到這裡。當時正是北方最冷的時候,零下幾十度,滴水成冰。警察把窗戶打開,寒風湧入。閆繼國赤腳站在冰上,雙手上舉被手銬銬著。他在這裡被拷了15個日夜。

閆繼國披露,「冰凍」酷刑經常被中共使用來摧殘法輪功學員,迫使其放棄信仰。在寒冬裡,他們將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下,甚至扒光,或者直接將人用冰冷的涼水澆透,或讓人踩在冰上、趴在冰上,或者直接把人埋在雪堆裡。

「冰凍」酷刑可導致人全身凍殭、凍傷、神經麻痺,局部肌肉壞死,重者致全身癱瘓、失語失憶,甚至死亡。

陳愛忠生前遭酷刑「雪埋活人」

中共發動打壓法輪功後,2001年1月,河北省法輪功學員陳愛忠全家六口和9歲的外孫女兒李穎,為講清法輪功真相再一次到北京上訪申訴。

%image_alt%
陳愛忠(後排左一)一家因修煉法輪功,六口之家先後被中共迫害致死五人。(明慧網)

陳愛忠先被綁架在北京東北旺看守所7天。為不連累家鄉鄰里,不報出身份,惡警將其衣服全部剝光,銬在院內一棵樹上,雙腳深深插入雪中,就這樣在冰天雪地的院中被冰凍了一個多小時。腳下的冰雪化成了兩個水坑,腿、腳凍傷失去了知覺。惡警用高達30萬伏高壓電棍長時間殘忍的電擊陳愛忠身體敏感部位,致使他幾次昏死過去,上身、大腿內側、臉上、胳膊上大片水泡連在一起,雙腿腫脹、血紫色,造成殘廢,從此無法站立。

幾天後陳愛忠被轉交北京市海淀區看守所。面對傷痕纍纍的陳愛忠,惡警毫無人性對他嚴刑逼供,並唆使犯人將陳愛忠衣服全部剝光,在院中用積雪將他全部埋在雪裡冰凍。時值隆冬,冰天雪地,就這樣在院中的雪裡被埋了大約三四個小時。

接著惡警又指使幾個犯人給陳愛忠上一種叫「開鎖」的酷刑,一犯人一手將兩手指使勁抓緊,另一犯人把一把帶方楞的牙刷頭插入陳愛忠兩手指中來回轉動,手指間頓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陳愛忠被迫害得雙手雙腳全部殘廢。

2001年1月9日,陳愛忠秘密送往唐山荷花坑勞教所第6大隊。9月20日,年僅33歲的陳愛忠被荷花坑勞教所奪去了年輕的生命。

何華江遭長時間澆冰水後死亡

何華江,男,1997年修煉法輪功,大慶采油六廠四礦材料員。

%image_alt%
何華江(明慧網)

2002年12月23日,何華江被劫持到大慶勞教所。一進來就被單獨關到禁閉室。但是,何華江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拒絕寫所謂的「悔過書」。

當天晚上在一樓洗漱間,犯人們開始酷刑折磨何華江。他們將何華江衣服扒掉,把他綁在鐵椅子上,嘴封上,開著窗戶,用水管對他不停地澆冷水。中間有時還推到外面凍他。

惡徒王慶林叫喊:「你寫不寫?你聽沒聽見?」副大隊長張明柱咆哮著:「不要住手,給我澆!看你還煉不煉了,叫你知道我是誰。」

至深夜11點多鐘,何華江痛苦的慘叫聲越來越小,最後連微弱的呻吟都沒了,淒慘離世。

張志彬被強迫趴在冰上

張志彬,女,河北省秦皇島市青龍滿族自治縣人,百貨公司職工,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張志彬先後5次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4次,並被送勞教所迫害。

%image_alt%
張志彬(明慧網)

張志彬在青龍縣看守所期間,因堅修法輪功,被多次遭到手腳連銬、掛干、趴冰等酷刑。趴冰即:在院內水泥地上,或在水泥地潑水結冰,讓人趴在地上,雙手臂伸直,手凍得伸不直,警察或讓其它犯人腳踩,在冰上化掉一個人形來。

一次張志彬和20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迫趴冰,被凍得手指骨肉都成白紙色,後來變成厚厚的一層黑色硬殼,連指甲一起脫下來。

張志彬後於2000年12月18日在河北省唐山開平勞教所被迫害致死。

王玲被扒光衣服「大」字形吊著澆冷水

王玲,原遼寧鐵嶺市紅衛廠工人,曾3次被綁架到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

王玲(明慧網)
王玲(明慧網)

2003年,惡警齊福英把王玲弄到四樓小號裡關銬10天。小號內有一個鐵製老虎凳,惡警把王玲銬在老虎凳上,腳用鐵鏈全都鎖上。

當時正是隆冬季節,天氣特別寒冷,老虎凳涼得刺骨,骨頭都痛。小號的窗戶不關。最後王玲已奄奄一息了,才被放下來。把王玲放到暖室緩了3天,身體才恢復過來,但手腳臉都腫起來了。警察們怕此惡性事件叫其他學員知道曝光,便把王玲秘密轉移到大連勞動教養院繼續迫害。

到了大連教養院,那裡的惡警就命令犯人把56歲的王玲衣服扒光,關到鐵籠子裡,手腳被呈「大」字形吊上,身上被潑上涼水,兩腳站在水裡,打開窗戶。王玲晝夜被這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歷經7天7夜的摧殘,惡警見王玲的兩個胳膊徹底不能動了,才把她放下來。放下來時,兩個手銬都卡在了她的兩個手腕的肉裡,兩腿無法正常站立與行走。

山東老人慘遭凍成冰坨

2000年12月27日,山東煙台的孫大爺和老伴兒進京上訪,為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他們在天安門廣場被非法抓捕。

孫大爺和幾名法輪功學員被強塞入一輛車裡,綁架到北京市平谷區內一個不知名的派出所。惡警為了逼迫他們報出身份,對他們使用了慘無人道的「冰鎮」酷刑。

在滴水成冰的寒冬臘月,惡警們讓孫大爺只穿一件襯衣在外面站著,從上午9點一直凍到中午12點。而從下午開始,惡警們則扒去了他的襯衣,幾個人輪番往他身上潑冷水,不一會兒,孫大爺從頭到腳就成了冰坨,被凍暈了過去。惡警們把他拖進屋緩一緩,等他醒過來再拉出去接著潑水凍。那一天孫大爺被凍暈了8、9次,一直凍到了半夜12點。

當惡警們最後一次砸掉他身上的冰塊兒時,一個年輕小警察頗帶愧色的對孫大爺說:「我們也不想這樣,都是江澤民讓幹的。」

趙會軍被捆成球形按進冰盒

遼寧法輪功學員趙會軍這樣自述她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到兩位犯人的摧殘:「2008年1月19日,姜平逼我光腳蹲在風口,讓文連英把大鐵盒裝水凍冰。」

「兩人強行把我用膠條捆成球,封嘴,把我按在冰盒裡。冰碎了,她又往我身上澆涼水,衣服乾了接著灌。」

「見我還不簽字,(他們)就把我的衣服扒光,往身上澆涼水,抓住我的頭髮在地上拖,用皮帶抽,用摩砂皮鞋踢踩腳趾,直到她打累了或我休克了為止。」

犯人姜平還怪笑著對她說:「監獄裡甚麼叫人性?打死你這樣的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來源:明慧網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