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從昏迷中醒來時,我的身旁已經躺了三個男人,左邊一個,右邊倆,右邊挨著我的男孩不停的在我的身體上亂摸……我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一口鮮血湧到嗓子眼。我的思維又一次的靜止下來,床上,床下,床左,床右一切的一切喧囂,好像離我是那麼的遠,那麼的遙遠。」尹麗萍在自訴中「心都在滴血」地寫道。

11月16日,中共三中全會《決定》公佈取消勞教制度的第二天,2001年曾被馬三家勞教所秘密投入男牢經歷4天慘烈迫害的大陸女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再次發表《我被馬三家秘密投入男牢的遭遇(續)》講述其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從勞教所抬回家後,再多次遭到迫害幾乎喪命的經歷,並公開其真人的照片。她被迫害之時,正是薄熙來、王立軍在遼寧執政聽令江澤民密令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來,尹麗萍動了一個強大的念頭:我一定要站在國際法庭上控訴這群人間的惡人。

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演示圖: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抻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

女證人被迫害期間 正值薄熙來王立軍為陞官瘋狂迫害法輪功

今年9月28日,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審宣判無期徒刑的第5天,現年45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尹麗萍終於打破沉默,在忍受多年巨大的痛苦後勇敢站出來揭露自2000年和2003年期間,分別在薄熙來任職遼寧省長、王立軍任職遼寧鐵嶺公安局長時,她曾被6家勞教所瘋狂迫害,其中包括馬三家教養院曾將其投入男牢4天遭到慘烈迫害。

《大紀元》曾報導,1999年7月,江澤民流氓集團發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薄熙來為了能攀上中共權力最高層,緊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1999年8月20日,江澤民連續10天到大連市視察,這種中共最高領導在地方城市視察10天之久,極其罕見。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與江澤民做了一個「心照不宣」的黑幕交易:只要拚命鎮壓法輪功,薄熙來就可以陞官發財。據薄熙來最信任的司機王某某披露,江澤民非常明確地對薄熙來表示:「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

1999年10月至2000年1月7日期間,法輪功學員尹麗萍先後兩次上訪兩次被綁架關押在遼寧鐵嶺調兵山看守所。而這段時間正是江澤民視察大連後,1999年10月,薄熙來升為大連市委書記。幾個月後,薄熙來又提升為遼寧省省委常委,一年不到就升為代省長和省委副書記。因而遼寧成了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其時,薄熙來的馬仔王立軍正任職鐵嶺市公安局副局長。1999年3月,王立軍因打掉一名三輪車伕的門牙面臨受處分,面臨撤職的關頭,正好趕上中共鎮壓法輪功,他於是在鐵嶺開始瘋狂迫害管轄之內的法輪功學員,因此「立功」。2000年8月,他升任遼寧省鐵嶺市公安局局長。

2000年1月7日到2001年8月10日晚,尹麗萍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被抬回家,在這一年七個月零三天內,她被輾轉關押過7個地方,其中有6家勞教所,1個地下醫院,都沒有使她放棄修煉法輪功。

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明慧網)

超越人類底線 女證人曾被秘密投入男牢4天

2001年4月19日,尹麗萍在馬三家勞教所被迫害了7個月後,馬三家勞教所秘密把尹麗萍與其他9名女法輪功學員(鄒桂榮、趙素環、任冬梅、周艷波、王麗、王敏、王克一、曲姓阿姨等)秘密押送到一所關押男犯的張士勞教所。

她們剛到勞教所,一個膀大腰圓的男警察就念了一份江澤民下達的密令:對不「轉化」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以及很多要命的話。

這批女法輪功學員被量血壓後,其中一個曲姓的法輪功學員被帶走,其餘9人立即被投入男牢迫害。

尹麗萍在自訴中描述了當時迫害的慘烈經歷。

她們9個女法輪功學員被分別分到了9個房間。尹麗萍被分到第一房間,4個男人早已等候在那裏。在一個大房間裡至少躺著30多個不同年齡的男人。

晚上10點多,尹麗萍問一直呆在她房間裡的中年男人,「你們為甚麼不離開我的房間,我要睡覺。」其中一個男的說:「睡覺?你要睡覺?哈哈。這裡不『轉化』沒有讓睡覺的,有一個女的在這裡『煉』到18天都沒睡覺,最後煉成了精神病。」

突然走廊裡傳來了女法輪功學員鄒桂榮淒慘的喊叫,她不停的喊著尹麗萍的名字,「麗萍,麗萍,我們從狼窩又被馬三家送到了虎穴,這個政府都在耍流氓了。」

聽到鄒桂榮淒慘的叫喊,尹麗萍拚命的衝了出去,鄒桂榮也拚命的衝到了走廊,尹麗萍抱住鄒桂榮死死的不撒手,男犯不停的打她們,尹麗萍的右眼角骨被打凸起來,身上的衣服全被撕裂掉,褲子在腳面上,衣服在脖子下,幾乎一絲不掛。

尹麗萍和鄒桂榮都被拽回了房間,四五個男犯人把尹麗萍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個30多歲的男人騎在了她身上毆打她,終於尹麗萍被打暈在床上。

等尹麗萍從昏迷中醒來時,她的身旁已經躺了3個男人,不停的在她的身體上亂摸……男犯嘴裡不停的說著髒話和狂笑,還不停的說:「你別裝死啊,死了也得『轉化』」。尹麗萍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幕,一口鮮血湧到嗓子眼。

這時,鄒桂榮淒慘的叫「麗萍,麗萍」。「我彷彿在夢裡,不,不是夢,我確定那不是夢,這淒慘的叫聲再次把我的思維帶回了這可怕的人間地獄,我聽不到了任何雜亂的聲音,看不到任何事物,我拚命的起來在尋找那個熟悉的聲音。」尹麗萍在自訴中回憶道。

門前守著的男犯用落地式衣掛砸破了尹麗萍的頭,鮮血流在了她的臉上,她拚命的站起,拚命的砸門,同時那些男犯也在拚命的打她。尹麗萍不停的呼喊鄒桂榮的名字,鄒桂榮衝到了她的房間,抱起她衝向了鐵門,拚命的砸那鐵門。

終於,警察來開門了,尹麗萍質問警察:「這裡是中國的勞教所嗎?政府為甚麼對我們如此的耍流氓。你是否有母親,有妻子,有姐妹,有七姑八姨。這裡的一切流氓行為是否代表國家的行為。今天這些男人如果不離開我們的房間,我會記住今天,今天是2001年的4月19日,是你在這天晚上值班,我們活著出去一定會告你,我們如果死在這裡,我們的靈魂絕不會放過你。我們的忍耐絕不是無度。」結果,她們倆被帶回了尹麗萍住的房間。

房間裡只留下了四個男人看管她們,她們眼含熱淚對視一夜沒有合眼,走廊裡不時傳來別的房間女法輪功學員敲門砸門喊叫聲。

中共對法輪功女學生的性虐待演示圖。(大紀元資料圖片)

4月20日,前一夜慘烈的經歷又再次上演,那群男犯又一夜沒有讓她們安穩。第三天,尹麗萍和鄒桂榮想起了未婚的女法輪功學員任冬梅,她被關在最裡邊的房間裡。尹麗萍和鄒桂榮衝到走廊大聲揭露邪惡,呼喊著任冬梅的名字。

三天沒吃,沒喝,沒睡發燒的尹麗萍找到警察,含淚告訴警察任冬梅還是一個未婚的大姑娘,你們如果還有人性就不能傷害她,你們也有女兒。

第四天,來了一群警察,尹麗萍和鄒桂榮各被兩個男警架走,臨走時她們不停的呼喊任冬梅的名字,任冬梅最後也被架了出來。後來其他九死一生的女法輪功學員都被押送回到沈新教養院。

「多年來我從來沒有把那裏的經歷詳細的寫出來,是因為我的精神已經崩潰,不敢也不願想起。因為想起它,我就會陷在極度的恐懼和痛苦中。」尹麗萍痛苦地寫道。

後來尹麗萍得知,她被投入男牢前,這個極其邪惡地方已「轉化」了33名法輪功學員,有的被迫害成精神病。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 (大紀元資料圖片)

女證人公開照片 再次曝光被迫害經歷 發誓上告國際法庭

11月16日,中共三中全會《決定》公佈取消勞教制度的第二天,女證人尹麗萍再次打破沉默,並公開其真人照片,再次曝光被中共迫害的經歷,併發誓要告上國際法庭。

2001年8月10日晚回,尹麗萍被抬回家,她媽媽和親屬見她已奄奄一息。就是這樣,當地小明派出所、街道大約不到一個星期就到她家看她是死是活,並威脅她的母親和家人,說尹麗萍是「法輪功」的頑固分子,整個遼寧省都出名了。

沒過兩天,鐵嶺調兵山的國保大隊長張福才,劉福堂率領一幫街道派出所的又到她家騷擾。之後,也是騷擾不斷,搞得她家無寧日。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9月初,尹麗萍被迫離家出走到瀋陽,與九死一生的鄒桂榮重逢。在法輪功學員王傑的幫忙下,繼續修煉法輪功,慢慢地恢復身體。

9月份,尹麗萍、鄒桂榮和另一名法輪功學趙素環帶著上告材料到了北京上訪,結果被北京警察抓捕,分別被住京辦的警察帶回當地,尹麗萍再被關押在調兵山看守所裡。

不記得在看守所裡關了多少天後,調兵山的國保大隊方建業搶了尹麗萍8300元錢賄賂瀋陽沈新教養院,強制收押尹麗萍,並直接關押在禁閉室。

二零零一年九月尹麗萍到北京告狀被方建才搶走八千三百元的收據。(明慧網)

當時,國保大隊的方建業到禁閉室把那張8300元錢的原件收據給了尹麗萍。沒過20分鐘,國保大隊方建業和另一個胖高警察氣喘吁吁的衝進了禁閉室,用一張複印件收據要換回原件。

方建業在尹麗萍身上找不到原件,就氣呼呼在她身上亂摸、廝打,在她的褲兜裡一陣亂掏、又把她的胸罩拽斷從衣服裡拽出,然後從罩杯裡翻出原件搶走。

尹麗萍止不住大聲哭喊:「你是甚麼人民警察,簡直就是個流氓。」小明派出所的警察小王向尹麗萍投來了同情的目光,感到氣憤和無奈。尹麗萍撿起地上的8300元的收據複印件一看,發現2001寫成了2000年,月份也看不清是哪月哪日。

這次,尹麗萍關在禁閉室無吃無喝一個星期後再被送到了監管醫院,到監管醫院三天後,她再次被抬回家。

這一次被抬回來後,尹麗萍的媽媽拒絕接收她,並警告警察說:「我的女兒誰給接回來的,誰就接走。人都這樣了,送給我,你讓我這老太太怎麼辦?我女兒死了就告你們!」尹麗萍的媽媽走後,小明派出所趕緊開車趕在她媽媽到家前把她送到家就開車跑了。

這一次回來,尹麗萍動了一個強大的念頭:我一定要站在國際法庭上指證這群邪惡之人。之後,當地公安局,街道、派出所就不敢那麼陰魂不散的騷擾了。

馬三家女子勞教對法輪功學員施酷刑。(明慧網)

2002年的4月23日,傳來了鄒桂榮的被迫害致死的噩耗,尹麗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多方打聽知道是真的後,她全身癱軟了,欲哭無淚。尹麗萍的媽媽也不敢相信,因為她剛從她們家離開沒有多長時間。尹麗萍的媽媽一邊幹活一邊難過的說:「那孩子多好啊!到咱家就幹活,盡挑剩菜剩飯吃,還懂事,還有禮貌。多好的孩子啊!她還有個孩子吧?這也太可惜了……」

「我一定要站在國際法庭上控訴這群人間的惡人!」尹麗萍跟法輪功學員王傑商量要蒐集遼寧各市被迫害嚴重的大法弟子資料,人證,物證等,錄完像就想帶到國際法庭告這些惡人。

2002年的10月8日,尹麗萍與4名法輪功學員再次被警察非法綁架判刑,尹麗萍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三年。2003年的6月左右,尹麗萍第二次被家人從馬三家抬回家。歷經七個月的迫害,尹麗萍奄奄一息、下肢癱瘓,就跟廢人沒有甚麼兩樣。

2004年的10月14日,尹麗萍第三次被鐵嶺調兵山的張福才、劉福堂帶到看守所勞教三年。在馬三家三個月後尹麗萍第6次奄奄一息被抬回家。那一次回到家時,她的血壓都是零了。她沒修煉法輪功的媽媽為救她,不離不棄的給她連續讀了四講法輪功著作《轉法輪》,尹麗萍又一次奇蹟的活過來了。

文章来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謝東延)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