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楊川輝才重新回到賽道,只練2個月就跳出本季男子全盲跳遠全球最佳紀錄,隊友戲稱他擁有史上「最強孕婦」陪練才會這麼猛,今天他在亞帕運以5公尺90鍍銅。

7歲時一覺醒來,楊川輝從此陷入無止盡的黑暗,當時他不懂為何睡醒了,天都不會亮,爸媽帶著他尋遍全台名醫,卻始終找不出病因,只知道是視神經萎縮,只能接受殘酷的命運。

跟其他盲人不同,楊川輝一直在一般學校就讀,但也有學習點字,大學時他考上台中靜宜大學,主修中文並輔修社工,研究所還是唸社工,「因為我需要別人幫助,所以我想學習如何助人的專業」。

除了唸書外,楊川輝還抽空去台中惠明盲校擔任課輔老師,「大多數的社工都是正常人,他們比較不懂盲人的需求是什麼,或者如何讓他們理解你的意思,但我懂」。

除課業一把罩,楊川輝在田徑場也是威風八面,他曾在2014仁川亞洲帕拉運動會締造男子100公尺盲人組亞洲紀錄摘金,今年5月則在北京公開賽跳遠以6公尺60奪冠,這項成績在今年全球盲人跳遠項目也高居世界第一。

其實為了家計與生活,楊川輝去年中斷一整年訓練,自己開設了按摩工作室,有時得從早上9時開工上班,做到凌晨1、2時才下班,扣掉店租和成本,每月只能勉強賺新台幣一萬多元生活費,在教練張福生勸說下,今年3月才復出恢復訓練。

楊川輝透露,老婆下個月就要生寶寶,但非常支持他的決定,甚至擔心他訓練太無聊,又怕他看不見危險,不惜挺著大肚子陪他一起練,無論是5000公尺長跑、還是深蹲重量訓練都陪著做,被隊友戲稱是史上「最強孕婦」,他也指出,「我太太以前也是田徑選手,她練得是女子7項全能」。

老婆的體諒及貼心,讓楊川輝點滴在心頭,也感激老婆懷胎5、6個月,還陪著他一起訓練,他知道決定再出來比賽有點任性,「來比賽會讓生意沒法做,就沒有收入,另一方面也擔心客源會流失」。

即便如此,他還是想抓住夢想的尾巴,他直言:「按照計畫,2年後的東京帕奧(殘障奧運)將是我的最後一戰。」因2年前的里約帕奧,他在男子跳遠全盲組名列第4,因此期許自己,能在東京帕奧完成奪牌的夢想。

來源:中央社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