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已盡量發明一種疫苗,而這種疫苗通過一次性接種可以預防所有的流感病。

馬薩諸塞州參議員艾德馬基先生,他是一個以浪費而聞名的人,他推薦了一項方案,而且該方案將為全球流感疫苗項目花費不低於10億美元的成本。

以下是NIAID媒體通告中提及研究方案之一的一句話:

“NIAID疫苗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已開始對全球流感疫苗策略進行了二分之一階段的研究,包括基於DNA的疫苗(也稱為’第一’DNA)”。

如果我們知道“DNA疫苗”的含義,那就覺得這點比較麻煩。它指的是專家們正在宣傳的下一代疫苗接種。

不是將一小部分病毒注射到一個人的體內來刺激免疫系統,而是將合成的基因導入體內。這不是接種疫苗的傳統方式而是基因療法。

在這種方法中,基因將被修改、刪除、添加,無論專家說什麼,如果用他們自己的話說,總會有“出於意外的後果”。 溢出效應將以我們從未知道的各種方式影響和轉變基因組的結構。

這是關於DNA疫苗的不希望的事實 — 它們將永久地轉變你的DNA。

紐約時報的一篇題為“無疫苗保護”的文章描述了研究的局限性:

“通過將合成基因注射給參與實驗的猴子的肌肉內,基本上科學家們正在重建動物基因組以對抗疾病”。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免疫學家兼新研究的作者邁克爾法贊說:“基於這個策略的人身上的第一個實驗被稱為通過基因轉變的預防免疫,簡稱為 I.G.T,這種方法正在進行中,並且許多新方案也正在制定計劃“。

“I.G.T與接種疫苗的傳統方式完全不同。 它是一種基因療法。科學家提取產生足以抵抗常見疾病的抗體的基因,然後將其合成為人工版本。然後將基因放入病毒內並注入人體組織,通常是肌肉“。

然後呢:

“病毒會通過其的DNA侵入人體細胞,合成的基因將與人體的DNA結合。如果一切順利,新基因將指導細胞開始產生強抗體“。

我們重複讀一讀:“合成的基因將與人體的DNA結合”。

這是人類基因祖的轉變。

通過接種疫苗將人類基因轉變    (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不僅僅是一次“訪問”,而是永久的定居。 一旦一個人的DNA被轉變,他就會在這個變化中生活 — 對遺傳成分產生所有影響 — 在他的餘生中。

一篇文章討論了大衛巴爾的摩博士在“泰晤士報”上的觀點如下:

“巴爾的摩博士說,他認為有些人可能對這種疫苗接種策略持有謹慎態度,因為它會改變他的DNA,即使它有助於預防某個嚴重的疾病”。

這是一款俄羅斯式輪盤賭遊戲,也是裝滿了彈子的槍。任何注射一個DNA疫苗的人都將受到永久性遺傳改變。

更嚴重的影響也很明顯。疫苗可以用作注射任何基因的外殼,這些基因本質上旨在以某些方式重組人類。

這種“怪物”技術的興起始終伴隨着促進全體人群(包括成人和兒童)的強制免疫接種。壓力和宣傳活動將遍布全球。

自做決定和拒絕接種疫苗的權利很重要。它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緊迫。

這是保護我們DNA的權利。

(責任編輯: 玉玄)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