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研究證實,高層次修煉者所發出的能量,超過了正常人所發出能量的百倍甚至千倍。

以下節錄一些研究報告: 

1.測量伽瑪波(Gamma Waves)能量破表 

2004年,神經學家戴維森(Richard Davidson)對西藏喇嘛打坐時發出的能量研究,被記載於史丹佛大學的資料庫。戴維森測試幾位道行高深的喇嘛,他們有的修煉15~40年了。戴維森藉由腦電圖(EEG)測試和腦部掃描來測量喇嘛們大腦所發出的伽瑪波。控制組由10名沒有修煉和打坐經驗的學生組成,經過一週的打坐訓練後,學生們也做了同樣的測試。

伽瑪波是一種「頻率最高、最重要」的腦電波之一,伽瑪波的產生需要成千上萬的神經細胞在極度高速的狀態下同時運作。戴維森發現一些喇嘛產生的伽瑪波活動,其振幅比起歷史上任何文件中所記載的都要來得強。相較於沒有修煉經驗的志願者,喇嘛發出的伽瑪波則遠比他們的更有組織性。  

研究顯示,打坐可能使大腦灰質(中樞神經系統中主要的三個組成元素之一)再分配並避免其流失。大腦灰質的流失對許多心理功能會產生一定的影響,例如情緒控制、衝動、思考和行為。這是因為負責大腦學習與記憶系統重要部分的尾狀核(caudate nucleus)也位於大腦灰質內。

示意圖(圖片來源: Pxhere/CC0 Public Domain)

2.氣功師發出的次聲波(Infrasonic Waves)超過正常水平100倍到1000倍

1998年,魯艷芳(Lu Yanfang)和幾十位美國科學家在中國展開對氣功師的研究。氣功就是修鍊,氣功是一種古老的修行方法,其中包括煉功,但煉功不只是打坐,還要求心性的提升,因為依照修煉的觀點,物質與精神是一性的,氣功能袪病健身也是眾所皆知的。

在魯艷芳的研究報告中,她發現氣功師能發出強大的次聲波,超過正常人的100到1000倍。甚至,只要經過幾周的訓練,初學者就能在實踐中發出比訓練前高出5倍的次聲波能量。

1988年,北京中國醫藥學院一項類似的研究報告中指出,氣功師發出的氣,其中包括超過正常人100倍的次聲波。這兩項研究成果都被詳細地記錄於中國衛生研究院報告中。

3.喇嘛能放出熱量烘乾濕冷床單

2002年,哈佛大學校報《Harvard University Gazette》刊登的文章中,描述了一項在印度北部對西藏喇嘛進行的實驗。喇嘛們穿着單衣服,肩披浸泡冷水的床單,他們被安置在一間華氏40度(攝氏4度)的房間里,在那裡打坐,深度入定。     

文章中解釋,在這樣的條件下,一個常人會無法控制地顫抖,並且可能會因失溫而導致死亡。然而喇嘛們卻依舊維持正常的體溫,並且用身體的熱度將床單烘乾了。一旦喇嘛身上的床單乾了,研究人員就會拿來更多潮濕且冰冷的床單披在他們身上。幾個小時內,每一位喇嘛都烘乾了3張床單。     

研究打坐超過20年的本森(Herbert Benson)告訴《哈佛大學憲報》,「佛教徒認為我們生活中的現實不是最終的現實,還有另外一個不受我們的情緒和現實世界影響的境界。佛教徒認為這種境界可藉由為他人付出和打坐來達到。」他表示,喇嘛身上所發出的熱能,只是打坐的副產品。許多類似的研究也都開始對練習打坐的人展開實驗。其中有一些人確實能發出各種各樣的能量,而且有儀器可以測量,他們也能控制新陳代謝和其他身體的機能。

 

(圖片來源:  Jeff Nenarella/Epoch Times

4.煉功神奇的療效

據報導,許多法輪大法(或法輪功)學員修煉後所罹患的重大疾病皆不藥而癒。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有三個最高的根本原則,就是「真、善、忍」。
2000年,醫學作家普倫(Lara C. Pullen)採訪了一些法輪大法學員,並將文章發表於美國CBS電視台《Health Watch》節目。來自芝加哥39歲的楊森被診斷罹患慢性肝炎,他告訴普倫:「一位醫師直接告訴我,沒有任何一種辦法可以完全治好我的病,我後半輩子都要與它為伍了。」

修煉法輪大法一段時間,楊森做了一次物理檢查,所有32項檢驗報告都顯示正常,包括那項被直接指出的肝炎疾病。他說:「一開始我身體的變化就非常大,感覺一身輕,走路像飄着走。」法輪大法學員解釋,煉功不是為了袪病,但是當人開始修煉心性也同時煉功,用強大的功力加持,身體就會產生自癒的效果。

(責任編輯:昊風)

 

美麗日報YouTube頻道: https://goo.gl/YsjB9G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