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有四個錯字,雖然錯了,但是錯的巧,錯的妙,錯的令人拍手叫絕。如今這些著名的錯字都在風景名勝之處,有幸遊歷至此,不妨留心觀察,既知其理,難免會心一笑,更添趣味。

第一錯——避

這個錯字是由皇帝親筆寫的的。

在承德避暑山莊的正宮午門上方,懸掛著一塊匾額,四周環繞鎏金銅龍浮雕,藍色匾心有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避暑山莊」,由康熙題寫於康熙50年。

可是一眼看去就會發現,「避」字右邊的「辛」下面多了一橫。

其實「避」字寫三橫,並非康熙皇帝獨一家,最早出現在篆書、隸書中,常見於北魏、唐代的書法作品中。

史書記載,康熙皇帝貫通四書五經,還對篆隸有所涉獵,因而這個「避」字是採用了篆隸的寫法。

唐代楷書四大家之一的歐陽詢使用的也是三橫的「辛」。

最有善心的錯字—魚

西湖十景中有一景為「花港觀魚」,康熙皇帝為此景題寫了一塊「花港觀魚」的石碑。

碑上的繁體「魚」字下的四點少了一點,變成了三點,據說康熙是「有意寫錯」的。

康熙皇帝御筆題寫「花港觀魚」的石碑(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康熙信佛,心懷慈悲,題字時,他想「魚」字下面有四個點,四點代表「火」,魚在火上烤,還能活嗎?

於是,有意少寫了一點,三點成「水」,這樣魚便能在湖中暢遊,瀟灑地活了。

事實上,在書法作品中,「魚」寫成三點極為常見,在書法中為達到行文流暢,多寫一點或少一點,都不足為奇,這是文人墨客的雅趣。

最具哲理的錯字—流

江蘇揚州大明寺的平山堂,是北宋文學家歐陽修任揚州太守時所建。

堂前花木扶疏,庭院幽靜,憑欄遠眺江南諸山,恰與視線相平,「遠山來與此堂平」,故稱「平山堂」。

「風流宛在」這四字中有兩個錯字:「流」字少一點,而「在」字多一點(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平山堂正堂左側的「風流宛在」匾額出自光緒初年兩江總督劉坤一之手,據說劉坤一是為追念歐陽修所作。

「風流宛在」這四字中有兩個錯字:「流」字少一點,「在」字卻多了一點。這在以前是經常會在書法作品中出現的寫法,用意為何?今人已不知曉。

據說,歐陽修在揚州時是個「風流太守」,在揚州留下不少韻事。

劉坤一把「風流宛在」中的「流」有意少寫一點,「在」字多一點,意思不言而喻,希望少點風流,多點實在。

最令人叫絕的錯字—富

山東曲阜為孔子出生地,可以說是天下最有文化的地方,但遊人到孔府,未進大門便能看到特別明顯的兩大錯字。

孔府大門正上方懸掛著一塊藍底金字「聖府」匾額,兩側有一副楹聯是這樣寫的:「與國成休安富尊榮公府第,同天並老文章道德聖人家」。

山東曲阜孔府(圖:翻攝自網路)

上聯中的「富」字少上面一點,寶蓋頭成了禿寶蓋。再看看下聯中,也有一個字寫得極不規範:「章」字下面的一豎一直通到上面。

據說孔府這兩個「錯」字是神來之筆,是仙人指點。

在孔子第42代孫孔光嗣成親那天,恰有神仙路過,碰到了府前影壁上寫的「富」字。神仙把「富」字上的一點抹去了,孔家怪之,神仙道出了玄機,稱孔家不宜過富,要「去一點」。

據悉,這兩個字的妙處在於:「富」不出頭,意思是「富貴無頭」;「章」字下的一豎出頭,則表示「文章通天」。

兩個「錯」字,一下子就體現孔府這個非常門第的身份,不只沒有人說它是錯字,遊人明白後,反而連連拍手叫絕。

據考證,這兩個字表達特殊寓意的寫法古已有之,並非錯字,屬於異體字。

明末閔齊伋所著《六書通》記載了大量的字形變化,在字形演變網站上查詢這兩個字,可以看到富字無頭、章字通天廣泛存在於古文當中。

 

文章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責任編輯:Tom)

 

 

更多: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