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記者謝平平/報導

「篆刻入門很簡單,但要到一個境界,是需要時間。」

溥心畬第三代弟子張禮權是現在少數擁有書畫印扎實功底的藝術家,其在文化大學推廣部開設的篆刻課程吸引了不少銀髮族來上課,令人頗為意外。

張禮權笑著說,「篆刻是很療癒的一門藝術啊。」衝著這句話,記者約好時間,希望也能感受篆刻的療癒效果。

意外的是,桌上沒有繁複的工具,只有簡單的筆記本,大家正埋頭認真「作畫」。

篆刻的第一步是設計印稿。(謝平平/攝影)

仔細一看,紙面上有個方框,框內畫著「寒露」二字,學生們拿著筆,邊看邊擦、邊擦邊想。原來是在畫印面的佈局——也就是印稿,琢磨著字該怎麼上下還是左右擺放?

「篆書最重要的是對稱、筆畫粗細一致,這個還可以再調整一下。」

「這一筆畫還可以拉長一點,如何把線條鋪排到彼此之間都有點延續性,就更完整了。」

「這張問題出在這個字比較方,方不是說不好,但篆書還是以藏為美,可以怎麼做呢?就是把這二邊變小,或者加線。就不會這麼滿。」

「這張左右顛倒,可以再重新排看看。旁邊這個我覺得很不錯,有稜有角,可是為什麼他自己打了X呢?」一聽到這裡,台下學生大笑不已。

張禮權評論學生印稿。(謝平平/攝影)
張禮權評論學生印稿。(謝平平/攝影)

每次上課都有不同主題,這次配合節氣,張禮權以「寒露」為題,針對學生「印稿」一張張仔細講解,下一次上課,大家就以此為樣,著手篆刻。

其中一位中山科學研究院的陳先生精神矍鑠,對篆刻很是喜愛,「退休後想找點事做,又不想打擾別人,篆刻是很不錯的選項。」

另外一位王先生因為書法作品需要蓋章,於是開始學習篆刻,「我刻一方章,大概2小時,但之前的佈局時間蠻長的,跟寫書法一樣,要思考寫哪些字?怎麼佈局?」

對書法已經頗為嫻熟的他自行設計印稿、上石、完成篆刻,在一方小小天地之間,完成自己的設計,他覺得非常有成就感。

篆刻成為退休人士新熱選項。站立者右一為自中科院退休之陳先生。(謝平平/攝影)

但篆刻需要眼力,退休人士如何克服呢?

陳先生拿著作品「且自擾,常做庸人」印石解釋,「刻壞?無妨啊,我都說『常做庸人了』嘛。」

他表示,退休人士上課一不要為考試緊張、二不用心心念念的交功課,就是純粹的休閒活動。

王先生則說,年紀大,眼力當然不若年輕人的銳利,但光線明亮亦無妨篆刻作業,頂多再加個放大鏡即可。有大把的時間精雕細琢,還能修身養性,多好的選擇!

退休人士王先生學習篆刻已經 3 年。(謝平平/攝影)

篆刻為何能成一門藝術?

渡海名家如王北岳、王壯為、梁乃予、張直厂等在台留下許多經典篆刻作品,也因為當年所受的嚴格國學教育,他們多數身懷書畫印或書畫詩三絕,今人望塵莫及。

師事周澄多年的張禮權在書畫印上亦頗有造詣,每年均持續創作,近日在台北舉行師生展,11月將在竹北進行個展。

印章也有「落款」,為正字,也稱為「朱文」。印章上則為反字,稱為「白文」。該章由王先生提供。(謝平平/攝影)

張禮權表示,篆刻以往是為文人所需而刻,內容多從四書五經中濃縮,處於配角地位。但學習人口逐日增加,吸引眾人之因為與生活相關。

一方章有六個面,有學生選刻方文山的歌詞,也有學生以電影片名「神鬼奇航」入文,其他還有如俚語、詩詞、圖像等,已逐漸成為另一門新藝術。

 

現在篆刻內容多元化,除了詩詞歌賦、電影片名、流行歌曲、俚語都能刻在印時尚。圖為張禮權學生作品。(謝平平/攝影)

Q:學習篆刻,需有書法基礎嗎?

有書法基礎的人比較容易進入線條的世界,但沒有書法基礎的人,想法天馬行空,造就不同風格。

Q:篆刻起源是?

古代書畫家一般由工匠代為刻章,值到明代文彭(文徵明之子)認為,書畫作品乃漚心瀝血之作,刻章當能符合文人心中丘壑,因此自行雕刻印章,開啟了文人自己篆刻的習慣。例如:吳昌碩、齊白石的篆刻即與書畫齊名。

(責任編輯:唐鈴)



精彩影音

Ad will display in 09 seconds